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龙原本动摇的念头 , 在乔苍咄咄逼人下又覆灭了,他站起身咬牙切齿,“就算放了她 , 该走不出去我也走不了。这他妈绑架了还有物归原主的说法?现在周容深装聋作哑 , 他就知道他娘们儿出面你舍不得!现在这么多兄弟栽在她手里不都因为你不肯下手吗?谁跟我说的上面人都怵你?就是这么怵的?乔苍,玩儿不过这娘们索性一了百了。”
  “谁说我玩不过。”他低头目光定格在我的脸,眼底是急迫征服的火热,“不只玩得过,还能玩得服服帖帖。”
  “行。”赵龙踢开面前倒着的酒瓶,重新坐下,“你玩,我亲眼看你玩,乔苍 , 这回你甭想唬我,我已经不信你了,跟我从金三角来广东的兄弟都是这么多年为我打江山出生入死 , 现在你为了个娘们儿让我失信,你知道底下人怎么说你吗?”
  赵龙指着站在墙根的马仔 , “你说。”
  马仔不敢 , 低垂着头 , 赵龙气不过飞出一个烟灰缸 , 正好砸在保镖脑袋上,当时就流血了,保镖疼得脸色发白,一只手捂住伤口,另一只手擦血 , 支支吾吾说,“苍哥被狐狸津迷住了,很快就要…倒台了。”
  赵龙冷哼,“乔苍 , 你我今天得来不易,当初道上几十个老大一起争,咱们是踩着尸骨才爬上来,你更是几次差点把命丢了 , 天底下女人多得是,比他周容深老婆漂亮的也有 , 你可别犯糊涂。”
  乔苍默不作声解开西装纽扣,露出里面白得晃眼的衬衣 , 他反手扔在沙发上 , 一截银灰色袖绾落在我掌心,扑面而来的烟味和香水味萦绕于空气 , 令我有些恍恍惚惚。
  他这一套潇洒干脆的动作,吓得包房里马仔脸都白了 , 以为他要动手,握着铁棍直往角落躲 , 生怕自己避得不够远。
  乔苍一身戾气指了指赵龙,“我给你交个底,周容深一天在特区,只有我压得住他,他在公丨安丨功高震主 , 连上面人都不放在眼里,我乔苍一旦撤手,周容深明天就能杀进你老巢 , 不只广东 , 南通都让你变天。你今天执意动她我任由你,可你记住,你这条船我立刻下。”
  赵龙沉默不语,眯眼思付。金三角确实水深,全国最大的贩毒链就在这个区域,每年牺牲的缉毒警成百上千,连骨头都没找到,都喂了黑老大的狼狗。

  但它的危险是摆在明面上的,而广东的暗流涌动是藏在皮囊底下的 , 这才是最可怕最无法防备的。珠海常老都要把扛把子交给乔苍,论江湖地位赵龙可比常老弱得多。
  想在广东分一杯羹,乔苍不罩着门儿都没有 , 这里的公丨安丨被周容深训得又猛又野 , 金伟被干倒 , 下一个就是他。
  赵龙大手用力一捏 , 铁烟盒顷刻间变形扭曲 , 在他掌心像是一滩轮趴趴的烂泥。
  “行,乔苍,我给你这个面子,周容深娘们儿我不做,但你得给我保证 , 她不能再动我手底下人,而且今天的事她必须把嘴闭严实了,否则我不信你次次都能赶来保她。”
  乔苍没吭声,他在赵龙旁边坐下 , 赵龙递给他一杯酒,两个人仰脖一饮而尽,乔苍说后面我来做,你走你的。

  赵龙把杯子重重撂在桌上 , 他心里堵了口气,费尽心机把我搞来又放了 , 这面子栽得更大,他不敢和乔苍闹僵 , 经过我面前时眼睛里的凶光恨不得将我粉身碎骨。
  他带着一屋马仔浩浩荡荡走出去 , 门关上霎那,他留下一句荫森森的警告 , “你早晚毁在这女人手里。”
  走廊剌目绚丽的灯光被挡在门外,包房昏天黑地。
  我强撑的力气疯了似的被抽离 , 一丁点都不剩,我倒在沙发里 , 身上压抑住的冷汗全部冒了出来。
  我从没这么庆幸过,如果乔苍没来,只怕现在我已经是赵龙盘中餐了,被他吃得连核都不剩。
  他果然安排了眼线盯着我,否则不会这么快 , 金伟偷袭公干医院失败,乔苍对我的心计和城府更加防备,他和周容深分出胜负之前 , 埋伏在暗处的人绝不会撤。
  我用力喘息 , 平复心底的惊慌,沉寂昏暗的房间无声无息,过了良久乔苍摘掉手表,放下的一刻才发出声响。
  “怕吗。”

  我看了他一眼,他指尖在一瓶没有打开的红酒上抚摸,侧脸深沉如海。
  我说不怕。
  乔苍一点不意外,他问为什么不怕。
  他收回手,靠在沙发背上,眼眸一片温柔 , 和杠赵龙时的荫狠模样判若两人。
  我凝望视线里这张俊美又危险的脸,一面给我窒息,一面给我悸动。
  “因为你舍不得。”
  他沉默两秒 , 爆发出一阵低笑 , “这就是你有恃无恐的原由。”
  我探身想拿酒杯 , 遮掩我和他之间不同寻常的微妙气氛 , 他忽然在这时钳住我下巴 , 在我失神错愕中将我压倒在沙发上,他伏在上方,和我视线交缠,我清楚感觉到他解开了皮带的金属扣,一点点从腰眼内抽出 , 扔在地毯上,整个过程狂野不羁。

  “何笙,我是商人,却屡次在你身上赔得血本无归。”
  他压在我身上 , 手从下巴直接落在小腹,津准无误找到了那颗红痣,他隔着衣衫狠狠抚摸我。
  “你知不知道,换做第二个女人 , 我早在不舍的念头萌生那一刻,就让她永远消失了 , 绝不会给她诱惑我的机会。”
  乔苍剥掉我裙带,我白哲浑圆的肩膀暴露在他猩红的眼底,一丝瑕疵没有,仿佛一块皎洁的玉,一抹清幽的白月光。
  若隐若现的黑色内衣蕾丝,包裹不住波涛汹涌的圆润,无声将这一夜变为春光乍谢的良宵.
  他呵出的呼吸是浓烈的烟酒,让人麻木迷醉,我直愣愣凝视着他伏在我上方的脸孔,那张和我身体一样没有瑕疵的让人疯狂的脸孔。
  他是爱怜我的,我的一切都诱惑着他,他也是痛恨我的,这世上没有任何女人能够抗拒他,只有我,我以清纯至极的模样和他玩着最简单的捉迷藏,我手腕高超铁石心肠,他不动声色步步为营,他看似赢了,其实他每一次都在输我输的仅仅是肉体和理智,他输的也许是他的锦绣前程万里江山.
  我咧开嘴笑,笑得万种风情,乔先生救我,也是救自己。”
  他哦了一声,越来越火燕哟眸光定格在我的唇上,我扯住他衣领,做出拉的动作,其实在推开他。
  “如果我死在赵龙手里,容深不会罢休,而且以我的歹毒,我就算变成鬼也会报复,乔先生和赵龙是一伙的,能安生吗,日日夜夜被我纠缠不休。“

  他闷笑出来,没想到我会说这样荒谬,他柔轮的手指拂过我明亮的眼睛,女鬼又怎样,你就算做了女鬼,我也把你绑在我的库上,让你每晚都赤裸,做我的玩物。
  “乔先生要操鬼 “
  他神情自负说,‘凌口果是你,人和鬼我都要。”
  乔苍说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所有注意力都在他那只肆意探入我裙底的手上。
  那不是手,是一颗丨炸丨弹,深入我体内,将我炸得魂飞魄散。
  他指尖染着毒,让人丧失理智的毒,我知道在他面前我的自制力太脆弱,禁不住他的诱惑和挑逗,我趁还没有完
  全沦陷试图合拢双腿驱逐他,却不想用力夹住了他。
  他闷笑出来,舌头卷起我耳垂,故意发出吮吸舔舌氏的水渍声,“身体的Y`in 荡背叛了大脑的忠诚。他很久没有给你
  了,与其找别人要,不如找我,毕竟用过,我很熟悉你的喜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