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3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这就是生意,如果一种货太多,你觉得市场还会好吗?虽然雍曲种的料子是绝种的料子,但是一下子冒出来一吨多,合适吗?”陈发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砸了一半?这一半都是钱,我砸了,谁给我弥补损失?”
  “羊毛出在羊身上,砸的钱,我给你,但是,我要你都听我的,所有市场调控,都由我来进行,你就负责提供料子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陈发冷冰冰的说着。
  陈发的话,很平淡,但是在我看来,很糟心,陈发在控制我,是的,他从现在开始,就已经开始操控我了,我只能听他的话,他能左右一切了,可怕。
  被人操控的滋味,是不好受的,但是我现在也只能隐忍。
  “陈老板,你过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料子卖给你,你自己砸,这样你也放心,是不是?”我说。

  对于陈发,我可不干政的全部都相信,万一我把货砸了,他不给我钱,我找谁去?
  陈发呵呵笑起来,说:“邵飞,小心是好事,但是。。。算了,我会派人去盈江的,等着好了,在我没有跟你交易之前,不准出货,我不希望市面上,有一块雍曲种的料子流出去。”
  我点了点头,我说:“那当然是肯定的了,冰种的有一千吨,高冰的有八百多公斤,还有七十二公斤玻璃种的,这三种料子,不能同一个价格。”
  “知道了,找你老婆说吧,李瑜,是四联的代表,你们谈就好了。”陈发说。
  电话挂了,我听着陈发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李瑜?

  他居然派李瑜跟我谈,这是什么意思?陈发不可能不知道李瑜的心在谁这里,但是他还是派李瑜跟我谈,我想了想,这是为什么?
  想了一会,我就一拍脑门子,妈的,陈发真他妈高明,所有人都知道李瑜是我的人,所以,他就不能跟我搞什么价格内幕,所有的价格都会公开的,而且,我也不能往高了要,要不然,四联的人肯定会说我们假公济私的,到时候,他们就有借口打压李宏了。
  真的是个老狐狸,李宏现在很跳,李瑜来办事,办的好,他就更跳,但是却也拉进了跟四大家族的关系,修复他们之间的裂痕,因为陈发告诉李宏,他还是相信李宏的,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李瑜去办。
  真的是一箭双雕,佩服。。。
  我深吸一口气,电话响了,我看着,是李瑜的电话,我接了,她说:“邵飞,我下午到盈江,你来接我吧。”
  我说:“知道了,陈发跟你说什么了没有?”
  “说了,他唯一的要求,就是把所有的料子,都给毁了一半。”
  我点了点头,陈发没有说价格,因为他认定了,我不敢多要,但是,我该怎么要,还是会怎么要。

  我挂了电话,咬着嘴唇,现在盈江赌石文化公司上市了,我要把我们的股票推上去,这个坑,我需要挖的大一点才行。。。
  我喝掉杯子里的茶,站起来,跟赵奎说:“回盈江。。。”
  赵奎出去备车,我走进房间里,看着睡在沙发上的陈玲跟啊召,就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但是就是这么一下,把啊召给弄醒了,我看着他要睁开,但是没睁开的眼睛,我吓的赶紧就走,我知道,接下来会是一场灾难,把熟睡的孩子吵醒,就是真的一场史诗级的灾难。
  果然,我刚出门,就听到哭声了,那哭声,哀怨,愤怒,我很震惊,现在的小孩子,为什么哭的那么厉害,那么具体,才一岁多,居然哭声里面,就带着情绪了,现在的小孩子,都进化了,不像我们小时候,都他妈跟傻子似的。。。
  车子朝着盈江开,我下了车,盈江赌石市场的大门还是紧锁着的,我敲了敲门,很快,貌桑过来开门了,我走了进去,我问:“昨天晚上没事吧?”
  “没事,老板我们守了一夜呢,没事呢。”貌桑说。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说:“去准备好几个大锤子去。”
  貌桑一脸不解的问我:“为什么老板?我们有枪,不,不用锤子吧?”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准备就行了。。。”
  我说完,就朝着里面走,来到了仓库里,我看着仓库里面封存的原石,我拿起来一块,心里有点堵的慌啊,这些料子,都是冰种满料的,色非常好,都是钱啊,但是可惜,这里有一半的料子,都要给砸了。
  陈发是个高手,对于市场很了解,怎么做生意,更了解,但是,他不是个好人,更不是一个爱翡翠的人,但是,商人不能说情怀,商人得说钱。
  这批料子,得砸!
  翡翠商人喜欢翡翠,是因为翡翠能够卖钱,而不是因为翡翠本身的美。
  这批料子绝种,够美,但是还是不够稀少,陈发的做法就是,让这批料子绝对的稀少。
  物以稀为贵,何况又是这种绝种的料子。
  李瑜在下午到了盈江,我派赵奎亲自去迎接的,赵奎把李瑜带到之后,说:“飞哥,人到了。”
  我转身看着李瑜,她穿着打扮都非常得体,并没有因为是夏天,就穿的随便,反而,显得更加精致了,这一声白色的紧身连衣裙,配上洁白的高跟鞋,把干净的气质穿出了一种极致。

  “住家里,还是住酒店?”我笑着问。
  李瑜皱起了眉头,说:“我是来办公的,住酒店,家,也不是我的家。”
  李瑜的话,有点冷漠,我感觉到了她的小心,谨慎,以及可以对抗我的感觉,我笑了一下,她是在对抗我,无论是处于公事,还是私事,因为云南不是她的家所在。
  “说说这批料子吧,都在这里了吗?”李瑜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的,都在这里,将近两千公斤,报表在这里。”
  我把报表交给李瑜,她看了起来,看的很仔细,随后问我:“这里还有一百多公斤是别人的?你怎么处理?”
  “一起卖啊。”我笑着说。
  李瑜把报表给我,说:“那也要砸吗?”

  我看着料子,我说:“砸,都要砸。。。反正钱,都是别人出。”
  李瑜双手抱胸,说:“我们可以不砸,偷偷的把料子藏起来,反正,陈发也不知道。”
  我笑了一下,我说:“这就是你一个人来的原因?我觉得你不会这么短视。”
  李瑜笑了一下,说:“是的,我不会这么短视,我爸爸教我做生意,第一件事,就是不要贪小便宜,因为,贪小便宜,总是会吃大亏的,我也看看你,是不是会贪这个小便宜。”
  我摇头,我说:“当然不会。”
  李瑜认真起来,说:“陈发跟我说了很多,但是最多的,是你的决心,看看,你是不是像周会长那样,只是一个为一地而谋福利的人,看来不是,陈发说,如果你要藏私,就代表,这批料子,将来你会留下来,卖给珠宝街,然后作为对抗广东邦的货物,如果你要是不砸,他就会在这次交易中,整死你。”
  我听着, 就皱起了眉头,倒抽了一口凉气,我说:“你站在谁那边?”
  “我站在谁那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人,还是得靠自己,你不能永远指望我,你也指望不上,因为我还想指望你,所以,不要做傻事,虽然,砸掉的这一半,可能有四十多亿的价值但是,不值得。”李瑜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