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79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就像是身处在了一个虫子的世界里,那场面恐怖的叫人毛骨悚然!
  李水都还来不及反应,全身上下都被密密麻麻的虫子覆盖了。八卦镜落地,翡翠绿石一下失去了光芒,潮水般的甲虫也疯狂扑了上去。
  李水被控制的动都动不了,整个人都成了虫人。
  我和刘旺才急了,刘旺才想把那两个小僵尸弄出瓶子。指使它们过去协助李水,但小僵尸似乎很害怕这些虫子,将头挤出瓶口看了下,又缩了回去,刘旺才怎么提醒它们都不出来。
  “艹,不是说认我当妈了吗,怎么不听妈的话了?”刘旺才不解道。

  我琢磨了一下有点明白了,掐指一算还真是,原来今天离九月九重阳节没几天了,僵尸这种生物最怕的就是端午、重阳这两个阳气重的节日了。因为这两个节日都有大量的糯米,粽子、重阳糕都是糯米制品,反正一到这两个节日期间,僵尸即便在凶狠也会避而不出。
  我把这情况跟刘旺才一说,刘旺才说:“他妈的,僵尸出没还要看日期,这是碰上僵尸假期了吗?”
  我一咬牙说:“这一路上水哥帮了我们不少忙,现在他陷于危难,我们却躲在这里看热闹,说不过去,就算他是有目的那也是李氏给他下的命令,跟他没关系,小僵尸是指望不上了,豁出去了,上吧!”
  “可是那家伙这么厉害……。”刘旺才还有些犹豫。我顾不上他了,咬破手指在寻龙尺上滴上血冲了出去,刘旺才只好掏出弹簧刀跟着我冲了出来。
  刘旺才挥舞着弹簧刀去驱赶李水身上的虫子,我则朝梁景泰冲过去。
  梁景泰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淡定自若,在我挥舞寻龙尺冲击过去的时候,只是扬起一脚就把我给踹飞了,他是个活生生的人,这寻龙尺根本对付不了他,这让我心急如焚。
  另外一边也传来了刘旺才的鬼叫。一看才发现他不仅没有驱散虫子,自己也深陷其中,双脚已经被虫子缠住,根本动弹不了了。
  梁景泰仰天大笑说:“哈哈哈,你们以为我傻啊。李水三更半夜带你们深入山区,肯定有目的,在我面前演什么戏,不打自招了吧,说。到底有什么目的!”
  梁景泰一瞪眼,一大群虫子就调头朝我奔袭过来了,我已经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候空气突然产生了强烈对流,扭头一看。是李水以身上气流将虫子都冲击了下来,只见他身上满是被虫子咬的伤口,伤痕累累的单膝跪地,一手撑地一手捂着心口,痛苦的喘着气。
  “光凭这些把戏弄不死我,你们出来干什么!”李水斥责道。

  梁景泰迎到了我跟前,脚尖勾起我的下巴,脚踝一拧,一下就踩在了我的气管上,将我死死定在了树干上。无论我怎么挣扎,这条腿就像锁似的弄不开,因为气管被踩住,我的手只能本能的去掰他的脚,但一点用也没有。
  梁景泰怪笑道:“李水,早知道你半夜带他们来此有企图了,说,这里究竟藏了什么?!”
  李水看着我,眼神里透出一种神色,这种神色虽然在别人看来没有任何意义。但我却看懂了,这是李水那晚安慰我让我坚强的眼神,他这是要我坚持住了。
  李水转头对着梁景泰说:“藏了……。”
  梁景泰的注意力被李水一下吸引过去了,脚上不由的松了下,我回过神发狠掰着他的脚。梁景泰的目光再次转移到了我这边,李水果然做出了反应,突然从手里甩出一把红绳,红绳前端都带着一枚铜钱。
  李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铜钱落地后,钱眼的方孔里的土仿佛被子丨弹丨击中一样,一下飞溅了起来,从地下喷射出无形的气流,带动铜钱一下悬浮了起来!

  在李水的控制下,红绳牵引铜钱飞向梁景泰,铜钱犹如一枚枚回旋的子丨弹丨,不住往梁景泰身上击去。
  梁景泰为了躲避这些铜钱顾此失彼,只得松开了我,不过在他松开脚的时候趁机用手在我身上一抹,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撼龙经》的黄布已经在他手中了!
  梁景泰赶紧展开看了下。上面有我的血,字迹都显现在上面,确定了是真的后梁景泰嘴角扬了起来。
  在他被《撼龙经》吸引而疏忽的时候,红绳牵引的铜钱击中他,梁景泰一个踉跄后将《撼龙经》塞进了怀里,抹了把嘴角的血迹,说:“这招借地气催动法钱的天女散花很厉害啊,招招直逼命门。幸亏我有内力护体才不至于毙命,反正东西到手,我也懒得跟你们纠缠了,李水,下次见面我再好好跟你过招!”
  说完他就一跃跳进了树林不见了。
  李水收了红线一下倒在了地上,地上的虫子渐渐平息了狂躁状态,变的动作缓慢跟普通的虫子没区别了,很快就消退了开来,隐入了林中。
  我赶紧冲了过去扶起了李水,李水摆摆手示意没事,只是担心道:“我有责任,保护不利害你把《撼龙经》丢了。”

  “水哥。你别这么说,这不是你的责任,是我自己没用才被他把《撼龙经》抢走了,唉。”我懊恼道:“不过现在他们拿到《撼龙经》也没用,没用《疑龙经》这把锁。”
  “幸好他被《撼龙经》吸引,没有继续追问我们来这的目的,不过袁氏集团迟早会发现《撼龙经》还需要破解的密码,还是会联系到今晚的事,到时候也会找过来,所以我们必须赶紧把《疑龙经》找到。”李水撑着站了起来,马上就要走,但是没走几步他就撑不住踉跄了下。
  刘旺才总算把身上的虫子都甩掉了,跟我一起扶着李水。
  李水说:“幸亏这些自然生长的虫子毒性不强,如果他用自己培养的虫子,那我就麻烦大了,现在不过是身上有少量的肿毒。还能撑着过去。”
  “水哥,你跟我说实话,到底还有多远?”刘旺才问。
  “应该还有十里地左右。”李水说。
  “这么远……你这状态根本扛不住啊,就算我背你速度也会很慢。要不我们原地休息,我相信这些虫毒对你不是问题,你先排毒咱们在走,等你恢复在加快速度过去也一样啊。”刘旺才提议道。

  李水想了下才点了点头。我们这才在原地生起了火进行了调整。
  李水盘腿打坐调整着气息,他的头顶冒着阵阵烟气,身上的伤口黑血一点点被逼出来,刘旺才觉得惊奇。围着李水打转,一直在研究他。
  我拿着寻龙尺在火光下擦拭,心里不住的哀叹,好好的法器在我手里却变成了烧火棍。
  李水收了架势,睁眼瞥向我说:“不要懊恼,历史上的风水大师没有一个是会飞檐走壁的,也没有一个是武林高手,都是普通人。但却创造了江湖人无法创造的神话,现如今的袁氏集团虽然坏事做尽,但先祖袁天罡却是赫赫有名的风水大师,历代的皇帝身边都有风水大师的影子。这说明什么问题?”
  刘旺才插话道:“风水大师都是受高端人士器重的,很有地位,就像金老大和周开明这样的人,他们就对易阳很敬重。”
  “还有呢?”李水笑了下问。
  刘旺才挠挠头又摇了摇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