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2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只要把生意谈成了,我有了周转的资金,这样的话,我就能跟他耗,我现在没钱耗不起,耗一天,我就损失好几百万,我耗的起吗?他耗一个月,就给我耗死了。
  “贱人,别他妈逼我玉石俱焚。”
  车子在晚上七点钟开到了珠海,我们在珠海明珠见面,这是一家海上餐厅,是一艘货轮改装的餐厅,不算豪华,但是僻静,船上有包间,也有下放的小船,我走进去之后,见到了阿贵,他说:“邵先生,老板定了小船,请。”
  我跟着阿贵一起进了船舱,从船舱走进下放的小船,船不是很大,也就是一个包厢的空间,但是很平稳,固定在货轮上,里面像是平地一样。
  我闻到了海鲜的香味,朝着桌子上看了一眼,都是海鲜,王贵说:“坐吧,货呢?”
  赵奎把料子放在桌子上,王贵看了一眼,说:“哎呀,这个工不错,有大师风范,你找的谁啊?”
  “你本家,一个王姓的大师。”我笑着说。
  王贵拿着料子,左右看着,说:“风花雪月,可惜啊,没有完成,也没有抛光,时间是短了点,如果能在有一段时间,把料子完成了,这块料子的工费就得好几十万那,真细致,应该是个女人啊,要不然,这些细节是做不出来的。”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王贵果然是卖成品的,对于料子的工看的很仔细,我说:“人什么时候到?”
  “八点那,说了八点的飞机下,可能会迟到吧,不过,你别急,在怎么急,也得过了今天晚上吧,是不是?”王贵说。
  我点了点头,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这里挺隐秘的,一般人想不到这里,我现在也沉心静气,不能急躁,越急躁,就越是会出乱子。
  这个时候,阿贵说:“老板,人在外面。”

  “啊,来了,邵飞,跟我一起出去迎接一下吧。”王贵说。
  我点了点头,这次生意很重要,所以,我需要出去亲自迎接,做生意我没有经验,但是我知道周会长说过,做生意之前,要先学会做人,你处处礼貌,首先就给人一种好感,这样,生意也就好谈了。
  我跟王贵一起出去,到了码头上,看到毕叔带着人下车,我借着灯光看了一眼,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打扮也挺讲究的,我跟王贵就笑着走过去,这种年纪的人,应该知道雍曲的料子是好料子,所以,我心里很有信心说服他。
  突然,我看到一辆车横冲直撞的冲了过去,把毕叔的几个人给撞到了,毕叔抓着对方要走,但是从车上下来几个人,朝着对方就砍了过去。
  “快,快救人。。。”
  我吼了一句,赵奎张奇还有阿贵快速的冲上去,但是距离很远,有一百多米,我咬着牙,看着对方被砍倒在地,对方的速度很快,砍了几刀之后,他们直接上车,扬长而去。

  我看着离开的人,这速度,才两分钟不到,妈的,可怕。
  我快速的跑过去,看着地上的人,已经倒在血泊了,我握紧了拳头,很愤怒,不停的骂着。
  陈发,一定是陈发。
  黑手发果然不是白叫的,你狠!
  沈老板的死,是意外,我虽然内疚,但是不会过分记在心上,对于陈发,我也只能说,有仇必报,只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陈发的力量,比我想的要强大的许多,他能找人在安保这么严格的珠海,悄无声息的,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砍死了沈老板,又能让联系我跟香港那边的人毕叔闭上嘴,所以,他是两岸三地通吃。
  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坐在车里,一言不语,陈发很厉害,一个在翡翠市场上经营了几十年的人,不是我这个小毛头能比的,我有的优势,也只有货源而已。
  对于在缅甸开矿,陈发为什么不去?并不是因为他没有钱,没有人脉,因为他深深的知道,开矿是一个无底洞,就跟赌石一样的,赌石就是一个坑,一个见不到底的坑,你会赚钱,但是通常,赌石的人,输的比赚的多。
  我一晚上没有睡,跟他们两个在车里坐到了天亮,人,还是我们三个人,但是几年的磨砺,让我们三个人都改变了,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大堆的伤疤,按照道理说,我们应该成长了,成熟了,但是有时候还是幼稚的可以,还是没有退掉那股稚嫩的气息,想事情,想人,有时候还是以自己的想法为主,而忽略实际。
  我看了看时间,就打开车门,他们两个醒过来,跟我一起下车,我们朝着四联玉器大楼去,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是小事一桩,但是如果能看的懂的人知道,这不是小事,而是极为有手段的事情。
  陈发是个有手段的人,这手段雷厉风行,让你想不到,而又果决干脆,让你输的连北都找不到。
  这一句,我又输了,加上缅甸那块原石的事情,我被他连下两城,实力高低,可见一斑。
  我到了玉器大楼,坐上电梯,我们三个朝着陈发的办公室走,很快,我就到了办公室,秘书看到我,就过来给我开门,看样子,陈发已经准备好了。
  门开了,秘书让我进去,我走进去之后,他们两个在外面守着,在办公室里,我看到了两个人,陈发,黄槐,两个人在吃早茶,我说:“陈先生,黄先生。。。”
  我打了声招呼,两个人都抬头看着我,陈发把筷子放下,用茶漱了漱口,黄槐没有看我,依旧吃他的东西,广东人对吃的非常讲究,尤其是早茶,我看着桌子上,放着很多精美的广东早点,很美味,但是我没有任何食欲。
  气氛有点冷,事至如今,我居然没想到,我居然还有今天,居然还要像个刚出道的毛头小子一样,站在两位大佬的面前,等着他们说话,所以,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今天才算是领教了。

  “人性最大的讽刺是什么?就是,我把你当人,但是,你自己却做了畜生。”
  我听着陈发平淡的说着,心里很刺痛,他当然是在骂我,我看着陈发,我没有说话,他把擦嘴的毛巾放下,坐在办公椅前,说:“坐吧。”
  我点了点头,就坐在沙发上,黄槐走过来,拿了只烟给陈发,然后两人点着,抽了起来,我看着两个人的样子,很悠闲,心里就很憋,那种感觉,像是输了要任人宰割一样。
  “邵飞,我一直都把你当自己家人看待,但是,你呢,总是跟我唱反调,做一些,让我不高兴的事情,以前,我总是觉得,放纵你一点,让你保留你的天性,让你能创造出更多的奇迹,但是现在我觉得应该收回了。”陈发说。
  我一直对于陈发的看法都错了,他一直都把我握在手心里,脖子上给我栓一条链子,我之所以能跑的那么远,是因为他没有收链子,现在,他收了链子,我就被拽回来了。
  而至于是做狗,还是做人,全看我自己的选择,显然他前面更愿意让我做人,但是。。。。
  “东南亚的市场,都是我们广东跟瑞丽控制的,虽然有点小鱼小虾在蹦跶,但是坏不了我的大事,你的料子,只能卖给我,别人不行,如果你还是不同意我的话,我们可以在较量较量。”陈发说。
  我立马说:“不用了陈先生,我们可以去盈江看料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