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2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县长在台上做报告,同时宣布,我们清平县从此结束了无水时代,迎来了清平县上,最大的盛举。
  然后,副市长致词,充分肯定清平县班子的成就。高度赞扬了清平县班子人马,艰苦奋斗的精神。
  副市长说的,大都是套话。然后县长宣布,启动开水阀。
  更令人好笑的事,有人放起了音乐,竟然是《义勇军进行曲?
  这个仪工搞得,象国庆阅兵一样。
  副市长去拧阀门,好多记者都准备特写,大家举起相机,摄相机,准备捕捉那最精彩的一幕。没想到副市长搞了半天,水阀打不开。
  县长急死了,好端端的,昨天他还试验过,阀门怎么会打不开呢?有人在旁边喊,肯定是冻住了,冻住了,快拿扳手来。

  县长本来设想,在副市长亲手打开的阀门下,自来水通过管道,从蓬头里喷出来。然后整个广场几个百蓬头一齐喷水,场面很壮观。没想到关键时候,阀门居然打不开了,我日!
  有人拿开了扳手,夹紧阀门用力一扭,噗——一股浑浊的黄水喷了出来,副市长刚好站在那里,蓬头上的水全部喷到他身上,从头到脚浇了个透。
  自来水管里的水,第一拨水总是最浑浊的。因为它的管子里,有各种锈渍,加上这段时间,水通畅了,浸泡着管子,自然就发生这种现象。
  清平县的人,从来都没有用过自来水,大家估计都不知道,或者知道的人也忘了。有人以为,自来水一开,那清澈的水喷出来,多么美妙的事啊?

  只可惜,喷出来的竟然是一股又黄又浊的污水,而且带着浓重的铁锈味,副市长的脸上,头发上,身上,全都是污水。
  当水喷出来的那一瞬间,副市长本来微笑的脸上,顿时僵在那里。
  县长本来想博个好彩,没想到发生这种事。看到副市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就愣在那里,一下傻眼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拿了纸巾来给副市长擦脸,副市长很生气的抽过他手里的纸,狠狠瞪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把清平县的人都凉在那里,他的秘书匆匆赶过来,把副市长接进车上,直接回一招换了衣服,怒气冲冲的走了。
  这个庆典,不欢而散。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有人耸了耸肩膀,表示无奈。
  夏芳菲也在其中,看到今天发生的这一幕,皱起了眉头。她看到顾秋,顾秋撇撇嘴,摇头。
  大家都散去了,顾秋留他们下来吃饭,大家都没了什么兴趣,一个个道了别,坐上小车离开。
  夏芳菲跟顾秋说,“我也要回去了,今天看了一场闹剧。”
  顾秋送她上车,夏芳菲说,“你去忙吧,别管我。”
  目送夏芳菲离开,顾秋一个人站在广场上,看着这么多喷水的蓬头。那股黄水喷完之后,自来水渐渐的清澈起来。
  顾秋站在广场中心,看着这些从蓬头里喷出来的水,露出了一丝笑脸。

  终于有自来水喝了,解决了全城群众的饮水问题,否则清平县将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自来水的城市。
  自来水通过广场上竖立的喷水蓬头,向广场喷洒着清水。
  这些水汇集在一起,汇成一股河流。
  慢慢地流进了下水道里,顾秋背着手,在广场里走了一阵。
  台上,空空落落的,那些人早已经散去。
  谢主任走过来,“县长,你怎么还不回去?”
  顾秋说,“你看,这水多清澈。”
  谢主任说,“是啊,我们清平县终于有自来水了,以后不论干旱还是下雨,我们都不要去井里打水了。”
  他看着顾秋,“县长,要不是你四处求援,又哪来的资金引水过来?今天清平县群众能喝上自来水,他们应该感谢你才对。”
  顾秋没有说话,清平县这些人,有几个真正知道,这事是他顾秋的功劳?代县长当初拼命拉黑自己,树立他的形象。
  他在前面冲锋陷阵,顾秋在后面当后勤部长,人们看到的,当然是他这个代县长最光辉的形象。
  谢主任的话,让顾秋想起了一件事。
  刚才县长的表情,比哭还难看。他本来想讨好副市长的,可谁知道这么倒霉,先是阀门打不开,后来又乱喷水,把副市长搞得好狼狈。

  曹书记在办公室里,坐在那里抽烟。很奇怪的是,他的脸色很平静,没什么波澜。今天的事情,他也在现场,他看穿了县长的心思。
  上次他花了不少钱,私自挪用工程款来搞接待,这件事情已经让曹书记不快了。但是曹书记没有把这事告诉顾秋,因为他怕顾秋发脾气。
  自己千辛万苦搞来的资金,你们却挪用来搞招待,是不是太可恶了?曹书记当时想,换了自己也会生气的。所以他没有告诉顾秋。
  可代县长,正因为那一次,把头上那个代字去掉了。完成了他仕途上的一次飞跃。
  现在他是县长,仅次于自己的二把手。
  曹书记看到他最近的表现,心里不爽。今天他又玩阴谋,想借机讨好副市长,谁知道,事与愿违。
  非但没有讨好到副市长,还把副市长给得罪了。曹书记特别的淡定,坐在那里,点了支烟。

  他对秘书说,“你去看看顾秋同志回来了没有?”
  顾秋今天的事也比较多,因为那些赞助商都是顾秋喊过来的,哪怕是出了事,搞砸了,那些赞助商还是要送走的。
  秘书在办公室没有看到顾秋,就给他打电话。
  是话响了,顾秋没接。
  谢主任提醒,“县长,你的手机响了。”

  顾秋说,“走吧,我们回去!”
  他还是没接电话,手机响了一阵,自己断了。
  县长在办公室里生气,指着别人的鼻子骂人。骂了很多人,一个个被他骂得灰头土脸的。
  大家心里委屈,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今天的事情,的确有些令人沮丧。
  他们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自来水管里喷出来的,会是黄泥巴水,而且带着一股好大的铁腥味。

  有人解释,“这是正常现象,这些水管都是铁的,日久生锈,经水一泡,水就变黄。在别的城市里,如果碰上停水一段时间再次送水的时候,水龙头里都会冒出这样的水。”
  县长骂人了,“马后炮,当粗怎么不提醒?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没有人敢回答,只能默默挨骂。县长秘书匆匆回来,他在县长耳边嘀咕了几句,“水清了,一切正常。”
  县长气得把手一挥,众人退下去。
  政府大楼里,同样也安装了自来水。

  当第一股浑浊的水放出来之后,后面的水就清澈了许多。县长看着哗啦啦的流水,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觉得,自己是被人阴了。
  可被谁阴了呢?
  这几天,县长的心情都不好。
  清平县,终于引来了自来水,很多店铺,旅馆都安装了自来水。电视台对这个做了报道,庆祝清平县终于引水成功。

  齐雨打来电话,跟顾秋说,你们这个庆典,搞得真的是滑稽,丢脸丢大了吧?这是谁主持的啊,这么笨?
  他们把什么事情都想到了,唯独没有料到自来水涌出来的水,会是这模样。
  顾秋说,这样的报道,就不要报了吧?没什么意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