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整个人长舒一口气 , 我到这一时刻才知道 , 他在我究竟心里占据了什么分量,或许已经很难从我心里彻底拔除,总要留下那么点根茎,以备下一次开花结果,卷土重来。
  我刚刚剪掉他的枝桠和果实 , 他就继续疯狂滋长,开出比上一次还要灿烂的花朵。
  我一次比一次不舍,就像任我怎样兴风作浪,他也不舍根除我那样。
  抽丝剥茧 , 断骨剜肉,都无法将彼此从生活里剔除。
  我晃动着酒杯笑说赵老板这条船上的人,怎么还问起我了。
  他咬牙切齿,“他今天…”

  赵龙还没说完,脚步声已经定格在门口 , 一抹荫影堵住了外面渗入进来的光亮,将原本昏暗的包房变得更加压抑。
  是他给人的压迫感 , 太惊惶窒息了。
  屋子里马仔全部颤颤惊惊喊苍哥,他一声不响 , 脚下的黑皮鞋踩在整洁地板上 , 发出哒哒的脆响,他由远及近 , 站在我身侧,一簇火苗燃起 , 照在他冷峻凌厉的脸孔,英气逼人 , 俊美清冷。
  他点了根雪茄,吸了一口。
  “赵龙。”

  他直呼其名,赵龙一愣。
  “谁让你把她弄来的。”
  赵龙身上衬衣纽扣已经全部脱落,露出沾满胸毛的一坨肉,红彤彤的 , 赵龙也没扯谎,他说你看见了,这个娘们儿已经来了 , 她只要出去 , 条子就得黑上我,我可是动了特区最不能动的女人,事到如今一不做二不休,怎么着也不能让她从这扇门出去了。
  乔苍咧开嘴吐出一口烟气,语气里的荫森加重了几分,“我问你脱衣服干什么。”

  赵龙被他这么质问颜面下不来,他们都是黑帮里的老大,一个金三角混,一个广东省混 , 摆出去平级,谁也没压谁,他也不怵 , 大声吼叫人都要死了 , 我玩玩还不行了。
  乔苍夹在食指和中指间的雪茄忽然被折断 , 滚烫的火苗没入他掌心 , 烧起一束剌目红光 , 他不觉烫,更面无表情,他几乎是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谁敢碰她,我弄死谁。”
  乔苍这句话说完,几个马仔都往后退,他们是帮派里混的 , 上面头目什么脾气秉性一清二楚 , 得罪谁也不敢招惹乔苍 , 这是拿纽扣当暗器的主儿 , 腕力狠得惊人 , 一片叶子就能无声无息送对手上天。
  赵龙皱巴巴的油脸挤出一丝不满,他用鞋子挑起跪在面前的小姐下巴,流里流气把鞋尖往人家鼻眼里塞,“你们出去,钱明早去老鸨子那里拿。”
  几个小姐没敢起来 , 也不知是不是被眼前阵仗吓得腿轮了,颤颤巍巍爬出了包房,赵龙把烟头撵在烟灰缸里,不屑一顾问 , “弄死谁?口气不小,人是我搞来的,也是我要干死的,你这是冲我来吗。”
  赵龙大大咧咧靠在沙发背 , 揪住领子将衬衣脱掉,露出魁梧肥胖的上半身 , 像一只长满了毛的野兽。
  “你他妈自己一个人来的,我这里二十几个兄弟 , 谁也不是吃素的 , 真杠起来,你讨不到便宜。我敬你有骨气有身手 , 但你在我面前也别太狂,咱们是一伙的 ,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不怕翻船你就和我闹。我赵龙金三角那潭水比你广东还深 , 我也不会怕你什么。”
  乔苍把折断的雪茄扔在地上,碎成粉末的烟丝散落在地毯缝隙里,他低头逆着昏暗的光束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受伤,也没有衣衫不整 , 他收敛了几分戾气,问赵龙打算怎样。
  赵龙见乔苍没继续闹,他语气跟着轮了不少 , 吩咐马仔给苍哥倒酒 , 马仔在刚才一个小姐坐过的沙发上掸了掸,斟满一杯酒递到乔苍面前,弯腰毕恭毕敬。
  “苍哥,您坐,给您擦干净了,脏不了您衣服。龙哥也是为大家着想,这娘们儿确实太挡路了,敢把金哥栽进去,这能是善茬吗。”
  乔苍冷漠伸手推开马仔 , 他盯着赵龙,“金伟是自作自受,谁他妈让他去暗杀周容深 , 他以为自己什么东西 , 条子再窝囊 , 周容深是狠角色 , 他没死是金伟走运 , 如果死了,谁也跑不了。”

  赵龙不屑一顾说不就是个公丨安丨局长吗,给老子惹毛了,公丨安丨厅长我也废了他。
  乔苍冷笑,“周容深顾忌官位和公司不能生变数 , 才吩咐市局把遭到暗杀的事压下,否则这是特区,是他管辖的地盘,你以为这一出轻易能掀过去吗。他口袋里的枪也是射子丨弹丨的硬家伙。”
  赵龙脸上的横丝肉颤了颤 , 狠狠啐了口痰,“操他妈,穿着警服人五人六,他干了阿伟十个手下 , 送医院路上就完了,他栽老子颜面 , 老子这口气咽不下。”
  赵龙说完自己先是一愣,乔苍眯眼看他 , 一脸讳莫如深 , 他摸着胸脯子上的毛骂骂咧咧,“算他妈有两下子 , 阿伟最厉害的马仔,一个都没活 , 他小子下手是够狠。”
  乔苍表情愈发森冷,“我身手怎样你知道 , 周容深打起津神和我单挑,我没把握一定赢。他那点手脚功夫不是吹出来的,是真刀真枪自己闯下的,赵龙,我另外再提醒你一句 , 金伟在里面嘴巴一点没兜住。”
  赵龙脸色一沉,“阿伟都交待了?”
  乔苍抿唇抖了抖烟盒,甩出一颗烟,他叼在嘴角 , 马仔立刻掏打火机要给他点 , 乔苍眼皮儿都没抬,直接推开。

  “周容深没往里头深挖,金伟刚张嘴条子堵上了,他放你一马,你别不知死活,如果你明天回金三角,今天你随意,可你还打算走出去,就别动她。”
  赵龙迟疑着挠了挠头发 , 乔苍不等他开口,命令距离我最近的马仔放人。
  “不能放!”刚给赵龙出主意睡了我的马仔开口阻拦,“苍哥 , 龙哥 , 人放了咱们都得完 , 这娘们儿不是知恩图报的人 , 她这双眼睛把我们长相看得清清楚楚 , 条子下一个要动手的就是哥几个,真要放也行,眼珠子挖了。”
  乔苍荫森骇人的目光盯着马仔看了片刻,忽然冷笑一声,“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 我面前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他身体朝一侧狠摆,势如一道闪电,抬腿从男人头顶劈下,男人哪里招架得住乔苍的力气 , 噗通跪倒在地,乔苍没给他半分喘息机会,十分干脆对准他腹部朝空中一甩,身体便嗖地飞了出去。
  男人重重撞击向墙壁 , 鲜血飞溅,他沿着墙根滑落 , 坠在地面抽搐两下,却怎么都站不起来 , 雪白墙壁被闪烁晃动的彩色灯光照射 , 人形血印触目惊心,看得人毛骨悚然。
  乔苍怒了 , 这是我第一次看他怒到这个地步,他一向不动声色的脸上 , 如狂风暴雨前一刻的天空那般恐怖,暗无天日 , 漫无边际的荫霾。
  赵龙也吓一跳,枪口抵在脑袋上都风平浪静的乔苍,忽然表情这么凶,比他刚进来时都狠,也不知哪句话触了他的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