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之后如果你吓疯了,请不要怪我。我当精神病院医生的诡异经历》
第9节

作者: sxwd02582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可是也有丁克族啊。”
  日期:2017-09-10 20:32:04
  他:

  “丁克族就是基因操控的错误而已。丁克族之所以丁克,说到底绝大多数都是生存压力太大,或者没能力找合适的对象而已,基因不得不选择了先满足生存本能而放弃了繁衍本能。很多丁克族都是一开始说丁克族的,但是到了中年,还是忍不住想要后代的!但是这其实是基因的错误选择!都说了,基因是没脑子的,它只知道满足眼前的欲望,它不会想以后的!包括人类不也是么?人类也就只能看到几年后的社会,谁知道几十年后会怎么样?”

  我:“但是这不就对了吗?基因也可以被欺骗的。这说明人是可以摆脱基因操控的啊。”
  他:
  “摆脱基因操控?呵呵。那么你为什么要摆脱?说到底,你想要摆脱基因操控的欲望,也是基因给你的。从基因自私的角度来说,任何生命体,都是不希望自己被别的生物限制,被其他生物控制的,因为那意味着落网,意味着死亡。所以,就连想要摆脱基因操控的本能和动机都是基因给你的,你用基因给你的欲望去摆脱基因的另外一种欲望,不是可笑?再说到底,人类的好奇心也是基因给你的!人类之所以有好奇心,说到底还是为了在原始社会里去发现新的资源!没有好奇心,在缺乏食物的原始社会,人类怎么有胆子去尝试新的果实,怎么敢去冒险发现新的森林?这些都是基因给你的生存本能!所谓的科学研究,说到底是好奇心趋势,好奇心还是基因给你的!包括人为什么会对红色警惕心强,说到底红色代表果实,代表鲜血,代表危险,对生命很重要。绿色代表植物,也对生命很重要啊。人类能够看到的七种颜色,说到底都只是对人类生存需要的物体的颜色的分类而已。不管是你的心理机制,都是感官机制,说到底都只是基因操控的,是基因给你安排好的!”

  日期:2017-09-10 20:32:43

  我:
  “可是,至少从结果来说,有些人的行动还是无私的。”
  他:
  “那也只是暂时的。现在的人的无私,都只是暂时的,不得已的,是临时的东西!我看过的书里说,完全无私的基因,在进化的初期就已经被淘汰了,无私的基因能存活的代数不超过三代!也就是说,早在几十亿年前,无私的基因就被淘汰得精光了!剩下的都是自私的,只不过学会了伪装和互相利用而已!”
  他开始继续泄愤,之后,他开始变得更加歇斯底里,更加狂躁。后面的话也不再像一开始那么的有逻辑了,他开始没完没了地列举各种他所说的把他人“物化”的事,开始大声倾诉他对这个世界感觉到的绝望,而且还反复地说他想死,他只是被一堆自私的基因交配产生的行走的自私机器罢了。
  因为病人情绪的狂躁,看护人员前来把我拉走了。离开房间的时候,我的心情非常的沉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病人真的不是有什么因为生活压力巨大造成的精神疾病,他在某种程度上,真的是对这个社会看得太过透彻。
  坚信每个人都只是自私的基因的容器的他,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亲情,没有爱情,没有忠孝仁义,没有友情,所谓的同情与怜悯也只是一切自私的基因保护幼崽的本能错误迁移到了别人身上而已。
  对于那些把他人物化的自私的基因人来说,他人也是把他当成工具的自私恶魔。
  所以,人人都可能伤害他,榨干他,索取他,剥夺他的一切价值。
  他人即地狱。
  后来我在看西方哲学史时,才知道,原来,在过去这样的人实在是有很多。比如说,在笛卡尔的眼里,动物就是没有生命,没有灵魂的机器而已。一辆马车和一匹马死了,车夫应该心疼的是坏了的马车,而不是死了的马。
  一直过了几个月后,这个患者的精神状况才稳定了下来,然后出了院。在住院期间,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要自杀,好离开这个自私的世界。
  他说,只有自杀的人,才是真正的无私者,活着的一切都是自私。你喝了水,别人就少口水。你吃了饭,别人就少口饭。你住了房子,别人就被占用了本该享有的生存空间。
  日期:2017-09-10 20:33:10

  一直当院里有名的都教授在一次跟他促膝谈心之后,他的状态才恢复过来,并且逐渐好转。
  在出院的时候,我询问他的状况如何,他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和我拍了张合影,尔后就抖了抖衣服后,向着风中走去。
  那时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直到很久之后,当我回顾与他的合影时,才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
  因为照片中的他的眼神,依然让我想起那天我和他在病房的那番对话。他的眼神,依然让我感动不安,总是会朦朦胧胧地想到什么。
  但是我却始终想不起来。

  几天后,我才经过家所在的附近小区时,我看到了一只正在按揉地上的塑料罐的白猫时,我才恍然大悟。
  他那天和我对话时的眼神,和猫一模一样。
  回到家后,我脑海里浮现出的,是猫和他的眼神,还有萨特在《密室》里的那番话:
  “在这一生里,我们是被他人界定的,他人的凝视揭露了我们的丑或耻辱,但我们可以骗自己,以为他人没有看出我们真正的样子。”
  也许,对于那天在病房里雷霆大作的他来说,我的存在,其实也不过是被他物化的一台倾诉工具而已。
  日期:2017-09-11 10:01:56

  我要说的这个病人大概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同时也估计会是给大家印象最深的,因为他就是导致我的前任跳楼的凶手。
  我见到他,是在09年的夏天,他是在他妻子和他堂兄的陪同下来的门诊部,其实他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被他妻子预约过一次,但是在那之后我听说他吃了安眠药自尽,结果住了半个月的医院,直到出院康复后才被亲人强行带到了我这里。
  在来之前我本以为他会是蓬头垢面、头发蓬乱、邋里邋遢的模样,因为很多想自我了断的人往往患有抑郁症,这些人连自己的生命都不放在眼里了,自然也不会在乎着装打扮上的细节,但是见面之后我却很吃惊,因为他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件很考究的西装,头发还打了摩丝,穿着尖头皮鞋,一副知识分子的模样。
  他的妻子告诉我说她老公以前是一名心理学副教授,不过已经辞职三年了,而且他还有一点洁癖。
  很快我就和那名副教授级的病人攀谈起来,其实精神科医师,最重要的是就是口才,和神经病还有心理病不同,很多精神病患者的病情都是隐性的,你必须和病人不断地谈话交流,循循善诱,才能够慢慢摸索出他的病因。
  日期:2017-09-11 10:02:50
  但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这名副教授人长得端端正正,讲话得体,举止正常,不但爱笑,甚至有点幽默,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会自sha的患者的样子。我很奇怪,问他妻子怎么回事,他妻子说可能他老公不想说,等她跟他好好谈谈再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