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1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这种形式主义的安排,顾秋觉得索然无味。以前跟杜省长出来视察,顾秋对这些套路非常了解。
  下面的人,为了讨领导的欢心,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他看着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一切,不禁暗自摇头。
  什么时候能做到,表里如一,不弄虚作假,把最真实的情况,很直观的展示出来,这样就好了。
  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你想看到最真实的一面,除非你悄悄地下来看,不惊动任何人。
  真相,往往被埋在土里,领导看到的,只是最表面的现象。
  不过自来水工程,的确进展不错,因为全县的力量都投进去了,必须在今年把项目抢出来,在今年年底,要实现全县有自来水供应,结束清平县无自来水的时代。
  市长在工地上走了几步,又跟一位民工说了几句话,记者纷纷拍照。
  大约一小时左右,全军撤退。
  众人返回县城,市长热得不行了,回到招待所里打空调。
  在市长休息的时候,代县长去请示,问秘书晚上的节目怎么安排?
  秘书说,“老板喜欢跳舞,如果有机会的话,安排一下吧!”
  代县长说,“这个没问题,我们马上就可以安排好。”
  秘书笑了笑,说代县长很机灵。

  代县长悄悄塞给他一个信封,秘书不露声色,将信封收了起来。
  晚上又是陪酒,市长的酒量不错,但他很少喝。
  吃饭完,顾秋以身体不适为由,早早撤退。代县长和曹书记等人奉陪到底。
  舞会的时候,曹书记发现,代县长居然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两位知名人士。这些人在市里都很有名气的,而且个个漂亮惊人。
  她们的出现,让晚会的气氛达到了高朝。
  顾秋回到家里,从彤和蕾蕾在客厅里说话。看到顾秋回来,从彤急急问道:“你怎么就回来了?不是说市长来视察工作,你不要陪市长吗?”
  顾秋说,“我提前回来了。实在呆不下去。”
  从彤说,“这样也好,省得你跟他们折腾。”
  这天晚上没什么事情,顾秋早早睡着了。倒是曹书记陪到十点多,大家都相继散去。
  第二天,市长一行就离开清平县,走的时候,很高兴地表扬了代县长。还肯定了清平班子的协调能力,表示很看好清平县未来的发展。
  市长一直,曹书记就很生气。

  秘书劝他,事情都过去了,就这样算了吧,不要再去提。人家做了好,你没必要去做个丑。
  秘书倒是真心劝曹书记,而且他说的话也在理。
  代县长把这个好做了,市长也非常高兴,你就不必要去再提这件事,惹得大家不痛快。
  对秘书来说,这倒是其次,要是代县长给上面打小报告,这就大大不妙了。市长肯定会对曹书记有意见,说他这个人不行。
  曹书记叫秘书去查账,秘书回来报告,代县长从自来水专用账户上,提走了五十万。

  这五十万显然是用做了交待费,而这次的总花费,已经超过了一百万。这件事情,顾秋一直不知情。
  十一月份人大会的时候,代县长如愿以偿,成为了清平县县长。终于把这个代字去掉了,代县长开会的这段时间,眉飞色舞,精神抖擞。
  正所谓,人逢喜欢精神爽,不过顾秋发现,他对每个人都微笑,就是不对自己笑。
  每次开会,或平时在走廊上碰到了,他的脸都崩得很紧。就算是顾秋喊他,他也只是嗯一声,崩着脸回办公室了。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顾秋觉得好可笑。

  不知不觉,已经有二个人不理自己了。第一个是副书记,在自己被组织任命为常务副县长时,他就不搭理自己了。
  现在又多少一个,顾秋心里想,他们为什么如此提防自己?
  十二月底,自来水工程,终于峻工。
  县里要搞一个庆祝仪式,还请了市里一些领导。为了搞好这个仪式,在县里一个草场上,安装了一个很大的喷头,到时仪式开始,由市长,或市里的领导亲手来打开这个阀门。
  到时自来水通过管道,从这个喷头里洒出来,滴滴雨露,普洒这片广场。然后有人会打开所有的阀门,让广场上所有的喷头都出水,形成一个美丽的图案。
  对于这个方案,曹书记很抵触,反对这样铺张浪费,因为搞这么一个仪式,又需要花费上百万。
  县长在筹划中,决定请市电视台的台柱子过来当主持人,然后还请一些明显过来助阵,把这个庆祝仪式场面搞大。
  曹书记很不悦,说了句,华而不实!
  上次他私自改变接待方案,擅自提高规则的事,自己还没跟他算,现在又搞这一套,被曹书记狠狠的批了一顿。
  顾秋也发现,县长这个人,越来越喜欢做表面工作,搞弄虚作假那一套。他也说,清平目前这状况,根本不可能搞面子工程。自来水工程完工了,简单庆祝一下就行,没必要搞这么复杂,劳命伤财。
  可县长不高兴了,认为顾秋不支持他的工作,跟别人说,顾秋这个人心态不好,居功自傲。
  搞这个庆典,有一个环节,就是要把那些赞助商都请过来,给他们戴上大红花。然后在台上发表一段讲话。
  当然,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想把这些商人拉过来,看看能不能在清平搞点投资。县长这点小心思,顾秋还是明白的。
  他让秘书将顾秋叫过去,提到了这件事。
  说话的时候,一本正经,表情严肃。

  “顾秋同志,你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弄?”
  顾秋还没说话,县长道:“我们考虑到你身体原因,你就把这些名单列出来,交给秘书长去办吧?”
  刚才还在问顾秋,这件事情该怎么弄,这会都不给顾秋一个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把他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顾秋呢,哪能不知道他心里的算盘?

  其实政府机关在某种程度上,跟公司的性质是相同的。这些赞助大都是顾秋拉过来的,也可以说,这是顾秋个人的业绩。现在让你顾秋把这些名单交出来,有没有抢客户的嫌疑?
  县长的心里,的确这么想。他盘算着,只要这些赞助商到了清平,由他来组织,跟这些赞助商谈话,自然就会增加彼此间的感情。说不定,真能拉过来一些项目。
  到时这些项目和投资,都是他这个县长的功劳了。
  顾秋听他这么说,也没反对,“行,我回去就把名单理一下。”
  顾秋将名单整理出来,交给秘书长。
  秘书长拿到名单,又回到县长办公室,跟县长说,“我们是以县政府的名义发呢?还是要求顾县长签字?”

  县长有些不悦,“这个需要签字吗?这是清平县政府请他们过来参加这个仪式,跟个人无关。”
  秘书长明白了,“那我马上去拟定请柬内容。”
  把请柬写好,交给县长过目。秘书长也觉得奇怪,最近县长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连这样的小事,也要看一眼才放心,这样做是不是太累?
  秘书长本来想劝,还是打住了这个念头。
  下午,这些请柬都发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