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者》
第5节

作者: 黑桃尖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敲了敲门,有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响起:“请进!”
  门推开的一刻,我嗅到了一股腐朽、堕落的气息。这种气息没有味道没有形态,但它能被我的神经捕获到。它是奢华的死亡,是垃圾堆中闪光的金币,它是有钱人的自我毁灭方式。
  屋内窗帘依然紧闭,但亮着一盏绿色的落地灯,这种灯光让我想起了太平间。
  一个女人坐在落地灯旁的沙发上,身体隐藏在黑暗中,露出一双女式平底靴来。她坐起身,我才看到她戴着一副墨镜,还用一副防雾霾口罩把自己的大半个脸都遮住了,这使得房间更像太平间了。
  日期:2017-09-08 13:41:47
  “你好!”我向她打招呼。
  “请坐,您就是张小广医生吧?魏晋让我坐在这里等你。他说你很有水平,能帮得了我。”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而这种沙哑绝非天然,听上去像是放纵的结果。
  我在她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拿起面前小桌上放着的记录本,上面用蓝色墨水写着:“姓名A,自述行为异常,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疑id,需确实。”

  重点在最后几个字上,“疑id,需确实”的意思是“怀疑顾客有人格分裂,需要进一步确实”。一般心理医生的治疗记录都会用暗语,免得不小心被顾客看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对治疗造成影响。虽然作为医生各有各的暗语,但大致都能互相猜到。
  有部电影叫《致命id》,讲的是人格分裂的故事,所以id一词就跟人格分裂有关系,几年前我跟魏晋打交道时,就知道他的这个习惯。
  那么眼前这个女人可能有人格分裂倾向了,她有多大年龄呢?从她声音中听不出来,不过从她精致卷曲的烫发和平底靴的品味来看,她应该在三十岁到三十五岁之间,顶多不超过三十七岁,假如她没心智错乱到忘记自己年龄的话。
  日期:2017-09-08 13:44:54
  “我该怎么称呼您呢?”我问。
  “就叫我阿花吧。”她说。
  “好吧,我们今天初次见面,你也不要紧张,我们随便聊聊……”我一边说,一边将记录向前翻去,但是前面却一片空白。

  我将记录放下,对她说:“你有什么问题需要帮忙,请告诉我吧。”
  “我跟魏晋已经说过了。”
  “请你再给我叙述一遍,好吗?”我对她说。
  她点点头,说:“大概有一个月了吧,我一直失眠,有时又会忽然睡着,感觉太奇怪了。”她用一只手捋了下垂到眼前的头发,她手上的皮肤很白,瘦骨嶙峋得不正常。

  “精神不好,也许是压力造成的,能告诉我你的工作吗?”
  “我有一家公司,不过……并不需要我过多打理,没有这方面的压力。”她喃喃地说:“问题就在这里,没有什么压力……”
  有自己的公司,却不需要打理?我猜测她应该有个有钱的老公,给了她一个提款机,然后……然后他们各过各的日子,互不干涉。
  日期:2017-09-08 13:46:52
  “两个星期前有检察院的人找到了我,说是要调查一笔从我账户转出去的款项,金额比较大,可我却不记得我曾经转出过这笔钱。后来他们给我看了转账的手续,那上面确实有我的签名,见了鬼了。”
  “是你的字迹?”我问。
  “千真万确!就算有人模仿我的字迹,能以假乱真,我也可以看出是不是自己的签名。”
  “那笔钱转给谁了?”

  她不说话了,我的提问超出了心理咨询的范围。
  沉默一会儿后,我问:“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身体前倾,两只胳膊支在了腿上,两手握着抵在额头上,疲惫地说:“我被控制了,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这个东西操纵着我,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转出那笔钱。它肯定还会继续控制我,直到最终害死我……”
  受迫妄想症?我脑中想起这个词。
  “我能感觉到那个东西,它就附身在我体内,我们现在说的话它也能听到。”她喃喃道。
  日期:2017-09-08 13:50:06

  她宽大的袖口向下滑去,露出两条苍白的小臂来,活像橱窗里的人体模特的胳膊。在那上面我发现了什么?一个个小点,仔细一看像是针眼。她突然想起什么,连忙直起身,将袖口拉好。
  我突然明白了,这是一位瘾君子,难怪她白得那么不正常。她可能因吸丨毒丨产生幻觉,导致自己脑子不正常,以为自己被鬼附身了。
  有钱有闲的阔太太,精神空虚、吸丨毒丨;拥有东城区上百家公司中的一家;精神恍惚来寻求心理咨询,而她手下的员工此刻正在商业街上忧郁地吃午餐,我的脑子一时有些恍惚了。
  “你看上去有些焦虑,会不会是你的幻觉?”我问她。
  “这怎么会是幻觉呢?白纸黑字有我的签名,可我却根本不知道。而且,还有其它一些奇怪的事。”她掏出一根白色的女士烟来,但立刻意识到口罩的存在,又把那根烟放下了。
  她压低声音对我说:“就在上周六,我明明睡在自己的卧室里,早晨醒来却发现自己在宾馆里。”

  “这真是怪事,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没有一点印象,我记得清清楚楚自己睡在卧室里,可醒来却躺在宾馆的床上。”
  我很想问问她有没有发现自己被性侵犯过,但这样显得不礼貌,毕竟初次见面。
  “会是……梦游吗?”
  “不是,我想办法查看了宾馆大堂的视频,发现我是在凌晨入住的,是自己办的登记手续,看上去很清醒。我在视频里看到了自己的眼睛,觉得是在看另外一个人,可那的确就是我。我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就在我睡着后。你不相信我说的吗?喂!你是心理医生吗?”她看出我有些走神,大声说起来。
  “我相信。”我点点头,装出思索的模样。
  日期:2017-09-08 13:56:39
  “你能帮我吗?”她紧张地问。
  我点点头,说:“你介意我给你进行催眠吗?”

  隔着口罩,感觉她的嘴角动了动,像是笑了一下。她说:“我不介意,但魏晋已经给我做过催眠了,好像没什么用。”
  “我的催眠方式跟传统的心理医生不大一样,应该可以找到控制你的那个东西,只有知道它是什么,才可以想办法怎么摆脱它。”我一边说,一边思索:她直接称呼魏晋的名字,而不是叫他魏医生,看来他俩的关系很熟。
  “那什么时候开始呢?现在?”她听上去很急切。
  “现在不行,我必须对你有进一步的了解,和你比较熟悉之后才能开始,否则没有效果。也许有些事牵扯到隐私你不愿说,没关系,只要我们能互相达成信任就行了。”
  “怎么才算达成信任?”她问。
  “大概就像是……闺蜜一样吧。”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闺蜜!”她语气恶狠狠地说。
  我一时无语,我们呆坐了一会儿,她说:“我走了,还有点急事。”

  她站起身来,我这才发现她个子很高,几乎和我一样高。
  日期:2017-09-08 21:33: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