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的真相》
第34节

作者: 玉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明远之言,让张青河的脸色骤然一变,也让张明远百分之百肯定,那瓶红酒中,绝对有着某种歹毒的东西。
  “明远侄儿真会开玩笑,都是一家人,你怎么会害二叔了,但明远侄儿连番奔波,实在太过劳累,这种事,还是让侍者去做好了。”
  “算了,还是二叔陪我去一趟吧,这样的话,二叔不是更放心吗?呵呵。”

  张明远满是戏谑之意的笑声,让张青河和张宇峰的脸色再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在众人饶有兴致的等待中,张明远和张青河很快归来,并各自抱来了八件烧刀子。
  望着堆在桌上的劣质包装,众人的嘴角都浮上了满满的不屑之色,而张宇豪则随即便递来了酒杯,但却被张明远当众拒绝。
  身在龙组,任何一点大意,都会是致命的危机,酒杯也不例外。
  在众人满脸玩味的注视下,张明远径直拧开了一瓶烧刀子,有如口渴之人痛饮冰水一般,在一阵“咕噜噜”声响中,将整瓶烧刀子喝了个底朝天,方才如市井之徒一般,倒转了酒瓶,证明自己一滴都没剩下。
  “大孙儿已先干为敬了,该二爷爷你了。”
  七十五度,五百毫升。

  望着被张明远重重放在桌子上的酒瓶,就连有着“酒王张”封号的张宇豪,也不由得感到了一阵心头发怵。
  可事已至此,张宇豪却也不得不拧开了瓶盖,“痛饮”起了“美酒”。
  烧刀子,因度数极高,遇火则烧,入口如烧红之刀刃,入腹如滚烫之火焰而得名,虽然张宇豪虽然极善饮酒,但何时曾喝过如此烈酒?
  酒才入腹,胃中立即翻江倒海,但为了王致清的大计,他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将整瓶烧刀子一饮而尽,并强压着呕吐的欲望,也如张明远一样,将瓶底倒转了过来,表示他已喝得滴酒不剩。
  可还没等他缓口气,张明远却又再次拧开了一瓶烧刀子,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方才略带玩味道,“好事逢双,二爷爷,请吧。”
  火辣辣的烧刀子,已让张宇豪的胃不堪重负了,一阵阵刀割般的剧痛侵袭而来,可望着王致清阴沉的目光,他却又不得不硬起头皮,一口气吞下了整瓶烧刀子。
  “二爷爷真是老当益壮,来,我爷孙两一起走一个。”不得张宇豪过气来,张明远便迅速拧开了两瓶烧刀子,并将其中一瓶塞到了张宇豪的手中。
  实在不能再喝的张宇豪,强行压下了即将喷出的烈酒,无比艰难道,“大孙儿,二爷爷……”
  “这就是二爷爷所谓的诚意吗?”张明远再次倒转了酒瓶,在短短的三秒内,便将整瓶烈酒一饮而尽,再次倒转了酒瓶,冷冷道,“二爷爷,拿出点诚意来吧。”
  “我……”
  张宇豪彻底崩溃了,但奈何,王致清阴沉的脸色,却让他不得不打落了门牙往肚子里咽,随即又在猛一咬牙中,抬起了酒瓶。
  三瓶下肚,阎王喊走。
  三瓶七十五度的烧刀子,足以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酒精中毒而亡,可就在张宇豪才放下酒瓶之际,张明远却又已快速拧开了一瓶烧刀子,递给了张宇豪,略显口齿不清道,“四季发财,来吧,二爷爷。”
  张宇豪真的欲疯了,可望着满脸赤红,身形都已开始微微摇晃的张明远,他却也随即抬起了酒瓶,陪他狂饮了起来。
  张宇豪可是真正的“酒”经沙场之辈,虽然他的老胃已严重受不住了,但他却不会醉得这么快,因此,继续对拼的结果,无非是他因胃出血而住院,可张明远却会当场倒下,让他们的阴谋顺利得逞。
  自以为是的张宇豪又岂会知道,有着纯阳元力护体的张明远,又岂会被区区酒精所伤?

  四瓶下肚,张明远的脸色变得更为难看起来,红里透着黑,黑中显出隐隐的苍白之色。
  所有酒场老将都知道,这是即将抵达极限的征兆,因此,只要再来上一瓶,张明远非得倒下不可,但奈何,张宇豪却实在不能再喝了。
  在张宇豪的眼神暗示息,张青河则随手拧开了两瓶烧刀子,将一瓶塞进了张明远的手中,热情洋溢道,“明远侄儿,二叔敬你一瓶。”也不等张明远开口,张青河便在一阵“咕噜噜”声响中将整瓶烧刀子灌进了胃中,并倒转了酒瓶。
  “二……二叔,爽……爽快。”张明远的身形又明显摇晃了一下,让张青河的嘴角悄然闪过了一丝冷笑,也让张宇豪找到了赶紧躲去洗手间,将胃中烈酒吐得一干二净的机会。
  但就在张宇豪刚刚转身之际,张明远却在一个踉跄中紧紧搂住了他的肩膀,口齿不清道,“二……二爷爷……想……想躲,这……这可……不……不行。”
  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细节处,落在张宇豪肩膀上的右手中指,却已准确的按在了张宇豪锁骨中下部位的气户穴上,纯阳元力顺势而入,疯狂刺激起了他的气户穴。
  气户穴,在中医上可治疗气喘、呃逆,但若刺激过度的话,却又会导致胸肋饱胀、呼吸不畅,甚至是大口吐血。
  在纯阳元力的猛烈刺激下,张宇豪顿时陷入了几欲窒息的状态,很快便下意识的长大了嘴巴,拼命吞吸起了空气。

  摇摇晃晃的张明远,猛然将张青河递来的酒瓶塞在了张宇豪的嘴中,醉醺醺道,“二……二爷爷,你……你可不……不许装……装醉……”
  在所有人无语的注视下,直到张宇豪又喝下了整瓶烧刀子,张明远方才放开了这脸色都已变得一片苍白的老头,摇摇晃晃的走向了张青河,与他疯狂对拼起来。
  张明远和张青河的火爆对拼,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以至于,根本没人注意到张宇豪已无力瘫倒在了沙发上,嘴角已溢出了血迹。
  张明远越来越“醉”了,“醉”得连站都快站不稳了,而且,胡话也越说越离谱了,到最后,更是脏还连篇,俨然一个市井中的小混混,让一直在角落中冷眼旁观的第五舒月都忍不住皱紧了眉头,都已在考虑,是否该提醒宋青藤取消对他的考察。

  一个酒后就乱来的混球,如何成就得了大事?又岂能纳入天字组和智脑一组的双重考察?
  但与第五舒月完全不同的是,宋青藤的脸上,却又悄然浮上了一抹所有思索之色。
  在所有人一眼不眨的注视下,张明远在又与张青河火爆狂拼了一瓶烧刀子后,便在一个踉跄中,一头栽向了也已是摇摇晃晃的张青河,紧接着,两人双双倒地,摆出了一副基--情四射的男--上--女--下式,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但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张明远却猛然并拢了中食指,并用身躯遮挡住了中食指上弥散出的刺眼光芒,在张青河的肝部接连戳了五下。
  现实中的点穴,虽然远不及武侠剧中那般神奇。
  但在纯阳神元的配合下,张明远却瞬间封闭了张青河的滑肉、中脘、天枢、水分和气海这五大穴位,暂时封闭了张青河的肝脏代谢能力。
  酒的代谢,主要依靠肝脏。
  若肝脏无法代谢的话,酒精便会堆积在体内,持续不断的伤害着人的身体,轻则肝肾受损,重则会因为脑水肿导致呼吸衰竭而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