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1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冰雪聪明的从彤,当然从这些痕迹上面,看出了陈燕对顾秋的感情。陈燕和顾秋之间的事情,大部分她是知道的。

  又这样熬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十点多,结果出来了。
  陈燕和从彤一起去拿的结果,医生说,“问题有点麻烦,他的头部经过撞击,产生了一个指甲大小的淤血,正是这团淤血压迫着神经系统,让我们束手无策。”
  从彤问,“那能不能手术?”
  医生说,“手术也是个麻烦,以我们目前的医疗技术,很难做到百分之百的把握。要不你们去大城市看看?”

  听到这句话,从彤很伤心。
  陈燕又问了一些很细的问题,了解到最全面的情况后,两人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在路上,从彤看着陈燕,突然泪眼汪汪。“陈燕姐,我们怎么办?”
  陈燕说,“会有办法的,天无绝人之路。”
  陈燕想了想,“要不去找老神医?”

  也只能试试了,看看老神医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正要回病房,白若兰打电话过来。
  从彤抹去泪水,接了她的电话,白若兰说,“我就在医院门口,你告诉我具体的病室。”
  白若兰来了,从彤把地址告诉他,果然不到十几分钟,白若兰就带着鲜花和秘书过来了。
  顾秋躺在床上,正觉得无聊,病房的门被推开,陈燕,从彤,白若兰三人走进来,顾秋呆了呆,不可思议的看着从彤,“她怎么来了?”
  白若兰把花放下,看着顾秋,“你真有福气,能让从彤姐姐对你如此死心踏地。”
  顾秋道:“你什么意思?过来就是损我?是不是希望我有事?”

  白若兰笑了下,“我可没这个心思,是你想多了。”
  白若兰对从彤说,“是什么情况,要不要去新加坡看看,那里的环境和医疗设施都要好些。”
  从彤没说话,陈燕道:“看看再说吧!”
  白若兰下午有事,她给了从彤一张名片,“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从彤姐。”
  从彤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白若兰挥挥手就要出门了,走到门口,她突然回头,冲着顾秋说了句,“哦,我忘了告诉你,我决定再次无偿捐助二千万,赞助你们这个自来水工程。”

  顾秋听到这句话,颇有些意外,不还他还是跟白若兰说了句我代表清平县几十万群众谢谢你!
  白若兰带来这个意外的消息,令顾秋欣喜不已,她承诺再次赞助二千万,这无疑给清平县自来水工程雪中送碳。
  顾秋在医院呆了三天,做了很多检查,最终的结果还是省城治疗不了,只能去京城或其它大城市里试试。
  顾秋说自己没事,不想再去跑了,反正又不会死人。从彤坚决不答应,强烈要求他去京城复查。

  陈燕呢,心里很矛盾,她很想跟二人一起去京城,毕竟顾秋与她的关系摆在那里,可她要是去的话,又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从彤呢,对陈燕说,“陈燕姐,你能不能请个假,跟我们一起去?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陈燕的确有些为难,自己夹在两人中间,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她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去。
  虽然她舍不得顾秋,可毕竟要顾忌一些东西,不能太露骨了。所以陈燕说,自己恐怕没时间。
  而顾秋坚持,先找老神医看看?

  从彤却坚持,先到京城检查一下,再回来找老神医。
  她的理由是,老神医就算是有办法,他的办法也比较慢。不能在短时间内,把问题解决掉。
  而医院里的方法很直接,如果手术成功,可以说一劳永逸。只有半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就可以了。
  顾秋拗不过她,只得同意去京城求医。

  花了五天时间,在京城大医院里做了所有的检查,医院方面几位专家开了个会,研究了一下顾秋这情况。
  他们一致认为,手术有风险,而且这个位置不好草作。也有中医专家分析,建议用中药调节,毕竟目前淤血的体积不大,让它自己慢慢消失。
  于是他们找顾秋和从彤商量,从彤听说手术的成功率不高,她就担心死了。
  可医生也建议,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它的情况如何?真要是到了非动手术不可的地步,再考虑手术。

  在医院建议保留治疗的情况下,两人再次返回南阳省。杜小马和吴承耀等人,听说顾秋身体不好,都跑过来看他。
  这件事情,还是惊动了杜省长。
  杜省长让杜小马通知顾秋,去他家里一趟。
  再次看到顾秋和从彤,杜省长好象默认了这个事实,也没说什么,只是叫顾秋注意身体。
  在返回清平的时候,从彤要顾秋去老神医那里转一个弯,看看老神医有没有什么办法。
  赶到苗寨,天已经黑了,两人在蕾蕾家里过夜。
  顾秋和从彤睡在房间里,感受着这里的清爽天气,虽然是夏天,却一点都不热。

  两人这段时间,经常聊天,说话,就象一对朋友一样。无所不谈,其实恋人之间,也需要如此。
  这样才能让两颗心更近,更了解彼此。
  十点多的时候,顾秋和从彤听到蕾蕾和老神医,还有她爸爸的对话。蕾蕾说,“他是因为救我而受伤的,我有责任去照顾他,等到他完全好了,我才能放心。”
  蕾蕾爸道:“可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长时间呆在他们身边,你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爷爷的医术传承都指望你了。”
  蕾蕾说,“我知道,我会用心把爷爷这身本领学到手的,但是顾秋哥哥的病情,的确需要一个人照顾。从彤姐姐不懂护理,万一有什么不测,我这辈子都会不安宁。”
  老神医一直没有说话,只听到他们父女在争论。
  蕾蕾说,“我跟他们在一起,还能学会很多东西,至少现在不用象以前那样孤陋寡闻。再说,顾秋哥哥还是副县长,也没有人敢欺负我。”
  蕾蕾爸道:“他这病情,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调理,而你马上就要长大了,我们必须给你找一个婆家。”
  蕾蕾大声拒绝,“不可以,爸,我才十七岁,你这么急着给我张罗这些事情干嘛?你没看到暮雪姐姐她还没有结婚嘛,我不嫁!”
  这时老神医说了句,“受人滴水之恩,必涌泉相报,这是我们苗人的宗旨。既然小顾是因为救蕾蕾而受伤的,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就让苗苗跟他们去吧,我会寻找最快的方法把他治好。”
  老头子发话了,蕾蕾爸也不再说什么。

  第二天,顾秋他们要走了,老神医交给蕾蕾一个药方,要她按药方抓药,定时给顾秋熬中药。
  蕾蕾爸对顾秋说,“放心吧,我爸说了,他有把握让这肿块消失。只是你平时的生活饱食中,少吃那些刺激性的食物,注意调理,你很快就会好的。蕾蕾执意要跟你们去,就靠你们关照她了。”
  顾秋和从彤谢过二人,带着蕾蕾下山了。
  再次返回清平,从彤说要在家里装个空调,顾秋说,这种小事就不要跟我说了,你自己做主。
  他在家里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去上班。

  曹书记的秘书叫他,顾秋来到曹书记办公室,曹书记问过他的情况,顾秋把这段时间的经历告诉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