《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2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喝到一半,台长就试探着问,“为什么现在这么忙?以前可没这么忙过?”
  秘书长叹了口气,“你不懂的,现在跟以前不同了。老板那边发生了变化。”
  台长说,“老板也不至于吧?有必要这样吗?”
  秘书长看了他一眼,笑了下,“有些事情,你们不知道的。”
  台长呢,还想打听点情况,“是不是与顾县长有关?”

  秘书长说了句,“这些事情,别打听,知道多了反而不好。”
  台长笑着说,“不打听,不打听,我只是觉得他把自己搞这么辛苦,没这个必要啊?”
  秘书长就问,“是不是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台长装出很惊讶的模样,“没有啊,哪来的风声?”
  秘书长喝着酒,拿了支烟出来,台长马上给他点头,看着秘书长抽了口,台长就一直望着他。
  秘书长过了好久才道:“老板这个人疑心重,顾县长又是后起之秀,锋芒太露,换了你,你也一样的。”
  台长若有所悟,“嗯,这倒也是。唉,有这样一个副职在身边,如坐针毡啊!”
  秘书长道:“年轻人嘛,总想出点风头,这次虽然他把自来水的事情促成了,但他考虑的问题跟老板不同,老板要照顾同志样的情绪,要考虑大家的利益,顾县长呢,可能就想给自己留点名声吧!”
  台长说,“想当青天?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秘书长笑了笑,“不说了,不说了。这些事情,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神仙打架嘛!看都看不懂。”
  台长说,“你也是神仙,他们打架,真有什么事,可跑不了你。”
  秘书长道:“我算个屁的神仙,我现在就是一个跑腿的。”两个人喝了一瓶酒,八点半才离开,台长刚刚送走秘书长,就给谢主任打电话。
  “你这该死的,让我去打听消息。告诉你啊,今天晚上的酒钱你付。”
  谢主任笑着应道:“好说好说。那我到你家里去吧。”

  台长道:“这鬼地方,连个洗脚的场所都没有,真没什么意思。早知道,我不应该来清平。”
  谢主任哈哈大笑,“那我去你家了。”
  两人碰面,台长把今天打听到的情况,跟谢主任说了。上面传来了话,说电视台只拍几个镜头,装装样子。
  他看着谢主任,“你关心这个听证会干嘛?现在县长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给秘书长处理,顾县长基本上被架空了,你又掺和什么?”
  谢主任叹了口气,“老同学,我这个人你懂的,当年一腔热情,考进了政府机关,原本以为当点小官,能为家乡做点什么,可现在呢?看着他们这些人干的那些事,唉!”

  台长是从外地调进来的,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他和谢主任是同学,因此今天晚上做了一回间谍,跟秘书长打听了点情况。
  谢主任说,“就拿自来水工程这个项目,本来是利民工程,可政府偏偏要搞成牟利的工具。顾县长可是一腔热情啊,我看到他为清平群众如此尽心尽力,象个乞丐一样的四处筹钱,可功劳呢,全被人家抢走了,还要受到排挤。”
  谢主任喝了口酒,“我跟你说,顾县长才是真正办事的人,其他的人我就不说了。”
  台长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偶尔出来一只白的,那就不叫乌鸦了,既然不是乌鸦,自然受到排挤,这很正常不过了。不过顾县长有背景,不怕,不怕!”
  马上就在听证会了,顾秋在会议上突然提出,要让媒体参政,全程监督,保证听证会的合法程序。
  顾秋提出这个观点,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一个人看着顾秋,而县长呢,他的脸色马上暗下来。
  这不是打脸嘛?
  谁都知道,听证会只是一种形式,如果让媒体全程监督,一切都曝光在世人面前,他们的伎俩将无所遁形。
  看到顾秋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其他人都不作声了,在政府班子里,也只有顾秋敢这样做。
  在某些人看来,这无疑是公然宣战。
  可县长呢,又提不出反对的理由,因为顾秋早就强调,要把水价真正降下来,造福人民群众。如果这个听证会,只是作秀的话,那又有什么意义?

  有人想把这个工程来牟利,这是顾秋不能容忍的,他辛辛苦苦搞来的钱,岂能让你们这些人乱来?
  今天的这个会议,气氛不好,最后不欢而散。
  顾秋在会议上提出的媒体参政,让县长很恼火,差点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火了,回到办公室,他就坐在那里生闷气。
  此刻报纸上已经报道了,清平县对自来水价格的调整,要开听证会的事。
  而且也有报纸十分尖锐的提出了质疑,为什么一个穷困县的民众,却要喝全国最贵的水,理由是什么?
  政府当时的解释是,因为清平县的水来源比较远,投入资金大,所以价格相对高。
  对于政府这个回复,报纸记者依然针锋相对,指出当初投入这个项目,政府并没有出资多少,大部分的钱都是各方企业赞助,又何来的巨额投入这一说法?
  后来政府又出来解释,虽然县财政没有出多少钱,但是真正投入的资金,绝对是超前的。现在这个工程是由各方面赞助,但是不按价收水费的话,将来的维护就会陷入被动。

  他们又把这个问题,扯到维护上,有人说,现在有人赞助,但不可能靠别人赞助过一辈子,因此要把工程款回收用于日常维护。
  对于媒体的连连质疑,县政府已经处于被动了。因此这个听证会,一石击起千层浪。又一次引起了媒体和社会上巨大的反响。
  曹书记听说了县长碰头会议上发生的事,也没吱声,他有一种预感,县长将要对政府会议失控了。
  由于他这段时间的专权,越来越多的人反感他。
  或许,事事亲为,可以改变他亲民的形象,但是容易导致其他副职的严重不满。
  专权,对于下面那些单位,很多一把手都有这种现象,可这毕竟是政府大院。能进入这个圈子的,都有一定的背景,能力,你一个县长将大权独揽,难免招人怨恨。

  这也是他在会议上,没有人出来说话的原因之一。顾秋突然放了一炮,砰地一声炸开了。
  结果,所有人都沉默,看着县长来救火。
  对于县长提出的,想通过自来水收费来增加财政收入的说法,曹书记也不赞同。
  县长跟他说,麻雀虽小也是肉,清平县没有大的项目,自来水收费也是一种途经。曹书记则认为,如果一个政府机关,要通过这种途径来增加财政收入,那也是一种悲哀。
  现在曹书记正在想办法,寻求一种解决清平财政危机的途径,只可惜,他到现在都没有得到答案。
  听证会开始了,曹书记坐在办公室里,闭目养神。
  顾秋呢,也在办公室里看资料。
  很多人办公室都没有电脑,顾秋特意装了一台电脑,每天查资料。
  县长也在办公室,这天政府大楼里,出现了很奇怪的一幕,几个重量级的领导,都在自己办公室里没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