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之后如果你吓疯了,请不要怪我。我当精神病院医生的诡异经历》
第13节

作者: sxwd02582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像我这样的病例常见吗?”
  我:“要我说实话的话,你这种情况我真的是第一次碰到。不过中国精神卫生中心公布过数据,说全中国十三多亿人,至少有数量一亿的各类精神病患者,其他人就算没有精神病症状,但也多多少少有轻微的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你想想,随便一个几百人的车间里,都能找出几十个精神病患者来,你这样的情况肯定也不少见,所以你也不用太紧张。”
  日期:2017-09-11 11:56:22
  我:
  “你之前说你出现这种症状是因为去三味书屋看了鲁迅的家族图谱?”
  她摇摇头:

  “不是不是,你记错了,不是三味书屋,是百草园里的鲁迅居所,两个地方是分开的。”
  我:
  “噢……那是去年五月份是吧?”
  她:
  “五月底的时候去的。早知道就不看那墙上的族谱了,现在我看什么都不成人形了。真是烦人。”
  我:

  “能详细说说吗?这次我带了录音器,我希望……”
  她:
  “我知道,你们医院在搞什么新人培训五年计划吧?录下来是想把我的案例给那些实习生看吧?”
  我笑笑:
  “对的,是这样的,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她:
  “没关系,你录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
  “那我就录了,如果你身体状况还可以的话,麻烦你尽量把你想得到的细节告诉我。这对你的康复也有帮助。”
  她: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你都会觉得不可思议。那天我去鲁迅故居的时候,我一看到那面墙上的家谱图啊,心里第一时间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真相似的。”
  日期:2017-09-11 11:56:59
  我:
  “嗯,这个你上次说过了,你还提到了树状生命这回事。”
  她:
  “对对,就是树形状的生命。我看到鲁迅的家谱图,就是那个好像叫房族世系表的东西,看到上面那一条条的家族分支,不知不觉地就想到了一棵树,树根就是周逸斋,然后下一代么,就是周南洲,那是比较粗的树干,然后一代代的下来,直到鲁迅三兄弟,周作人、周树人、周建人,那就是小的树枝了。你看,我还拍了照片的。”
  她给了我一张照片,那是她在鲁迅故居里拍摄的房族世系表,上面果然清晰地罗列了鲁迅的家族祖上和世代房亲。
  我:
  “上次你没带图片来,这次看着确实像是一棵树。其实准确来说这个应该叫树状图。”

  她:
  “你也觉得很像树是吧?那时候我看着这图,就突然间悟了,脑袋瓜子像是被针给扎了似的,突然间就哗啦啦地想通了。”
  我:
  “想通了?”
  她:

  “对啊,我一下子就想通了人啊,生命的本质之类的东西。我发现啊,人也好,动物也好,其实生命根本不是我们看起来的那个样子。生命真正的形状,其实是一棵棵的树。”
  我: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你也说生命就是树。”
  她:

  “是啊,难道你不这么觉得么?我们平常看一个人,会看他哪些东西?看脸,看身材,看手,看腿,对吧?”
  日期:2017-09-11 11:57:47
  我:
  “对啊,如果再细点,还有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手指,说不定还有身上的穿着打扮,这很对不是吗?”
  她:
  “对是对,但是这不全面啊。平常我们看一个人,都只是看到了三个维度,就是长、宽、高这三个维度,但是,我们都忽略了另外一个维度啊,那就是时间维度。”
  我:
  “可是时间维度要怎么看?”
  她:
  “很简单啊,你看我的右手,眼睛模糊点,别盯得太紧,放松着,慢慢看。”
  说着,她伸出了她细细的右手,在我的眼前左右摇晃了几下。
  她:
  “你看到了什么?”
  我:

  “看到了……手?”
  她:
  “不是,我是说,我的手掌在你面前晃动的时候,我的手划过的地方是不是留下了运动轨迹?看起来就像是扇面一样?”
  我:
  “哦,我懂你的意思了。其实你这种现象其实是因为人的眼睛对图像的滞留造成的,人的图像处理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如果一个物体速度太快,前面一个图像还没有处理完成,下一个就来了,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要是有些人的眼睛的清晰度高一点,反应快一点,看到的残像就少了。”

  她:
  “残像这种事我有听说过,我懂啊。但是我这里只是一个比喻,不单单是残像的问题。我的意思,构成我现在这只手之所以是我的手,不是某个其他人的长得很像的手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这只手包含了时间维度。”
  日期:2017-09-11 12:00:56
  我:
  “你懂得可真多啊,你很喜欢看科幻电影吗?”
  她:
  “其实我看的不多,不过我大学的时候有个室友喜欢看,她老是跟我讲这些。后来我也慢慢有点喜欢了。”
  我:
  “是这样。可是你说的时间维度该怎么看呢?”
  她:
  “要是我想通了现在就不会这么发愁了。你想想看,你去银行取钱,需要输入密码吧?柜员还要看你的脸吧?”
  我:
  “是啊。”
  她:

  “我上次看到新闻,说现在已经有人脸识别ATM机了,连密码都不用输了。”
  我:
  “这个我也听说过。不过还没普及吧?”
  她:
  “那东西普及不了,太落后了。其实现在人脸识别、指纹识别、虹膜识别、血液识别、声音识别啊都很落后,因为那些东西说到底都是可以被伪造的嘛。你想想,人脸识别机器能识别长得很像的双胞胎吗?不能吧?就算技术高一点,如果有盗贼做了整容手术呢?声带也是,现在有很多可以人都可以人工合成声音了啊。还有指纹、虹膜什么的,好莱坞电影里破解的办法很多吧?那些识别技术之所以这么落后,说到底就是因为那些开发人员太笨,只知道在三维层面开发识别系统嘛,如果能够把时间维度也考虑进去,那么不管两个人长得怎么相像,思想再接近,说到底都还是两个人嘛,因为构成他们身体的分子的运动轨迹不一样啊,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属于自己人生的时间轨迹啊,能考虑到这个就可以淘汰那些人脸识别了,谁的钱都不会被偷走了,多好。”

  我:
  “这个想法还真有趣,说不定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人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了吧。话说回来,你说生命像树,就是因为你把每个人的时间维度都看了进去?”
  她:
  “意思很接近了。那天我看了鲁迅故居的族谱图后,我就想到,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条条运动的彩线,往回追溯,就可以追溯到每个人的母亲,母亲的母亲、母亲的奶奶……一直延伸到最最早的祖先,那说不定还跟鱼类、植物还是同一个老祖宗呢。人类是小树,是地球生命树上的一条分支,每个人的家族都是人类大家族上更小的分支,就像树干上的树杈,树杈上的树枝,树枝上的小树枝,小树枝上的叶子,叶子上的叶脉一样可以不断地分下去,而且越是往后分,数量就越多,最后多到数都数不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