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2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他们在边上议论我,我就无奈的摇头,我曾经去过坤西的切割场,我曾经看过坤西切料子,他也是切料子跟切西瓜一样,当时我还挺羡慕,觉得那种切料子的方式,很豪气,赌石到了我们这种境界,已经不能说是赌石了,只能说是切石头,因为我们买了矿,原石太多了,我们不能一一的去看料子的表现,而且,料子都是一个坑里出来的,只要切一块料子,就具体的知道整个矿坑料子的表现了。

  所以,我们只能一刀切了,能切出来多少,就看运气了,这时候就是返璞归真了,你说什么表现啊,开窗啊之类的,都他妈扯淡,只有切开了才是真的,一刀见真假。
  这其实已经不能算是赌石了,只能说是赌矿,赌的更大,也没什么惊心动魄的感觉了,最多的,就是输了一堆数字,赢了一堆数字而已。
  我看着第一块料子切开了,张奇把盖子打开,拿给我看,我拿着毛巾,把料子上的水给擦干净,我看着,说:“妈的,干的跟他妈水泥似的?丢了啊。”
  张奇说:“你是我飞哥,什么料子,不得给你过目啊?不过,这个色是有的,丢了干嘛啊,咱们能抛光啊,也能卖钱啊,这得好几万呢。”
  我说:“雍曲种的料子的,得 看水,没有水的料子,就是满料,也不行,都给我丢了。”
  “邵老板真豪气,这好几万的料子,居然给丢了。。。”
  ‘我听着,觉得怎么跟说冤大头似的,我说:“等,别丢,妈的,这种废料都别丢,咱们赌石中心,缺什么建筑,就他妈用这些料子给我盖,丢了确实浪费。”
  听了我的话,张奇也没搭理我,而是去把废料都放在一边,在瑞丽,那个赌石铺子里面,都有废料,你别看都是废料,不值钱,但是切开之前,这些废料身价不菲,有的几百万,有的上千万,但是切开之后,就两说了。

  “飞哥,这个有戏,你看,这个种水,是不是晴水的底子?真他妈透啊。。。”
  我看着癞子拿着一块对切的原石过来,大概十几公斤,我看着料子,冰种,晶体很细,水头很好,棉絮感略突出,浓色,出飘色牌子,无裂 ,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好创意,单件市场价值大百万元左右的空间有,这一块,就能出五六个牌子。
  我拿着手电打灯,种很老,但是不是晴底的料子,我看着癞子,我说:“你他妈的懂什么叫晴底吗?你就在这瞎叫?”
  “不是飞哥,不是都,都这么说吗?这,这有什么区别吗?我看着,发青,难道不是啊?”癞子有点害怕的说。
  我笑了笑,我说:“你不懂,这他妈不是晴底的料子,以后别瞎说,这块大涨了,马玲,给登记一下,贴上标签。”
  马玲说着,就过来拿料子,癞子一头雾水的,不过我也没跟他解释,因为这学问深着呢,说不清,翡翠有三青三水一说,山水就是蓝水、绿水、晴水这三个名字叫起来很好听,它们都属于油青种,水就是水头的意思,而“蓝、绿、晴”则是指翡翠的颜色。
  一般能被称为“某水”的翡翠,种水都不会差,所以这“三水”也是公认的最好的油青种。
  但是,不管怎么叫,都是油青种的,所以料子在好,价格也就定死了,这里面,蓝水的最好,蓝水是一种偏蓝色的油青种翡翠,好的蓝水颜色越纯净,偏向于纯蓝色,行业里称为“海水蓝”,常见的是灰蓝色和蓝绿色,灰色越重品相越差,蓝水的种水基本都是糯种以上,品相好的蓝水能达到玻璃种,那种纯蓝色的玻璃种蓝水比较少见,非常漂亮,价格自然也不菲。

  这个绿水呢,就跟蓝水差不多,绿水是油青种里面偏绿色的翡翠,不过因为带着灰色,所以和绿色翡翠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区别的,同样的,绿水翡翠的种基本也在糯种以上。
  晴水这个名字有点诗情画意了,是取了“雨后天晴”的意思,想象一下,夏天骤雨初歇,太阳重新露了面,那时候的天空是什么模样?是一种淡淡的蓝带着些许淡淡的绿色,看起来沁人心脾。
  晴水介于蓝水和绿水之间,颜色分布很均匀,种也在糯种以上。
  但是不管是三青还是三水,说的都是油青种翡翠,跟我的雍曲种的翡翠没多大关系,雍曲种的料子,有自己的特性,色是浓绿色,种老的发黑,主要看底子,水头,所以,不适合说什么蓝水,绿水之类的,没办法用这种术语来形容。
  我喝了口茶,一锅开了十二个,我看着十二块原石同时被拿过来,这一刀下去,得好几百斤没了,我咽了口水,看着料子。
  “废了,废了,这个也废了,这个还行。。。”
  我看料子,十二块料子,只有一块能达到冰,这让我心里有点着急,其他的料子,都是水干,我拿起来一块料子,看了一眼,我皱起了眉头,料子的颜色出现不均匀的地方了,大部分满绿色,但是还可以分出底与颜色不同部位,颜色色调一般较深,有的部位有灰色,颜色不十分均匀,我拿着手电,打着灯,透光度也不均匀,有部位水头好,可以做成戒面,大部分的部位水头中至差。
  “飞哥,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不是满绿?”张奇奇怪的问我。
  我说:“要都他妈是满绿,咱们得赚多少钱,这是水头的关系,有的地方水头好,有的地方水头差,所以,你就会觉得色差会有。”
  我说完, 就拿着白色的笔,在料子可以做界面的地方给花个圈,我说:“给我扣下来。”
  “我草,飞哥,这种料子多着呢,你都要扣下来啊?”张奇惊讶的看着我。
  这一锅出来的,基本上都是这种料子,水头有好有差,基本职能做挂件给界面,我说:“一锅十二块,只有一块满料高冰,我他妈。。。”
  我说着,就看着四周,大家都在看着我呢,我又不能丢了脸面,我小声的说:“蚊子腿也是肉,你想想,两百万一公斤,挖多了,也是钱。”
  张奇听了,就苦笑了一下,说:“飞哥,咱们现在也忒窝囊了吧?”
  “我深吸一口气,没办法,人穷志短,这他妈的,赌石就是赌命啊,能捞一点是一点。
  我看着地上的原石,基本上都是亏本的,也不知道这六吨能切出来多少,这就是赌石,你运气好,可以赌一中一,但是赌的越多,你亏的就越多,毕竟,运气不会一直好下去。

  “飞哥,周瑶带着珠宝街的人来了。”赵奎小声的说。
  我听着赵奎的话,心里就有点疑问,她来干什么?
  周瑶的到来,绝对是来者不善,不过,对于周瑶,我已经有办法对付她了,所以不管她今天来干什么,我都没有害怕的意思。
  我站起来,跟赵奎一起离开仓库,到外面去见周瑶,在赌石大棚里,我看着周瑶,带着珠宝街的一批人在大棚里,他们左看看右看看,一副打量的样子。
  我看着周瑶,我说:“有事?”
  周瑶穿着制服,一副秘书打扮的样子,她看了我一眼,随后把手里的照片丢给我,我看着飘飘荡荡落在地上的照片,就笑了一下,她脸色很严肃,说:“你还有脸笑?作为珠宝街一员,你居然吧原石卖到了广东去?”
  我看着哪些商户过来质问我样子,一个个都是横眉竖眼的,我就说:“现在是自由交易市场,我卖给谁,好像都不犯法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