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者》
第4节

作者: 黑桃尖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只是个精神世界里的想象物,并不会具有真实的形态,更不会与我交流。

  “小广!”阿花在黑暗中呼唤我,我一把抓住了她伸过来的手,将她拉到我跟前。她的呼吸很急促,眼睛半闭,看来受到惊吓后精神很差。
  大门突然开始变形,门框变得柔软,像根面条。
  “我走不动……”
  我抱起她跨进大门,准备向卧室跑去,她却一下子从我的怀里滑出去,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那个消失在黑暗中的没有面孔的女人,出现在门外,两只胳膊从长袍中伸出,抓住阿花的两个脚踝,向门外扯去。
  “小广!”阿花大声地呼救。
  我使劲一拽,把她拽了进来,那扇大门关闭了。我们瘫坐在地板上,阿花靠着墙壁,胸口起伏不停,双眼瞪得大大的。她脸上的口罩,随着她的气息急促地起伏着。
  “放松,我们这就回去。”我安慰她。
  她的呼吸很不顺畅,迷迷糊糊中,她抬起手一把扯掉了口罩,结果她的脸孔暴露在了我面前。
  我惊愕地看着她。
  “赵夏夏?”
  她一把抓住我的手,死死地握着,眼睛依旧大睁着望向天花板,嘴巴张开大口呼吸着,像个落水后刚被救上来的人。远处传来缥缈的音乐声,还有一个男人的的声音,是魏晋,他在呼唤我醒来。

  我不管,我只是盯着那张脸大声地呼喊。
  “夏夏!”
  “夏夏!”
  “夏夏!”
  ……
  日期:2017-09-08 11:36:00
  我叫张小广,29岁,心理学硕士。
  小时候,我具有一项独特的能力,那就是隔老远能听见别人说的话。这不光是因为我的听觉发达,还因为我能集中注意力,把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屏蔽掉,专注地只听一个地方传来的声音。
  比如我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盯着黑乎乎的天花板发呆时,就能听见爸爸妈妈在他们的卧室里窃窃私语,商量着如何对付我。他们讨论怎么控制我的零花钱,或者怎么限制我看电视的时间等等,隔着客厅和两扇门,我的确清楚得听见了他们说的每个字。
  后来我长大了些,开始对女生们感兴趣了,经常往她们跟前凑,讲些无伤大雅的笑话,把她们都乐得前仰后合。可是,当她们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时,我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却能听见她们说:“张小广真是个二货……”
  还有老师们,他们常指派我去做一些事,好像他们都挺喜欢我似的。有一次,我远远看见班主任正跟数学老师交谈,虽只看得到他嘴皮子翻动的样子,却有句话清晰地钻进我的耳朵里:“张小广这傻小子,能考上大学才叫见了鬼了!”

  日期:2017-09-08 11:37:00
  可我后来却考上了大学,而且是一本,这一部分要归功于考场上坐在我身后的某学霸,他的名字叫陈冬。陈冬一边答题一边自言自语,声音虽然低如蚊嗫,可全被我听到了。我顺利的和陈冬进入了同一所大学,学的是心理学专业。
  如果这种特殊的能力继续伴随我,恐怕我的一生会不幸福的,因为我看到人们表面上对我客客气气,甚至夸奖我,却总能在远处听到他们对我的真实评价,而且都不是什么好话。这一度让我感到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幸好,在我上大学没多久,这种特殊的能力逐渐消失了,从此,我认为那些对我抛来的笑脸都是真诚的了。
  如果要具体说是从什么时候失去这种能力的,应该是在见到赵夏夏后,她是一个双眼皮长睫毛的南方姑娘,皮肤有些黝黑。她像颗黑珍珠一样出现在我眼前,在一大群娇滴滴的女生映衬下,一下子吸引了我,从此我的脑子整天想着怎么把她搞到手,不觉中,我的特殊能力消失不见了。
  日期:2017-09-08 11:40:25

  爱情让人脑子发昏,智力下降,连感觉都开始退化了。
  虽然这种能力消失了,但我却具有了另外一项完全不影响自我的能力,那就是能进入他人的精神世界。众所周知,对心理有疾患的人常常会采取催眠疗法,以找到根源。大多数医生所做的,就是将病人催眠,然后问病人一些问题,例如询问他此刻看到了什么,身处何方等等。但我不同,我可以通过和病人交谈,一起进入他的精神世界,更直观的发现是什么困扰着他的内心,甚至还会主动在精神世界里搜寻,看看有什么不寻常的玩意儿。

  简单点说,我把自己和病人一起给催眠了,然后共同进入对方的意识里。有了这项特殊的能力,没有什么心理问题是我解决不了的,我自然会成为优秀的心理咨询师,开设心理诊所,挣大把大把的钱。只是我需要考取心理咨询二级资格证,还需要有实习经验。
  这就是为什么我接到魏晋的求助电话后,决定来到他的诊所的原因。
  日期:2017-09-08 13:16:49

  第一次见到阿花,是在魏晋的心理诊所,诊所没有招牌,全靠顾客自己找上门来,那些顾客是通过什么渠道找到这里的?我不得而知。
  我是在中午时分来到魏晋的心理诊所的。那是冬天里一个温暖的日子,阳光慵懒,积雪消融,屋檐处滴落着水珠,不留神就会灌进脖子里。整个世界像间漏雨的破屋子,却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氛围。
  诊所位于西河市东城区,靠近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这条街上写字楼林立,被各类大大小小的公司占据着。每到午饭时分,这条街的餐厅里便挤满了打领带穿衬衣的家伙,都是些小白领,个别人还拥有英文名字。他们忧郁地喝着咖啡,或者精神崩溃去吃串臭豆腐刺激一下自己。
  据魏晋说,光顾他的心理诊所的主要就是这些人。
  绕过这条商业街,拐进一条幽静的巷道,两侧全部是私人住宅,大都是二三层高的小楼房。其中一幢二层小楼房属于魏晋,既是住宅也是诊所。
  一楼是会客室和诊所,二楼是卧室,但经过改造后,一上楼梯先进入一个小小的客厅,里面只有三个单人布艺沙发和圆形小茶几,靠窗放着一张躺椅。经过小客厅后便是条走廊,整个二楼的窗户都拉上了厚重的红绒窗帘,光线昏暗,氛围古怪。
  日期:2017-09-08 13:19:42
  我第一天来到魏晋的诊所时,就问他为何要这样布置。
  魏晋告诉我,他在二楼接待的都是些有身份的人,而且,这些人的心理症状还都有些类似。
  有身份的人当然不希望别人发现自己有心理问题,这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说这些人的症状都有些相同呢?
  “现在就有一位顾客在诊治室里,今天的治疗已经结束,但因为你要过来,所以我劝这位顾客再等等,好让你看看。”
  他指着走廊说:“靠右手第二个房间,进去吧。”
  接着又对我补充说:“去谈一谈,但别问身份,顾客不想回答的不要追问。”
  “知道!”
  日期:2017-09-08 13:39:05
  我来到走廊,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可以看见走廊里共有五间屋子,右手第二间房子曾是魏晋夫妇的卧室。我知道魏晋跟他妻子离婚了,但他为什么要把以前的卧室改造成诊治室,难道是想彻底抹去对妻子的记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