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2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你到我家里来一下。”
  对方愣了愣,说好的,好的,马上到。
  半小时左右,自来水公司的老总邱富才赶到顾秋家里。手里提着东西。

  顾秋坐在客厅里,看到邱富才进来,也没吭声。邱富才放下东西,给顾秋敬烟。
  顾秋接过烟,“你们现在的水价是多少?”
  邱富才说,“一块二呢!”
  顾秋不悦了,“为什么要定这么高?谁定的?”
  邱富才解释道:“四毛二的成本,二毛多的损耗,还有三四毛的运营费,再加上利润,基本上就是这个价了。”
  顾秋说,“你把报告给我看一下。”
  邱富才说,“这个,没有带过来。”
  顾秋生气了,“一吨水,哪来这么多的损耗?这么高的营运费,利润又是怎么来的?”
  邱富才解释,“没有利润,维护不下去?”

  顾秋奇怪了,“利润用来干什么?”
  邱富才说,“利润用来员工福利和还贷!”
  顾秋拍了把桌子,“还什么贷?哪来的贷款?”
  搞自来水工程,都是顾秋搞来的钱,现在居然要还贷?还的是什么贷?
  邱富才吓了一跳,“县长请息怒,这件事情可不是我做的主,是上面压下来的。”
  顾秋哼了一声,“明天写个报告到我办公室来。”
  邱富才道:“好的,好的。那我先告辞了。”
  说完,急急忙忙离开。顾秋喊住他,叫他把东西带走。从彤提了东西追上去,退还给邱富才。
  从彤回来后,看到顾秋在那里生气,就劝了一句,“生气有什么用啊?明天去问问清楚就行了。”她也知道,这是顾秋特意搞的民生工程,为人民群众造福的,为的就是让清平群众喝上一口自来水,没想到弄成这样。
  以当地的物价,一块二的水费,哪个喝得起啊?如此一来,自来水又成了摆设。第二天,顾秋很快就知道了原因,这个价是分管领导定的,还通过了县长签字。
  所谓的二毛多钱的损耗,是他们把平时浇花花草草,当喷泉的水也计算在内。自己千辛万苦筹来的钱,搞了一个利民工程,居然弄成这样?
  把利民工程当成牟利工程,顾秋肯不能容忍。因此他就把分管领导叫来,喊到自己办公室。
  分管的副县长来了,顾秋看着他进门。
  对方喊着顾县长,有什么指示?
  顾秋也不跟他废话,问分管的副县长,“自来水工程刚刚搞起来,水费怎么涨了三倍?这还是人喝水吗?这是叫人喝血。”
  分管的副县长是个比较老实的人,他看到顾秋很生气,也有些不太好意思。顾秋说了几句重话,他讪讪地解释,“这个价格是高了点,但我们县里的情况,只能定这个价。”
  顾秋说,“这是什么意思?最贫困的地方,喝最贵的水,如果这样,我们这个工程就失去了意义。当初还有必要修吗?干脆就让他们喝以前的水好了。”

  分管副县长都不知道怎么跟顾秋解释,顾秋却看出来了,他也是必不得己,估计这事情也不是他做主的,这背后应该有其他人给他定了调。
  这个人不会是别人,应该是县长。
  顾秋跟分管的副县长说,“这个水费价格必须调下来。”
  分管的副县长说,“这个问题,我做不了主啊!”

  顾秋说,“那你说,谁能做得了主?我去找他。”
  分管的副县长看出来了,顾秋决定管这件事了,他心里明白,顾秋管这事,有他的道理,他不管,谁来管?
  可有些事情,他不好说,他也不想得罪人啊。
  再说,他知道顾秋的背景,具体的他没打听,但是顾秋的能力,那是众所皆知的。自己可不能得罪了他。至于县长怎么想的?他不想参与。
  关于水价的问题,本来是按规定,定在四毛二,这个水价已经很低了,但在清平县也只有执行这个价位。可县长说,这个价位不行,自来水工程不能白搞,要把这个项目做成盈利项目。因为自来水厂的工人需要发工资,政府这边呢,花了这么多人力物力,也要从这个项目中捞点补贴。所以经过他们这些人一计算,就成了这个价位。

  当初他提了,要不要跟顾县长打个招呼,县长的脸就拉下来,明显不悦。
  分管的副县长知道,自己以后不能在他面前再提顾县长,否则就是捅中了他的痛处。当然,做为一个一把手,自己的能力被一个副职比下去,换了谁都在心里不爽的。
  现在顾秋终于追究这件事了,怎么办?
  分管的副县长呢,左右为难。
  两个人到了县长那里,县长看到两个人一起进来,心里就有些不悦。跟顾秋在一起的,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有人跟顾秋在一起,他心里就觉得,这个人不靠谱。

  这种微妙的心态,往往反映了他内心最脆弱的一面。
  或许,没有人知道,他这段时间如此亲力亲为,究竟为了什么?
  县长的脸色非常不好,顾秋和分管副县长进来,他抬头看了眼,“什么事?”
  他的秘书发现,最近这段时间,县长对谁都和颜悦色的,唯独对顾秋看不顺眼。只要顾秋一来了,他的脸色就变了。但是他呢,又不得不跟顾秋谈工作。
  那种一本正经,那种严肃,让秘书也觉得好笑。
  分管副县长没有吱声,顾秋说了,“县长,有件事情我想问一下,清平县的水费价格,怎么定到一块二了?不是明明定调为四毛二吗?”
  县长颇有些不悦,什么话也不说。
  顾秋呢,继续道:“我们当初搞的是一个民生工程,是为清平县的群众解决饮水问题,现在这个民生工程,变成了牟利工程,那我们争取这个项目还有什么意义?”
  县长还是不说话,点了支烟在抽,顾秋道:“如果我们争取这个项目只是为了牟利,将来怎么面对那些赞助商?”
  县长抬起头,“够了。不要动不动就抬出赞助商来说事,我问你,清平县里还有什么项目能为政府增加收入?如果不能拉到经济消费,我们的经济怎么搞上去?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也想过了,但是你要考虑到我们县财政的面状。没有钱,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顾秋道:“对于你们的建议,我执反对态度。不管怎么说,自来水的价格应该降下来。恢复到当初定下的规格。”

  县长看着顾秋,狠狠的抽了口烟。
  分管副县长呢,看到两人差点要吵起来了,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为好。他看到两人的脸色,咬咬牙劝了一句,“大家都是为了清平县好,不如跟曹书记请示一下,看看他的意见?”
  县长说,“那你们去找老曹吧!”
  顾秋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来找曹书记。
  曹书记当然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因为他们这些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水电费都是不要自己掏钱的。所以水费多少?他也不知道。
  顾秋把这情况一说,曹书记就心里不痛快了,“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就靠这个项目来增加财政收入?太不靠谱了。我找他谈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