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2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有意思,你最大的优点,是不较死劲,见风使舵也快,你现在估计也知道,我们四大家族能在广东立足几十年,就不是你能撼动的,李宏跟我们之间的关系变糟糕,并不是你有多大本事,而是他的野心太大了,你就是利用了他的野心而已,但是,对于我们而言,这没什么,我们再怎么打闹,我们还是一家人,不会分家的。”黄槐平淡的说。

  我听着,就苦笑了一下,我没说什么,陈发把烟头掐灭,说:“别的就不多说了,料子,我给你两百万一公斤,但是要切,对半切,我们只要明料,只要冰料,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我沉默了起来,我心里不服气,但是,没办法,我现在必须要隐忍。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要跟我一起,把瑞丽跟广东,以及整个亚洲的翡翠市场拿到手的事,还做不做?”
  听到我的话,陈发跟黄槐都哈哈大笑起来,两个人笑的肆无忌惮,像是看穿了我的小心思一样。

  我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心里很窝囊,我知道,这句话一说出来,就说明,我已经认输了,低头了,所以他们在肆无忌惮的嘲笑我。
  过了一会,陈发停止了笑容,指着我,说:“你啊,有点小聪明,算数,当然算数,这是你来这里唯一想要我答应你的,你害怕我跟珠宝街现在当家的那个娘们联手,到时候,你就等于陷入了两架马车的中间,要么被撕扯成两半,要么掉下去,被碾压成渣。”
  陈发说的对,我就是怕,周瑶是个意外,我没想到他能有这样的手段跟魄力,也没想到,他是个不择手段的人,我也错误的估算了周会长培养出来的人品德。
  就如陈发说的那样,我把他当人看,但是他却自己选择了做畜生。
  陈发又点了一颗烟,沉默了一会,说:“我不跟女人合作,你说我是歧视女性也好,看不起她也罢,反正,我是不跟那样没有远见的丫头片子合作,她不如你,没有远见,为了尽快的把你赶出珠宝街,居然来找我联手,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你被赶出来之后,珠宝街会有什么变化,也没有估算好你的能力,更没有考虑到将来,以及整个市场,她呢,就是在搞政治斗争,是很可怕的,虽然,她能代替你,但是却永远没有办法融入我们,毕竟,我们不是一家人。”

  陈发的话,让我皱起了眉头,我看着他站起来,走到窗口,我说:“下一步你想怎么样?”
  陈发笑了一下,说:“帮你,把他赶走。”
  我听了,就觉得奇怪,我说:“现在,估计珠宝街那边已经要把我开除会员了,你还怎么帮我把他赶走呢?珠宝街,并不是一个你能只手遮天的地方,如果你能做到,也不会让我在那里打拼了。”
  “邵飞,你高估了人性,低估了人的卑劣,你记住,商人的本质,就是唯利是图,你上学,应该学过,我告诉你,如果我们手里这批料子,在东南亚市场打开了销路,能够赚大钱,但是珠宝街却买不到这种料子,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样?”陈发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着急。”
  “不,是懊悔,因为,这批料子曾经在他们眼前出现过,而且,唾手可得,但是因为某个人搞政治斗争,把这批料子给错过了,所以他们懊悔,会愤怒,当愤怒到极点的时候,他们就会寻找一个突破口,来发泄自己的情绪,这个人是谁,你想过没有?”陈发问我。
  我站起来,心里已经犹如明镜一样了,我说:“是周瑶,虽然我知道,这一场政治斗争,是他们一起发动的,但是,当所有人要找一个替罪羊的时候,周瑶就是最好的替罪羊。”
  “哼,玩政治,她还嫩了点,只考虑眼前,不考虑以后的人,我是不会跟他合作的,眼皮子浅的人,最终会死在自己的眼下。”陈发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陈发是个老狐狸,绝对的老狐狸,他对于大局的分析,对于人性的把控,都超过了我。
  黄槐站起来,说:“要学的地方多着呢,但是,首先,你得有家底,人出来做生意,不能没有家底,底子厚的人,才不会被束手束脚,所以,你再考虑考虑吧,四大家族,是你不二的选择,我们的家底有多厚,是你永远想不到的,你看看何川,他一败涂地,回来之后,照样东山再起,年轻人,聪明是有的,但是不要瞎聪明。”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我现在回盈江,把该处理好的事情,都处理掉。”
  陈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我离开了房间,解开自己的领结,深吸一口气,妈的,缓过来了,哼,那就走着瞧,我看你们有多少家底!
  二十一个商户,只有一个人敢出来买我的原石,而且,还是憋着劲出来买的,我可以用可悲两个字来形容,我的名誉虽然好,但是也架不住市场啊,他们也不傻子,人家说了不要,就算我说一千道一百,他们也不敢买,就是害怕砸在手里。
  刘辉挑了料子,把料子放在秤上,我看着,两百万一公斤,两亿,也就只能买两百公斤,这石头比黄金还要贵几百倍,但是就是有人买,为什么?因为只要赌赢了,这背后的暴利是可怕的。
  但是,赌石比赌博要可怕的地方在于,十赌九垮,没有人能确定这翡翠原石里面到底是什么。
  我看着他挑的料子,皮壳都是非常紧致的,没有裂纹的,雍曲种的料子,只要出色,就是满料,但是料子是暗系的,所以这个色,反而不是强求的了,反而雍曲种的料子,对种水的要求特别强烈。
  我看着十二块料子,都是将近十几公斤一块的料子,我看着他,我说:“你也是豪赌,两亿也是大钱了。”
  “两亿算什么?我们这里那个没有几亿身家,但是,跟马帮不能比啊,他们该欺负我们,还是欺负我们,妈的。。。还不如豪赌一次,万一暴富了,我操他妈的。。。”刘辉红着眼睛说。
  我听着就颇为感慨,赌石圈的人,基本上都是小有财富,你像瑞丽赌石街上的那些老板,那个手里面没有点底子?别看不起街边摆摊的,只要卖出去,就是百万身家。
  别看你有个几亿,十几亿的,但是在赌石圈,你是家有黄金万两不如翡翠一方,有多少钱都不算钱,赌石圈,就是个少钱的行业。
  我说:“祝你好运。。。”
  他伸出手想跟我握手,但是突然想到自己的手上还有石膏,就缩回去了,没说什么,让伙计们带着料子就走了。
  我看着刘辉走了,我就说:“好了,切,都给我切了,对半切。”

  张奇带头去选料子,我坐在椅子上,其他人都站在边上看,仓库里六吨料子,堆的跟小山一样,但是其实算下来,也没多少,顶多几百块原石,这石头吧,别看数字挺大,但是其实没多少。
  “邵老板赌石豪气啊,什么都不看,也不说什么表现了,直接切。。。”
  “这一刀切过瘾啊,有眼福。。。”
  “是啊,不愧是赌石大王,这切料子跟切西瓜似的,这切的都是一百万一公斤的料子啊,豪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