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埋首在我胸口深深呼吸,牙齿咬住我锁骨,我疼得呻吟出来,想从他身下逃脱,他察觉到我的企图,将我困得更紧。
  "t了你,我得罪赵龙,他是锚铁必较的人,他会用其他方式从我这里讨回面子,你告诉我,今天的事怎样了结,才算我不亏。”
  我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刚才两杯红酒喝得太猛,已经开始上头,脑子昏昏沉沉,身体也轮绵绵的,完全不由己
  乔苍英俊温柔的脸孔在我视线里重影,我盯着那块虚无的影子,’五百块,算你赶来的由瞪。“
  他以为我斜视,非常好笑将脸扳回去,让我看向他真正的脸,‘’五百块,你打发鸭子 “
  “乔先生想当鸭子,根本不会开张,有女客敢点吗.再说鸭子自力更生有什么不好,总比乔先生说自己是我的*夫强。”
  他眼底笑意浓郁,“能在风月场找到像我技术这么好的却只收五百块,物美价廉打破了头,何小姐这小身板,连我一次都扛不住。还能抢得上吗。“
  我似乎醉了,醉得晕乎乎,我说你就是。
  他嗯了声,”那也是你一个人的鸭子。“

  他另一只垫在我身下的手抽出,压在我高耸的胸部,将裙衫一点点褪去,我身体情不自禁颤栗,他说着一些很下
  流的靡靡之音,我在他的亲吻里看到了世上最美的海洋。
  “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想你在我身下求欢的样子。“他闷笑,”就是现在,你不知道你多勾人。’‘
  他舌划顶着我的脖子一直向下,经过之处留下浅浅的濡湿,他吻到最娇嫩的地方停顿,抬起头说,”历史上北齐
  后主高纬爱极了冯小怜,没有什么比她玉体横陈更迷人,同是男人我很理解他,如果让我选择,我也愿意为了何小姐
  放弃江山.“

  他说完这句埋下头,狠狠含住我,猛烈的冲击与快感使我身体剧烈起伏,难以自抑的张大嘴喘息着,两只手死死
  抓住沙发,我感觉到我抓破了上面的皮革,指甲很痛,但那丝痛才令我身体的欢偷更汹涌。
  我呼吸越来越艰难,他的吻和抚摸侵略性十足,狂野到极点,我已经失去恒温,变得N热,缺氧,甚至迷惘.
  迷惘是情欲里最可怕的东西,它会让仇人相爱,让爱人相恨,我对乔苍连恨都不敢触及,如果衍生出了爱,这一切都毁了。

  不知过去多久我在一阵肆意绽放的烟花中狠狠颤抖起来,乔苍舔着嘴唇上留下的痕迹,“为什么不敢承认,你贪
  婪我的的肉体,贪婪我给你的快感,贪婪就是爱。
  他口中字字珠矶,令我觉得百般惶恐。
  我暖嗒说没有,他问我没有吗。
  他舌尖抵入我口中,轻轻扫荡一圈,”是不是你的味道。你会对你痛恨的男人,流出这样的液体吗。“
  他不再多说什么,跨坐在我身上,将衬衣扯掉,然后是裤子,最后一丝不挂,光束不断闪烁,摇晃,我视线中迷离的颜色里,是乔苍诱惑性感的身躯。
  他剌入进来霎那,我和他同时溢出一声吼叫,我拼命耸动身体逼他出去,他却将自己埋得更深,我清楚我再也无法和他分离。
  这个午后我们都疯了。
  他比我更疯,我至少还难过,ij#争扎,尽管我最后妥协.
  他自始至终都控制着我,竭尽他的一切胁迫我。
  像是第二天黎明不会到来,我们都活在了世界末日里,过着最后的狂欢。
  像是海洋枯竭,大地沉没,天地毁于一旦。
  你们经历过没了力气还在强撑。汗水把两个人都浸泡,拼命碰撞嘶吼的欢爱吗。
  没有人经历过。
  要么爱一价、人,要么恨一个人,爱着又恨着,自责又堕落,懊悔又贪恋,只有这些矛盾同时发生,才知道这是怎样的感觉。
  我觉得我死了。
  死在喂不饱的乔苍的怀里。
  一场酣战结束他累极趴在我身上,我听到走廊传来的女人娇笑声,我顿时清醒,想倒了时间,我一把推开毫无预料的他,从沙发翻滚下去。
  我从一片凌乱中摸索到手机,已经过了两点,周容深给我拨打了七个.未接来电,而这个手机就在我分开腿的脚下,如果刚才凑巧一些,也许我没有任何知觉就接通了
  那么周容深会听到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欢爱,听到我的呻吟和喊叫,听到他的闷吼与狂野,我脸色惨白跌倒在地上,觉得又一次死里逃生。
  我看到自己赤身露体的模样,没有忍住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在我觉得不解恨准备扇打第二次时,乔苍扼住了我的手腕。
  我转过满是泪痕与懊悔的脸,失声硬咽,‘我又背叛他了。
  乔苍一把扯住我,我重新落入他怀中,我身体僵硬,并没有拥抱他,他非常温柔抚摸我布满湿汗的身体,“你没有背叛他,是我引诱了你,即使下地狱有我替你。’
  我说我不再是他的金屋藏娇,而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之前是我贪图剌激,这一次是我彻底背叛。

  我在这一刻忽然明白,周容深为什么原谅我,绝口不提沈姿告诉他的事,他当时没有娶我,他干预我的生活,干预不了我的情爱,他只能为他妻子的背叛勃然大怒,而不能为他二乃的出轨斥责什么。
  我想到沈姿的下场,想到我当时因知道她红杏出墙而厌弃痛恨她的模样,我觉得无比狼狈,我其实和她没有们et可区别。甚至我更恶劣。
  她至少还有借口,周容深冷落她独守空房,她拥有一段悲哀的婚姻,她在绝境中寻找光亮,寻找拯救平声妙口水日子的激情,而我拥有这么美好的岁月,这么温柔的丈夫,我却不知耻沉沦在乔苍给我的剌激与欢偷里。
  周容深是救赎我的,乔苍是毁灭我的,女人为什么会这样放不下毁灭自己的恶魔。
  乔苍的手停在我胸部的沟壑里,他将上面残留的液体细致耐心用纸擦拭掉,直到我整个身体都干干净净,地上堆积的纸团令我觉得很剌目。
  “我也是有妇之夫,所以下地狱,还是我先下。
  他为我穿上内衣和裙衫,将凌乱的长发梳理整齐,他声音带看融化人心的蛊惑,我是坏男人,你的坏和我相比差了很多,所以你说的报应,它感觉不到。
  我冷笑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说我是一个荡*,我骨子里仍旧改不了曾混迹风月的浪荡,我的腿轻易就可以被分开,衣服也轻易可以被脱掉,这样的我配不上周容深。
  他笑说你配得上我。

  我面无表情将他禁锢我的手臂推开,站起身的霎那眼前忽然一黑,摇晃了几下才稳住,今天的事你忘记。
  他赤裸躺在沙发上,抚摸自己的唇,语ll用〕表情都非常痞气,“回味的权力都剥夺吗.”
  我没有说话,径直走出包房,走廊站立几个马仔,似门都是乔苍的人,对我很恭敬鞠躬,我朝光洁的理石墙壁照了照,乔苍没有在我身上留下痕迹,他倒是没狠到把我真的逼人死路.
  日期:2017-09-13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