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3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训练基地的事情,好光鲜的海警第一师把屁股露了出去,如何不叫人生气丢脸。
  政委低吼了一声:“都通知完了没有?”
  值班参谋道:“通知完了,所有的基层单位都进行了电话通知。但是李政委离开训练基地之后去向不明,我们查不到他的行踪。”
  政委冷冷地说,“他搞过特种部队,干过情报工作,凭你们能查出他的行踪那才见了鬼呢。不要浪费功夫了,再梳理一遍,务必每个基层单位都要通知到,做好准备,再出问题,我要向李政委检讨了!”
  “是!”
  值班参谋带着人马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随即,他们又用最快的速度给每一个基层单位打了第三个电话,强调了要求。师部值班室三次去电通知所有基层单位同一件事情,这样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
  岗亭边防派出所自然也接到了电话,师部值班室不可能把一个正营级单位给忘记。
  但是!
  接电话的是一名协警,他午多喝了两杯,挂了电话去找所长和教导员,所里那都三层小楼转了一圈没找到,他坐下抽根烟想着等所长教导员回来再报告,结果忘了。

  这么着,岗亭边防派出所错过了唯一一次机会。
  好在2030D是普通涂装,好在猎豹车在当地民间有很多,尽管2030D是不显山露水的3.0V6发动机,但外观不仔细看很难区分开,对这一类车不熟悉的人更是无法从外观看出什么来。
  车子进了岗亭镇。
  和大多数乡镇的镇区一样,建筑物围绕着一条主干道建设,另外有好几条交通道把住宅区分成好几块,沿着主干道下一个坡能看见码头。泊位停满了作业归来的渔船,几乎都是近海渔船,也几乎都是在北部湾作业的渔船,早出晚归打一船回来,然后休息一下,花掉几个小时的时间把收获分门别类,差不多到了凌晨三点的时分,然后冰冻车会在码头停好,把新鲜的海鲜进行装载,接着送到各个地方的水产市场,或者直接送到固定客户手里。

  收获好的会在午时分回到码头,捕捞的水产会在下午岸,但较少。
  因此,李牧三人到了码头那里之后,只看见寥寥的几艘渔船在和冰冻车进行接驳,他们也都是要用许多人力花掉几个小时的时间把收获分门别类,以不同的价钱出售。
  能够看到边防码头,那里停着两艘执法快艇。
  岗亭边防派出所在正对着码头的院子里,三层蓝色的小楼很显眼,楼顶旗杆飘扬着的国旗更显眼。

  王国庆把车停在了岗亭边防派出所附近的小卖部前面的树荫下,小卖部前面有几个老百姓坐在那里抽烟聊天,远处能看见简陋的客运站,有三两台巴车停在那里,从这里发车经过县城到县城,没有直接到市里的车。
  气势非凡的年轻男子出现是引来了注意的,这么一个小镇谁不认识谁,更何况李牧的官是越来越大了,在高位的时间长了,以前在前线养成的杀气内敛了之后更显得整个人气势非凡,当领导时间长了之后自然有位者的气势。加身边的王国庆和宋小江都是经历过血战的人,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他们的不一般。
  李牧径直的朝边防派出所走过去,王国庆和宋小江紧跟着。
  小卖部前面闲聊的老百姓指点着窃窃私语,纷纷猜测着他们的身份。当地的老百姓们是都知道的,开猎豹车的人,不是政府是部队,要么是黑社会。政府机构的猎豹车淘汰得差不多了,大多是原装进口的三菱,部队的几乎都是猎豹,但要么是迷彩涂装要么挂着白底黑字的军牌。
  于是,李牧三人被当成黑社会了,又是去往派出所,没准是保释什么人或者办什么事呢吧?
  注:月票……
  刘胜宝在一楼的值班室里坐着,双脚翘起搁在桌面,捧着手机在那玩,空调开得足足的。这秋老虎可不得了,尤其是地处热带的陆南市,早冷午热到恨不得剥了皮。
  一名农村妇女在外面的长板凳那坐着,手里紧紧捏着用塑料包包裹起来的资料,脸是焦急的神态,左看右看。她的小孩坐在身边手里拿着一个包子在啃,啃一口看一眼啃一口看一眼爱不释手,却是全然不知道母亲的焦急。
  “干部,我这个事情什么时候能办啊?这天都快黑了,我还要回家做饭呢。”妇女战战兢兢的走过去透过窗口问值班室里的刘胜宝。
  “我跟你讲过了,户籍干警不在,你明天再来吧。”刘胜宝抬起头不耐烦地说,又低头去看手里的手机。
  妇女哀求着说,“我这都来三趟了,怎么每次来户籍干部都不在,我这个事情什么时候能办啊,再不办孩子要被赶出学校了。”
  刘胜宝抬起头满脸的厌恶还带着气,“我说你怎么回事啊,你自己都说来三趟了,加之前的有七八趟了吧。都跟你说了你这个事情办不了。孩子学了才着急,早干嘛去了。你这属于超生你知道不知道?”
  “我,我交钱,我认罚,孩子不户口不行啊,学校赶出去读不了书了。”妇女急得都快哭了。
  眼看着第一个学期都要过去了,学校下了通知,再不户口,孩子学籍没法搞,学校也不能收。
  小孩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在那里啃肉包子,啃一口看一眼啃一口看一眼。
  “读不了书和我们派出所有什么关系?要怪怪你自己。行了行了你赶紧回去吧,我们快下班了。”刘胜宝赶苍蝇一样挥着手。
  妇女急得原地没意识的来回走动,却半天不知道如何来说这个事情。她是不甘心回去的,返回去坐下,把孩子搂了搂,心疼得不行。
  刘胜宝捧起手机回了一条微信语音:“晚哪喝啊?”
  然后手机凑到耳朵那里听回复,笑了笑,他说:“行,我请客,等着,马下班了。没办法啊今天值班,不然早走了。”
  妇女坐在那里眼泪都要下来了,满脸的无助。
  李牧举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妇女,目光在小孩身停留了一下,小孩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李牧看——这个叔叔真好看。
  刘胜宝看见有人来,打量了几眼,慢慢的把手机放下来,盯着李牧看。哪怕是穿着普通的便装,李牧那股不怒自发的气势也是很明显的。
  “同志,有什么事?”刘胜宝没有什么好脸色,有气势有什么用,什么也没自己身这身皮牛-逼。
  李牧打量了一下周遭,一楼原本应该有的两个窗口都是没人的,很安静,剩下一个值班室的辅警在。
  “你好,我问一下,月票怎么搞?”李牧弯了弯腰微微笑着问。
  “月票?”刘胜宝皱眉,“哦,你说月票。这会儿下班了,明天再来吧。”

  说得不假思索。
  李牧看了看时间,说,“这会才四点,没到下班时间。”
  “我说下班了下班了,你怎么回事,赶紧的走。”刘胜宝不耐烦地挥手。
  身边的王国庆还算稳重,宋小江忍不住要去抽他了,谁给你胆子这么跟首长讲话的!
  李牧笑得很谄媚,道,“大哥,我是龙哥的人,呵呵,抽烟抽烟。”
  日期:2017-08-30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