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2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看表,时间不早了,准备下班。副书记看到他这动作,就知道下班时间要到了。他站起来告辞。
  副书记一走,县长的脸色就变了,坐在那里半天不吭声。秘书本来过来叫他的,看到他这脸色,也不敢吱声了。
  县长生了一会闷气,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沉闷的桌子响。
  副书记回到办公室,无奈地摇头,这个县长太奇怪了,居然表现得如此漠不关心,难道是我多心了?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他也觉得挺不解的,顾秋的升迁,跟他没什么关系。本来他有机会升为县长,可被常务副县长抢了先,他心里耿耿于怀。
  可他为什么恨上顾秋了呢?总是算顾秋不顺眼。
  顾秋的升迁,跟他没什么关系。
  可很多人看到顾秋一个后起之秀冲天而起,心里都不服气,于是他也将心里的怨气,转嫁到顾秋身上。
  别人都不升,唯独你一个人坐火箭,自然招人妒忌。
  副书记下了班,回到家里,他老婆在做饭。
  见他回来了,就过来接了包,“你这又是怎么啦?”
  副书记没吭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老婆说,“我发现你最近很不开心,是不是又是工作上的事情?”

  副书记道:“你们妇道人家不知道的,少管这些事情。”
  他老婆很奇怪,“哪来这么多大道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她看着自己的男人,“你好久都没有跟楼下顾县长喝酒了?人家喊你也不应,为什么?”
  副书记很烦闷,“你能不能闭嘴?管这么多干嘛?”
  老婆看到他这模样,就知道这家伙又有心结打不开了。正所谓知夫莫若妻,跟他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岁,他心里想什么,她都是知道的。
  于是他老婆道:“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能干多久?跟人家年轻人争什么争?再说,他好象跟你也没什么冲突,你做你的副书记,他当他的副县长,不相干啊!”

  副书记不高兴了,“头发长见识短!”
  做女人,不要什么事情都跟人家争,争来争去会争出祸来。副书记老婆还是明智,懂道理。
  有些女人就是蠢,天天必着自己男人去争,却抢,到头来辛苦一场空。这一点上,副书记老婆算得上是一个很理智的女人。
  顾秋刚刚回家,老段就过来了,跟他一起的,居然还有小聂。这个聂冰心,自从顾秋调走之后,一直都没有再见到她。
  顾秋看到小聂,“小聂,你怎么也来了?”
  小聂笑嘻嘻地说,“我过来看看您啊,都常务副县长了,也不请客。”
  毕竟是以前的老部下,小聂跟顾秋说话挺随和的。
  顾秋说,“请客这个好说。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吃饭。”
  他喊了从彤,“从彤,叫上蕾蕾,走吧!”
  从彤看到小聂,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孩子,顾秋做介绍,“这位是我以前在纪委的同事,跟老段一起的。”
  从彤微笑着点头,“你好!”

  小聂看着从彤,开起了玩笑,“顾县长,原来你跑到清平来,搞金屋藏娇啊!”
  从彤的漂亮,自然是小聂万万不能比的。
  顾秋只是笑,从彤却有些不好意思,“快坐吧!我给你们倒茶。”
  老段说,“不了,不了,走吧,我们出去吃饭。”
  一行人出了顾秋家门,来到县里一家饭店,这家店叫清平特色菜馆。
  来清平这么久,顾秋也不知道清平有什么特色。
  从彤说,“这里的特色菜,就是水煮牛肉,红烧猪脚。其他的都不怎么样,不过清平县这地方,还真没什么好吃的。”
  老段说,“你们应该知道的,上次市长视察,厨师都是外面请来的。桌上那道红烧猪脚,你们知道值多少钱吗?”
  顾秋看了老段一眼,老段就不说了。
  据顾秋后来的了解,上次市长视察,他们从外面请来的厨师,一个厨师就做一道菜,七七八八的费用算下来,一个菜至少超过几千块钱的费用。
  从彤出去点了菜回来,跟蕾蕾坐在一起。
  小聂说,“领导,今天晚上喝点酒吧?”

  顾秋说这段时间不能喝酒,小聂就笑,“是不是准备生孩子了?”
  老段瞪着小聂,“这个你都知道,看来我们离开纪委的这段时间,你进步不小啊!”
  小聂说是书上看到的,老段不信,“电影里学的吧?”
  小聂皱起了眉头,说,“我不看那种片子的。”
  蕾蕾真的不懂,她问了句,“哪种片子啊?”
  这会轮到顾秋郁闷了,蕾蕾可是个很单纯的人,她哪里见过什么岛国AV文化?刚才听到小聂说这句话,她还以为是什么科教电影,讲述医学文化的。
  生孩子何养,也是一种医学文化,蕾蕾就认真了。
  顾秋说,“小孩子不要擦嘴。”蕾蕾一脸委屈,自己可是好学啊,干嘛要批评我?
  从彤笑了起来,却不说明。

  上了菜,刚准备吃,外面就吵起来了。
  声音很大,“你到底交不交,不交就停水。”
  店主也很生气,“停水就停水,我还真不交。”
  可对方说,“不交也不行,由不得你做主,否则我们要拆了你的管子。”
  店主道:“管子是我自己出钱买的,你们凭什么拆?我要告状。”
  两名穿着自来水厂字样的男子跟店里发生了争执。顾秋在包厢里听到了,叫老段出来看看。
  老段跑出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店主说,“来了二个强盗,打抢的。”
  自来水厂的两个人道:“不关你的事,走开,走开。”
  老段也不理他们,只问店主,“他们想干嘛?”
  店主说,“他们要拆除我家的水管。”
  老段就奇怪了,“这才刚刚装上几天,拆什么水管?吃多啦?”

  自来水厂的两个人看着老段,很不爽地喊,“又不关你屁事,你在旁边叽叽喳喳个屁。”
  老段拉下脸来,“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没教养吗?”
  另一名自来水厂的工人道:“我们是来收水费的,他开饭店不少水费,你说我们该不该拆?”
  店主骂人了,“放屁,上面的文件说,每吨水四毛二,你们收一块二,涨了三倍,当人家是傻瓜?”
  自来水厂的员工说,“四毛二是成本费。一块二是市价,少哆嗦,不交就封户,拆管道。”
  老段看到双方又吵起来了,这才亮出身份,“我是纪委的段诚贵,关于你们这个事情,我会跟上面反映情况,你们就不要吵了。”
  听说老段是纪委的干部,两人就有些怕怕,老段喊住他们,“你们收取一块二是哪来的依据?”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个事情,你去问领导吧,我们只是办事的。”

  说着,两人就匆匆走了。
  老段回到包厢里,跟顾秋说了这事。顾秋觉得很奇怪,“谁规定的?”
  老段说,“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一块钱的水价,比市里还贵了。市里最多也就六毛。”
  顾秋没吭声,吃了饭后,顾秋给自来水自来水公司打电话。自来水公司的老总,是新任命的干部。
  接到顾秋的电话,他马上变得恭恭敬敬起来。这些下面单位的干部,把县里重要领导的号码都背下来了,记得清清楚楚。

  “县长,您有什么吩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