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2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长碰到谢主任,两人就说起这件事。秘书长说,以前老板当常务副县长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现在当了县长,反过来不一样了,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谢主任只是笑,笑什么呢?
  他可是最明白其中的道理,亲力亲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很专权,舍不得放权,把权力抓在自己手里。
  因此下面的副县长,不过你做什么决定,都要过经他点头。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没有人敢私自作主,必须通过他。没有他的同意,你这事情就做不成。

  当然,这样做很累。
  可他愿意,你又有什么办法?
  请柬发出去之后,顾秋马上就接到谭经山等人的电话,“顾县长,这是什么意思?请我们去清平县参加这个仪式?”
  顾秋说,“我不知道啊!具体什么事情?”
  谭经山就说了,“他们发请柬给我,叫我过来参加你们的庆典。”
  顾秋说,“那你就来吧!”
  谭经山道:“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事呢?来不来,我还不能确定,不过我得问问你,究竟是什么情况?”
  顾秋说,“我不太清楚,你还是问发贴子给你的人。”
  这样的电话,接到好几个,夏芳菲也打电话过来,因为那四千万巨款资金,都是从夏芳菲的公司帐上打过来的。
  她问顾秋,“要搞庆典了?”

  顾秋说,“应该是,你也收到请柬了?”
  夏芳菲在电视台混了这么久,什么没见过?她听说顾秋都不知道具体内容,她就说,“那我回了他们。”
  回了人家,这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
  但的确有好多人回了清平县政府,回了他们的原因,主要有几个。一是清平县这地方,连象样的酒店都没有,客人来了住哪?
  二是在他们心里,清平县这地方,没什么值得兴师动众的。还有就是,他们也不知道这庆典会上,有什么环节。
  秘书长接到一封又一封的回涵,包括捐款最多的夏芳菲公司,他就郁闷了。
  跑过去问县长,“他们很多人都不愿意来,拒绝了我们的邀请。”
  县长头痛了,不愿意来,怎么办?
  他们不来,这戏不好唱啊。
  县长喝着茶,说,“让我想一下。”
  秘书长走了后,他考虑了很多因素,原本想抓起电话,给顾秋打过去,一想又觉得不妥。
  他就来到曹书记办公室,跟曹书记说,“书记,这次庆典会上,我觉得有必要增加一个环节。”

  曹书记说,“你想到了什么好点子?”
  县长说,“我觉得应该把这些赞助商都拉过来,给他们戴着大红花,让他们在台上讲几句话。”
  曹书记道:“这是最起码的程序啊!人家捐了这么多钱,我们工程峻工了,当然要请他们过来。”
  很多商人非常明白这个道理,平时也刻意做一些慈善事业,他们这么做,还不是为了露个面,提高一下知名度?
  可这次奇怪了,他们居然不愿意抽空过来。
  县长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看这样行不?这件事情,就交给顾秋同志去办,我们在家里搞这个准备工作做好。”

  曹书记说,“这个没问题,你直接跟他说就是。钱是他筹过来的,面子也是人家给他的,由他出面很合情合理。”
  县长说,“要不由你跟顾秋同志说一声,我最近手里的事情挺多的。下午还要去现场看看,有些心事不亲自过问,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曹书记说,“没这个必要吧?凡事都亲力亲为?下面那么多副职,他们就是你的帮手,你完全可以让他们去管。”
  当领导的,哪能事事亲力亲为?
  可县长说,“我何尝不想这样?本来这此事情,都可以交给顾秋同志去办。可顾秋同志身体不适,我不能加重他的负担。别的同志也反映,他还是太年轻,怕他经验上不足,缺乏考虑。”
  县长的话,倒是合情合理。

  主要是考虑到顾秋身体不适,这可是为顾秋着想啊!
  曹书记也觉得,他这人蛮不错的。能关心,体贴下面的人。有这样的领导,应该是件好事。
  曹书记说,“这是工作方法问题,好吧,你去忙,我抽个时间跟他说说。”
  县长走了,顾秋就接到曹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
  曹书记说,“你现在有空吗?有空就过来一趟。”
  顾秋说,“我天天空,随时都可以。”
  到了曹书记办公室,曹书记就问他的身体状况,顾秋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我没事,你看我身体不是很好吗?”
  在体制内,身体不好,也是个硬伤。顾秋没想到自己这点小毛病,就成了他们最关心的话题。
  曹书记跟顾秋道,“庆典马上就要开始了,那些赞助商我们要感谢一下,你抽个时间,把这个事情落实一下吧!”
  顾秋一听就明白了,肯定是遭人拒绝,县长不好意思跟自己讲,又来求曹书记。
  刚开始,他不是说了嘛,让自己把名单拟定一下,由秘书长去办这事。碰钉子了吧?顾秋在心里笑了。

  这些人脉都是顾秋积攒起来的,现在你要挖走,可没那个本事。顾秋就把话说明白了,故意很惊讶的说,“不是由秘书长在弄吗?县长明明说,叫我把名单拟一下,交给秘书长,怎么又扯回来了呢?”
  曹书记这才明白,县长在中间绕了一个大弯,他是提防着顾秋呢?想到这里,曹书记还叹了口气,至于吗?
  你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跟年轻人计较。再说过几年,你我还不得都要退休,这舞台迟早得交给他们年轻人,防着他们有什么意义?你能当一辈子的县长吗?
  可曹书记当然不能这样说,只是对顾秋道:“既然他们办事不力,你就多辛苦一下吧!”

  顾秋说,“那行,我就去跑一趟,这样有诚意些。”
  曹书记当然同意,“你去吧!争取早点把事情落实。”
  顾秋回到家里,翘着二郎腿,点了支烟,很悠闲的抽着。
  蕾蕾在洗衣服,自从跟着顾秋他们出来之后,蕾蕾早就改变了原来的装扮,完全融入了汉族这个大家庭。
  十七岁的妹子,水灵水灵的,有着天仙妹妹般的灵气必人。她白天去上课,学电脑,也钻研医书,打算继承爷爷的传承。
  顾秋有种打算,把她送到医科大学去深造一翻,把苗寨医术发扬光大。但是蕾蕾现在不想离开这里,她要等到顾秋头内的淤血完全清除,才离去上学。
  顾秋分析,以后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所以让蕾蕾打好基础。今天的蕾蕾穿着一条七分裤,低腰,上身一件浅花色的小背心。
  这是她在家里,最常见的打扮。蕾蕾这年纪,一直走青春路线。她在搓衣服的时候,腰间的皮肤露了出来。
  由于这条裤子是低腰的,白白的小屁屁也能看出一点,顾秋看着她的模样,不忍想起了当年在悬崖边上救下她的那一刻。
  顾秋抱着她的腰,冰凉冰凉的,很舒服。当时的蕾蕾吓呆了,闪着两只惊恐的大眼睛看着顾秋。
  两个人在悬岸上,贴着很紧,顾秋能够很明显感觉到她胸前那两团坚挺的刺激。

  不知为什么,顾秋心里突然构画了一个伟大蓝图。似乎蕾蕾穿着白大褂,拿着文件朝自己走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