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者》
第3节

作者: 黑桃尖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每个女人的精神世界里都有这么一个秘密地方,来隐藏她们对性的向往。相对来说阿花还算含蓄点,在内心深处只是象征性的表达出这一愿望,也许是因为我在场的缘故。

  日期:2017-09-08 00:56:28
  我继续向前,突然看到前方一个门口有一双腿,看上去就像一个人头朝内躺在门口。接着,似乎有人一点点把躺在地上的人拽进了房间,那双腿消失了,留下两道血迹。我慢慢走上前去,来到那扇门前,隐隐听见沉闷的敲击声。
  聆听了一阵后,我打开门一看,里面空空如也。
  离开这间房后,继续往前走,发现有一扇门无法打开,但门上突然多了一个猫眼。猫眼是反装的,可以站在走廊里看到里面的情景。我将眼睛凑上去一看,差点没吐出来。
  一个死人被倒吊在房间中央,面孔被血污模糊了,两只胳膊垂向地面,鲜血不停地从指尖滴落。之所以说它是个死人,那是因为他已经被开膛破肚了,一大摊恶心玩意儿耷拉在胸前。
  我连忙离开了那扇门,思索起来。这种打不开的门应该属于她不愿再想起的记忆,但又无法彻底忘掉,所以只能选择封存。那么这些血腥诡异的画面来自于哪儿呢?是她曾经目睹过的真实画面,还是看过的恐怖电影?
  思索没有继续下去,因为这是毫无意义的,精神世界里一切都有可能,大多都只是象征意味。假如她小时候看到杀猪留下可怕印象,日后再看到肉铺里倒吊的半拉猪肉就会想起童年记忆,那她就有可能会在精神世界里出现这样一个房间。
  而且,我现在的目的不是探索她的过去,而是去寻找可能存在的分裂人格。我必须在一定时间内结束搜寻,然后返回现实,否则阿花会从催眠状态中醒来。那样会发生什么后果?我没遇到过,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就是我需要一个助手的缘故,如果时间快到了我没能从催眠状态中解脱出来,助手会唤醒我的。

  日期:2017-09-08 01:02:06
  但所有的房间都查看完了,并没发现有什么隐藏人格的踪迹。
  精神世界就像宇宙,是无限的,就像现实中对你而言你是世界的核心,在你周围有你熟悉的世界,如果以你为圆心,越往外越是你所不了解的世界,直到银河系之外,进入你无法理解的状态,一片混沌,但永远没有尽头。
  现在只剩下大门外的世界了,如果出了大门,就离开了第二层精神世界,那里是潜意识的外围部分,如同没有尽头的宇宙。一般而言,那里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阿花的惊叫声,接着走廊扭曲变形起来,像条肠子蠕动着,一扇扇门消失了。走廊在拉长,然后又突然伸展,天花板突然变成了水银,像条凝滞的小河……
  我跌跌撞撞地奔跑着,向阿花的卧室方向跑去。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但她的精神世界很危险,正在变形,随时有可能坍塌的危险。
  日期:2017-09-08 01:04:02
  她蹲在卧室门口,两手紧紧捂着脸,浑身抖个不停。
  “怎么了?”我蹲下来抱住了她。
  “有个女人,刚刚从拐角那里出来,又突然消失了。”她惊恐地说。
  “她是什么样子?”我用柔和的语气问,一边抚摸着她的肩胛,好让她平静点。
  “她的头发披散下来,看不到脸,突然就出现了,吓了我一跳。”
  “好了好了,没事了。”我安慰着她,感觉她慢慢停止了颤抖。
  扭曲的走廊慢慢恢复了正常,一扇扇门又出现在墙壁上,看来她的精神世界恢复稳定了。
  “她会不会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东西?就是我……身体里的另一个?”她问我。
  “不知道,我没看到不好说,但她是怎么冒出来的呢?所有的房间我都查看过了,没有一个人。”我皱着眉头说。
  “现在怎么办?”
  “我想去外面看一看。”我对她说。
  “我跟你一起去吧。”她说。
  日期:2017-09-08 01:06:33

  我想了想同意了,如果把她留在这里,要是她再遇见什么鬼东西受到惊吓,我恐怕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我搀扶起她,向大门处走去,经过了两条走廊,没再看见她所说的那个女人。大门是两扇白色的木门,门顶有盏幽幽的灯光。推开大门后,外面黑乎乎一片。
  那是真正的黑,没有丝毫光线,大门内的灯光似乎被阻隔在门口,无法越出。当我们走向那团黑暗时,感觉像是沉入了最深的海底。
  我们似乎是在梦中行走,因为眼前什么都看不到,像是在黑夜里闭着眼睛一般。她的手先是紧紧抓住我的胳膊,后来滑下来,握住了我的手。

  朦胧中,我又想起赵夏夏来,大学里的某个夏夜,我们几个人围坐在室外的圆桌前喝啤酒,我靠着她,有意无意地用我的膝盖挨上她光溜溜的大腿,后来更是趁着酒意将手放在了她的腿上,她将手伸到桌下,想把我的手推开,我又趁势握住了她的手。
  赵夏夏挣扎了一下,就让我握住了她的手,没有再抽出来。她的手汗津津的,似乎有些紧张。我听见她长叹了一口气,说不上是无奈还是快乐。
  我还记得那晚的星星,还有那盏挂在酒吧门口的马灯,当然,还有她的汗水。这些记忆离我很远,被我隐藏在内心的某个房间,不知为何却冒了出来。
  “那是什么?”阿花的声音响起。
  我看到远处有光亮,像是黑夜的大海上,一艘孤独的小船桅杆上挂着的一盏灯光。我想再往前走,却发现像是陷入了一团黑色的泥沼中,不断地被弹回来。

  看来已经不能再往前走了,我只好驻足在原地,盯着那点灯光看了好久,但看不清那里究竟有什么。
  日期:2017-09-08 01:08:32
  在精神世界的边缘范围内,意识不曾抵达的地方,居然有一盏灯,这是怎么回事?
  “那代表什么?”阿花问我。

  “不知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该结束催眠了。
  她同意了,我们向回走去,快回到走廊的大门时,她突然惊叫道:“是她!那个女人。”
  我向大门看去,有个女人背朝我们站在大门口,像是堵在那里不让我们进入的样子。
  “是她,就是她……”她惊恐地自语。

  “是谁?你知道她是谁吗?”
  “我曾见过这个女人。”
  “在哪里见过?”
  “现实生活里,我……的确见过,就在……深梦俱乐部。”她慌张地说着。
  “可这只是个背影。”
  “是的,这就是她的背影。”
  “你在这儿等着。”我说着向大门口走去。那个女人一直伫立在门口,一动不动,等我走到她身后,她还是没有转过身来。

  她的头发很长,披散在肩上,身上穿着一件说不上颜色的长袍,长袍一直垂落到地上,看不到她的脚。我将手伸过去,搭在她的肩膀上,感觉没有温度。
  日期:2017-09-08 01:11:49
  我扳了一下她的肩,她转过来,没有面孔,依旧是一头披散下来的长发。我轻轻地一推,她像个气球般飘入了黑暗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