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2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看着夏芳菲,“芳菲姐,我有一个要求,可以吗?”
  夏芳菲看着他,“你要干嘛?”
  “我想抱你一下。”顾秋望着夏芳菲那红扑扑的脸,美丽的鹅蛋脸,那么完美无暇,明媚动人。
  夏芳菲愣了下,没有作声。

  顾秋把手环抱过去,搂着她的腰。一股沁人心脾的女人香,钻进他的鼻子里。顾秋呼吸了几下,搂紧了夏芳菲,在她耳边轻轻道:“感觉真好!”
  “啪——”
  夏芳菲顺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顾秋的手臂上,“乱来!”
  顾秋无奈的松开她,夏芳菲瞪着他,“下次不可以乱来。”

  顾秋哦了一声,“知道了!芳菲姐。”
  夏芳菲说,“你帮我下去开个房间,我想洗澡了。”
  顾秋说,“那你先到这里洗吧,我再去开一个房间就是。”
  随后他就站起来,夏芳菲说,也行,那你再去开个房间。
  夏芳菲去包里拿衣服,顾秋的手机响了,是杜小马打过来。杜小马约他有事,顾秋接了个电话跑出去。

  杜小马的工作单位,依然在南川。
  顾秋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开着那辆白色的马六。接到顾秋,杜小马就喊,“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
  顾秋知道他,自己最近不能喝酒。话虽然这么说,刚才他已经和夏芳菲喝过了。
  杜小马就喊,那我们去喝茶。
  两人进了茶楼,杜小马跟顾秋说起余理的事,余书记昨天找过他,说了好多好话。杜小马当然明白,对方的用意只是为了救儿子。
  顾秋道:“余理这种人,你还真不能松口,用我的观点来看,他死有余辜。”
  杜小马有些不理解,“你为什么这样恨他?”

  顾秋说,“这不是恨不恨的问题,主要是他做的这些事情,令人恼火。为法律所不能容忍,再说,他如果就这样出来了,那人家吕怡芳不是白死了?”
  提起吕怡芳,杜小马的怨气又起来了。他与吕怡芳有过一夜之情,现在吕怡芳没了,他是不是应该替吕怡芳报仇呢?
  当然,余书记想运作,但是杜小马要是不松口的话,他去运作也没有任何意义,说不定还要把自己拉下水。
  两人聊了一阵,顾秋发现杜小马根本就不知道,余理对黎小敏做了什么,他差点就把黎小敏一辈子的幸福给坏了。
  这个秘密,估计黎小敏也不会说出来,杜小马呢,八成还在为余理以前与自己的兄弟之情有些内疚。

  在茶楼里呆了二个来小时,黎小敏打来电话,叫杜小马回家。杜小马看看表,有些无奈道:“那今天晚上就到这里吧,我送你。”
  他把顾秋送到酒店门口,顾秋上了楼,伸手一摸,房卡还在自己的口袋里。他就琢磨着,夏芳菲是不是已经睡了?
  拿了房间刷开了门,房间里的灯亮着,夏芳菲却已经睡了,躺在床上,裹着洁白的浴巾。
  头发象孔雀开屏一样,散开在床上。
  这样的天气,又开着空调,自然也不冷。不过夏芳菲睡觉的姿势有点怪。

  她弓着身子,怀里抱着枕头。一双雪白的腿露在外面。浴巾这就样很随意的裹在她身上。
  偏偏浴巾的长度,掩饰不住她的全部,顾秋见了,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浴巾的下摆,隐隐可见她那条红色的底裤,顾秋看着床上熟睡的佳人,犹犹豫豫的。
  夏芳菲翻了个身,胸前的浴巾弹开了,更多的内容露出来。顾秋看到这里,终于壮起了贼胆,轻轻走过床边,伸手过去。

  手掌落在夏芳菲的胸部,他轻轻扯开了浴巾,把将盖在那半边圆鼓鼓的饱满上,飞快的抓了一把,迅速逃离。
  夏芳菲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胸前一紧,好象有人非礼自己,她翻了个身,睁开双眼望了一下,没看到有什么人在,又沉沉地睡去。
  顾秋另开了一个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刚刚摸过夏芳菲胸部的手,有点傻乎乎的。
  这算是非礼吗?顾秋躺在床上,脑子里满是对夏芳菲的回忆。第二天一早,顾秋来到楼上房间的时候,夏芳菲已经走了。

  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说自己有急事离开,来不及跟他道别。
  顾秋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看完信息,无语的摇头。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她是不是知道了?
  大清早上,她就离开,这也太奇怪了点。
  顾秋在市里呆了一天后,去了安平,跟陈燕住在一起。

  陈燕听说清平的自来水工程完工了,她就高兴的道,你总算是为清平的群众做了一件好事。他们会记得你的。
  顾秋道:“现在的清平县,只能说是刚刚开始,还有太多的工作要摘。不过政府班子的人不怎么齐心,他们是养成了这种坏习惯,什么事情都喜欢拖。”
  跟陈燕呆了二三天,顾秋就回清平县。
  经过自来水工程之后,顾秋已经明白了县长这个人的心思,他一直对顾秋不放心。不过做什么事情,他总是希望撇开顾秋。
  他这么做,当然是提防着顾秋太杰出,功高震主的味道。

  明天就是庆典的日子,大家都为了这个庆典在转,顾秋呢,借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下。
  那些赞助商,一个个都到齐了,住在县一招。
  这里的环境很差,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一把吊扇。很多人受不了这种天气和环境。
  也幸好这是冬天,不需要打空调。
  省报社几名记者,听闻到这个消息,自然就赶过来了。这次过来的记者,并不是齐雨,而是另一名男的和一名女的。
  女的带着近视眼镜,男的个子不高,顶多一米六二左右。
  当一切准备就绪,当天晚上,县长兴高采烈的,对明天的庆典,表示很有信心。
  谁知道,当天晚上,突然下雪了。
  清平这地方的冬天,雪比较大。今天晚上这雪来得急,刚开始下了一阵雪沙,有豆子那么大小的。
  后来就飘起了大雪,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地上堆起了十几公分的积雪。
  县长听到外面雪砂打击着地面发出声音,又看到大雪纷飞,他不由有些急了。立刻给城管局打电话,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明天一早上要举行仪式,所以务必把会场的雪清除干净。
  城管局长接到这个命令,从床上爬起来,亲自召集几十个城管,让中队长带着他们去扫雪。
  这雪,还真来得不是时候。

  县长一早起来,看到如此白茫茫的一片,他就给秘书长电话,要检查会场情况,不能有半点疏忽。
  随后,公丨安丨局梁局长调派了四十几名干部,去再场帮忙。
  九点半,大家都在现场集合,风很大,呼啦啦的响。一些赞助商在发牢骚,“这是要干嘛?还不如回去该干嘛干嘛去。”
  有人劝他,“你好歹也是个有钱老板,天气冷你就不会想办法?在这里露个脸,也是一种无形的广告推荐。”
  顾秋提前来到现场,这些赞助商大都是顾秋认识的朋友,顾秋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听谢主任说,今天有副市长下来参加这个庆典,他就赶过来了。
  十一点的时候,活动才真式开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