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之后如果你吓疯了,请不要怪我。我当精神病院医生的诡异经历》
第11节

作者: sxwd02582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sha那天的日期,正好是我和他见面的那天。
  那天我回到家后,我心里很是不安,就又把和这名病人见面时的录音资料找了出来,一遍一遍地回放着。
  越是听那段录音,我就越是觉得阴森诡异。
  那天晚上,当我切开西瓜的时候,看着水果刀刀锋上血红一片的西瓜霜,还有自己近在咫尺的白净手腕,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归元”的冲动。
  他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就像一个幽灵一样,依然不断地缠绕在我的身边: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而你没有死,那么只能说明,真正的上帝,是你。”

  日期:2017-09-11 11:30:34
  有那么一名患者,他睡觉不盖被子,原因是他烧光了自己房间里的被套、枕头、衣服、挂饰等一切棉织品和布制品,还砸坏了房间里所有的家具、摆设,把整个房间都清得空空荡荡,然后他就躺在房间的正中间,天花板上则是安装了一盏高功率的吸顶灯,把整个房间都照得一片雪白通亮。
  一开始他还勉强能够忍受,但是一个月后天气转凉,他再也坚持不了,在他家人的强迫之下,他住了院。
  我:“你为什么把你的眼睛用黑布遮起来?”
  他: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不看到他们了。”
  我:
  “他们是谁?”
  他:
  “眼睛。很多的眼睛。”

  我:
  “哪里有眼睛?”
  他:
  “到处都有,什么地方都有。只要是有缝隙,有阴影的地方,都有眼睛。”

  我四下看了看,看到离我最近的一条急救床,我指着床板下方的阴影,问:
  “你摘下布条看看,那条床板下有眼睛吗?”
  在我的指导下,他摘下了眼睛上的布条,稍微看了一眼我所指着的床板,然后他突然整个人都发狂地抱头尖叫起来:
  “布条给我!有眼睛!好多眼睛!好多好多眼睛!”
  日期:2017-09-11 11:31:08
  到了这里,我已经基本清楚了这名患者的病情,他患的是被监视妄想,这是一种偏执型的精神病性障碍,在这些患者的世界观里,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监视着自己,内心会有强烈的不安感和恐惧感,严重点的甚至还会采用自sha这种极端的方式摆脱这种困境,对于这种病情,我们一般都让患者及时服药治疗。
  我:
  “蒙上眼睛就好多了吗?”
  他:
  “好些了,虽然我知道那些眼睛还在我身边,但是起码我看不见它们了。难道你看不见吗?”
  我:
  “我当然看不见啊。可是就算有眼睛又能怎么样呢?他们会伤害你吗?”
  他:

  “当然会啊!那些眼睛盯着你,当然是有目的的。他们就是在盘算着,等着你什么时候没有防备了,就来害你。”
  我:
  “眼睛能怎么害我呢?”
  日期:2017-09-11 11:32:20
  我:

  “你经常在门口绊倒吗?”
  他:
  “以前有过几次,后来我把门缝下面用塑料泡沫堵严实了,就没有再摔倒过了。不过那些眼睛又跑到别的地方了。”
  我:
  “别的地方?”
  他:

  “是啊,跑到我房间的每个角落,比如说吊灯上面,我一抬起头,就能够看到吊灯的阴影区有一双双眼睛盯着我,结果我索性把吊灯也给拆了,换成了没有缝隙的吸顶灯。还有画框下面的阴影区,也有眼睛,我就把画框拆了。但是那些眼睛不管怎么样都赶不走,而且离我越来越近了。有几次我看到他们在床头柜和床之间的缝隙下面死死地盯着我,我侧着睡的时候眼睛往下一歪,就能够看到他们,真他娘的恐怖啊,眼睛睁得死大死大的,那根本就不是正常活人的眼睛,那分明是死人的眼睛啊,眼白很大块,里面还有血丝,瞳仁又没什么光彩,真是吓死人。”

  我:“所以你为了不看到这些眼睛,就把你房间里的家具都给砸了或者清空了?”
  他:
  “有什么办法呢,我总得睡觉吧。我把床头柜搬了,起码能够侧着睡了啊。不过很快我发现我那样做根本就没有用啊。我搬了床头柜,还以为能睡安稳觉了,可是,把床头柜搬空的那天晚上,我一进房间,把被子一掀开,差点吓得魂飞魄散。那些眼睛全都跑到我的被窝里来了,我一掀开被子,他们就齐刷刷地盯着我,那些眼睛睁得又大又圆,还满是怨气,很明显是想要杀了我啊!”
  我:
  “然后你就把被子给烧了?”
  日期:2017-09-11 11:32:46

  他:
  “烧了啊。我那时候真的快吓尿了,看到被子里的那些眼睛,我二话不说就提起被子跑到厨房里,倒上菜油,把被子给烧了个干干净净。我老婆不理解我啊,还说我疯了呢。其实我根本就没疯,我清醒的很,只是她看不见那些眼睛而已。”
  我:
  “之后你又把你的衣服、枕头都给烧了?”
  他:
  “烧了,都烧了,烧得一件不剩。因为我发现我的衣架、衣柜、枕头下面、床底下,也全都是眼睛,你想想看,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你的脑袋压在枕头上,而跟你隔着一个枕头的下面缝隙里,就一双人眼睛,你还能睡得着觉吗?”

  我:
  “我能想象那种场景了,是挺吓人的。”
  他:
  “就是说啊,我老婆一个劲地说我疯了,还跟我闹离婚呢。那天我跟她吵架,她拿起高跟鞋想砸我,结果她一举起高跟鞋,我跟她说鞋里面有只眼睛在看着她,把她给吓哭了。”

  我:
  “换成任何人都会怕的吧,更何况是女人。”
  他:
  “哎,没办法啊。”

  我:
  “那别的地方呢?难道只有你的房间里有眼睛?”
  他:
  “有啊,我说过了啊,哪里都有眼睛啊。走在街道上的时候眼睛多到数都数不清,车子的轮胎和车身的接缝处,车门里,臭水沟里,房子跟房子之间空出来的缝隙里,树叶丛里,反正你想得到的有缝隙的地方都有眼睛,密密麻麻的,那个瘆人,有时候你看久了,头皮都会发麻。”
  日期:2017-09-11 11:33:18
  我:“那你是不是不怎么上街?”
  他:
  “不是,我经常上街。因为街上眼睛虽然多,但是人也多啊,就算那些眼睛要抓人,也不一定会抓我是不是?”

  我:
  “这么说,那些眼睛并不都是在看你一个人了?”
  他:
  “不是啊。一开始我也以为那些眼睛都是在看我,但是有一次我放大了胆子,仔细在路上观察了那些眼睛,发现那些眼睛的瞳孔朝向并不一致,只有一部分眼睛是在看我的,还有一些眼睛在看其他人,像是路人啊,司机啊,店家摊主之类的。”

  我:
  “那看你的眼睛比较多还是看别人的眼睛比较多呢?”
  他:
  “那就得看人了。”
  我:

  “看人?”
  他突然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说道:
  “其实我发现了一个规律,你不要说给别人知道。”
  我:
  “行啊,什么规律,这么神秘兮兮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