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2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电视里,最常见的女医生画面,而他此刻,竟然把蕾蕾和这个画面融合起来。
  从彤下班了,看到顾秋傻乎乎的望着蕾蕾,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她马上就拉下了脸,拍了顾秋一下,“大**,这个你也看啊!”
  顾秋缓过神来,“啊,你回来啦?”
  从彤白了他一眼,“蕾蕾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顾秋的脸红了,“你瞎说什么?”
  “还不承认,我都捉了个正着。”
  顾秋说,“我在想蕾蕾以后的事呢,我准备让她去医科大学,把现代医学和苗寨医学相结合。到时去夏芳菲的公司,以她现在的潜质,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从彤有些怀疑,“你真是这么想吗?”
  顾秋说,“还能怎么想?”
  从彤道:“你怎么比我先回来?今天这么闲?”
  谈到工作,顾秋就漫不经心道:“没事,我给自己争取了几天假期。”

  从彤问究竟是怎么回事?顾秋就把这事说了,从彤道:“那你可清闲了,我告诉你啊,出去不可以喝酒。”
  顾秋点头,“这个放心,我哪能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从彤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她就对蕾蕾说,“你跟着他去,不要让他喝酒。”
  蕾蕾说,“好吧!”
  顾秋摇头,“你就陪从彤姐在家里,我很快回来的。”
  最近,顾秋还是没有让蕾蕾一起去了。他此去公干的第一站,就是南川。
  约定了夏芳菲,与她晚上见面,顾秋想顺便谈谈公司的情况。
  夏芳菲最近挺忙的,公司与白若兰签了合同,第一批产品就要上市了。这段时间正在铺天盖地做广告。
  顾秋给她四百万,这点钱连广告费都不够,所以她要利用自己以前的人脉,为公司的产品做不要钱的广告。

  接到顾秋的电话,她答应晚上赶过来。
  顾秋闲得没事,就在南川市开了个房间,躺在床上睡大觉。象谭经山他们那边,只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根本没必要走一趟,他之所以如此要求,只是想为自己争取点时间。
  没想到夏芳菲晚上八点还没到,顾秋饿慌了,准备去楼下吃点什么。
  夏芳菲风尘仆仆来了,两人在门口碰面。
  顾秋说,“你吃饭没?”
  夏芳菲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起桌上的一杯水就喝下去,“哪有时间吃饭,你叫人送上来吧,我不想下去楼跑了。”

  顾秋就折回来,打了电话叫餐。
  他跟服务员说,“来瓶红酒。”
  夏芳菲坐起来,解了那件紫色的羽绒服,露出一件黑色的桃子领毛线,这样的装扮,让她灯光下格外耀眼。
  夏芳菲的身材,他可是见过的,那种雪白诱人,令人无法抵挡。夏芳菲把衣服扔在沙发上,对顾秋说,“你怎么也没去吃饭?”
  顾秋说,“我睡了一会,哪想到你现在才过来。”
  夏芳菲拿出包里的好多资料,“忙死了,天天跑卫生局,跑单位,跟人家签合同。”
  顾秋接过资料一看,“什么时候上市?”
  夏芳菲说,广告已经做起来了,估计在元月一号上市。现在我们跟医院合作,由他们来。
  顾秋道:“那你不是把利益的一半让给他们了?”
  夏芳菲说,“没办法,我们没有自己的渠道,只能借助他们的平台。”
  顾秋说,“好吧,你全权负责,我相信你能做得更好。”

  夏芳菲说,“我还真指望有个人帮帮忙?”
  顾秋说,“要不我辞了工作,过来帮你?”
  “那怎么行?你能混进体制内,成为最年轻的副县长,将来前途无量,来干这种事情,那是因小失大。”
  顾秋说,“我才不稀罕当什么官,其实做一个成功的商人也不错。更重要的是,能跟芳菲姐在一起。”
  夏芳菲说,“又来了,你什么时候想见我,见不到吗?”

  顾秋笑了起来,蛮有深意的望了眼夏芳菲胸部,圆领的毛线下,呈现出一道浅沟。
  送餐的服务员来了,顾秋打开门,让服务员走进来,把饭菜和酒放下。
  顾秋支起两只杯子,“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下。过几天跟我回清平县参加那个庆典。”
  夏芳菲说,“我不想去。”
  顾秋说,“去吧,去吧!去体验一下生活。”

  夏芳菲端起杯子,无奈地应了句,“好吧!”
  两人喝着红酒,顾秋的目光落在夏芳菲身上。三十多岁的人了,还那么漂亮。以前只知道她是电视台的台柱子,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夏芳菲给他的感觉又有些不同了。
  尤其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不少暧昧。
  顾秋见到她,心里总有些悸动,说真的,不动心才怪。上次放过了她,让顾秋一直耿耿于怀。
  夏芳菲饿了,端起饭就吃,却见顾秋望着自己,她抬起头,“你看什么?我哪里不对啊?”

  顾秋说,“没有,太美了。”
  夏芳菲瞪了他一眼,“吃你的饭吧!”
  顾秋说,“都说秀色可餐,我不饿了。”
  夏芳菲不理他了,匆匆扒了几口饭。
  顾秋一直观察着她,原来夏芳菲饿急了的时候,也会很匆促,看她现在吃饭这样子,一点都不秀气。
  很快,她就吃了大半碗饭。
  顾秋也吃了小半碗,两人喝着红酒,夏芳菲的脸上渐渐红晕起来。
  顾秋端着杯子,“芳菲姐,我敬你!”
  夏芳菲问,“你又想使什么坏?”
  顾秋笑了起来,“哪能呢?我是那么坏的人么?”

  夏芳菲娇嗔道:“你还不坏,坏透了。”
  顾秋一脸笑意,跟她干杯。
  酒足饭饱之后,顾秋收拾一下残局,坐到夏芳菲的身边,深呼吸了一下,“真香!芳菲姐,你这是什么香水?”
  他当然知道这叫什么香水,他是故意问的。夏芳菲说,“法国的牌子,还行吧!”
  日期:2018-01-17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