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者》
第7节

作者: 黑桃尖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起因在于她的闺蜜,闺蜜条件略逊于她,但吃喝玩乐上却更胜一筹。闺蜜带她出入各种高档场所,瑜伽健身美容,玩到厌倦时,闺蜜又带她玩起了比较刺激的游戏。
  日期:2017-09-08 22:39:20
  第一次是在一个隐秘的私人会所,为她们服务的是几个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子,阿花还放不开,无法适应这种享乐方式。到了第二次,她被一个男孩吸引了,一切水到渠成。原来嫖不光是男人的专利啊!她被这种刺激的感觉弄得晕晕乎乎的。

  后来有一个在隐秘会所认识的女人接近她,偷偷问她想不想玩更刺激的游戏,一种更大胆,完全无法想象的游戏。这让她瞬间清醒了,自己在危险的边缘徘徊,很有可能陷入麻烦。于是她拒绝了,并立刻离开了那个会所,跟糜烂的圈子划清界限,又恢复到往日的生活中去了。
  就在这时,她发现老公在外面包养了个小蜜,而且,好像跟自己的闺蜜也有些不清不楚。她立刻找人搜集证据,最后找个机会将照片等物摔在老公面前,准备好要大吵一架。不料,高富帅老公很冷静地向她道歉,为自己冷落了她而愧疚,然后暗示她也不清白,两人半斤八两。
  她无话可说了,心想这一定是闺蜜搞的鬼,说不定一开始就已经策划好了。这个贱人!她不想离婚,她老公也不想,因为他们的婚姻还带有联姻的意义,有一定利益目的。
  老公提出了解决方案,将一家公司划归到她名下,她只需收钱,自有人替她经营。所有房产的一半也划到她名下,之后两人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并且据她老公说,“有钱人都是这么生活的。”
  日期:2017-09-08 22:40:19
  她只好接受了这个结果,除此之外她还能怎么办呢?她自由了,但却闷闷不乐。她思索自己的生活出了什么岔子,为什么面对这件事毫无办法,只能被动的接受?她不断地回想自己三十年的生活,最后得出结论来,太顺利了,从小到大的生活太顺利了,从没体会过失败、绝望和无助。正因为如此,她缺乏主动掌控生活的能力,所以才会在面对问题时无计可施。
  自从她发现自己问题的根源后,开始整夜失眠,无法好好休息。这时,她经介绍来到了一家高档会所,名字叫“深梦俱乐部”。这里有专业的技师服务,能有效地放松精神,达到美好睡眠的目的,这使得她的失眠状况逐渐得到了改善。
  有一天,她在“深梦俱乐部”里,又一次遇到了那个曾在隐秘会所认识的女人。
  在阿花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到了这里就突然中止了,她好像突然清醒起来,感觉自己说得过多了些。
  她提到的那个女人,那个在隐秘会所里问她想不想玩刺激游戏的女人,一定还有故事,只不过,她不愿说的话我也不能追问。
  认识她两周后,我决定给她做催眠,找出控制她的那个幽灵。
  然而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日期:2017-09-08 22:42:33
  我陷入黑色的泥沼中,无法呼吸,而我也不需要呼吸。我无法动弹,感觉我将陷入某个更深的地方,那里等待我的是恐惧,是令我无法想象的恐惧。
  接着我突然停止了下陷,然后听见头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像是一辆火车正从远处疾驶而来。没等我反应过来,火车已经已经来到了头顶,把我卷到了车厢里。

  依旧什么都看不到,渐渐地,有一幅幅模糊的画面从眼前飞速闪过去,像是地铁隧道里的广告灯箱。
  我是在被死神带往地狱吗?那些飞逝的画面是在回溯我的一生吗?可为什么那些画面如此模糊?
  耳边响起了有节奏的“哐当”声,渐渐清晰,原来是火车行进的声音。接下来这声音变成了鼓点,又响起了电吉他犹如金属被切割般的尖锐声响,一个声音在低沉地嘶吼,像是喉咙里卡了一坨浓痰。
  这不是瑞典的死亡金属乐队“Hypocrisy”的歌吗?我特么这是在干吗?
  总算想起来了,我曾把 “Hypocrisy”乐队的几首歌衔接在了一起,时长总共有三十分钟。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因为我要用这些曲子催眠阿花。
  怀表?沙漏?魔术师才用那些玩意,我只用音乐来做催眠。古典乐会使她打盹,轻音乐会让她分心,而重金属音乐却能让她集中注意力,并且很放松,这似乎有点奇怪。
  催眠不是让人恍惚沉睡,而是进入一种全身放松、思维敏锐的状态,注意力会高度集中,进入自己的意识领域。
  对!集中精神,我看到了什么?

  是赵夏夏!你这么漂亮这么年轻,有大把时光可以挥霍,可为什么要这样悲伤地看着我?
  不对,这应该是阿花的脸,跟赵夏夏一点都不像。
  音乐声戛然而止,一切都消失了,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魏晋那张胖脸。
  日期:2017-09-09 17:13:07
  前情提示:陈冬开车外出,遇到一个跳楼的女人落在自己车上,惊骇之下,精神恍惚。
  【B1.死者的秘密】

  陈冬坐在公丨安丨局的一个房间里,正在接受询问。询问他的是一老一少两个丨警丨察,老丨警丨察不怎么说话,小丨警丨察问个不休。
  “把你叫来呢,就是想问点事,跟上星期跳楼后落到你车上的死者有关,当时因为你受到惊吓了,状态很不好,所以我们就没询问你。这次把你叫来,就是想找你了解点事。”
  “嗯嗯!”
  小丨警丨察看了下手中的资料,对陈冬说:“这个跳楼的女人叫廖雨,今年33岁,跟你认识是不是?”
  “是的,以前是我大学导师的女朋友,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来往。”陈冬不安地说。
  “你的导师叫什么?”
  “王向东。”
  “你跟死者平时有来往吗?”

  “谈不上来往,偶尔碰面随便说几句话吧,以前我工作的公司跟她的工作室在一个楼上。实在没想到……”陈冬怔住了,这件事太古怪了,廖雨跳楼的时候,正好自己经过那里,偏偏那么巧,她就落在了自己的车顶。
  日期:2017-09-09 17:13:59
  小丨警丨察大概也想到了这点,问他:“为什么会这么凑巧,偏偏落在你的车上?”
  “我不知道。”陈冬疲倦地说。
  “廖雨跳楼前一天给你打过电话是不是?”小丨警丨察突然问。
  “是给我来过一个电话,以前在一幢楼里工作时,我们交换过手机号,只是单纯地客气而已,从来没互相打过电话。”
  “那她突然给你打来电话说了些什么?”
  “她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说详细点。”小丨警丨察语气有些兴奋。
  日期:2017-09-09 17:17:13
  陈冬脸上露出回忆的神态,眼神显得有些迷惑。

  “她对我说她发现了一个秘密,想跟我谈谈,帮忙分析一下,因为我是心理学专业出身。我问她是什么秘密,她说电话里说不清楚,想跟我面谈,于是约定第二天她给我来电话,告诉我见面地点。第二天我没等到她的电话,也就忘了这件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