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的真相》
第33节

作者: 玉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家的情报组织,分为天地人三个等级,其中,天字组乃最高级别。

  虽然在此后的三百年中,宋家经历了无数变故,也遭到了数次灭顶之灾,但凭借强大的情报能力,宋家却没有真正倒下,顽强的传承到了现在,宋家老祖宋缺创建的情报组织,也一代代传了下来。
  而智脑组织,则是华国成立后,由现代宋家第一任家主创建的分析机构。
  天字组中的人,都是一些智商变态到了极致的怪物,毫不夸张的说,只要随便给他们一点信息,他们都能分析出无数种确实可行的方案来。
  宋家智脑,共有五组,而智脑一组,则是宋家最强的大脑团队。
  时至今日,放眼整个燕京,能被天字组和智脑一组同时跟进的人物,也不过才区区二十七人而已,而在年轻一代中,唯有“狂徒”孔杰被提到了这个高度。

  张明远是燕京年轻一代中的第二个。
  能被天字组列为考察对象,并智脑一组列为分析对象者,都是威名赫赫的一方大鳄,唯有张明远声名不显,甚至堪称籍籍无名。
  而身为宋青藤最得力、最信任的助手,她还知道,宋青藤之所有会将部分青年才俊纳入天字组和智脑一组的考核对象,除了商业竞争的必要外,还有一个目的便是在为她自己筛选未来夫婿。
  身为世家女子,都无法拥有爱情,她们的婚姻,都会被当作利益联合的纽带,就连宋青藤也都很难摆脱这个命运。
  既然终身幸福与爱情无关,那就干脆择优录取,选最优秀之人作为丈夫。
  时至今日,被宋青藤列入考察范围的年轻一代,也只有狂人孔杰一个,但他离宋青藤要求的未来丈夫人选,却依旧相去甚远。
  第五舒月很快便将宋青藤的指令传达给了天字组和智脑一组,两组人马也随即快速行动起来,全力研究起了有关张明远的一切。

  但第五舒月却忍不住冷眼大量起了张明远。
  张明远有这个资格吗?
  他又凭什么被宋董纳入考核对象?
  在张明远的冷眼旁观下,激烈的古玉争夺战,终于落下了帷幕,孔杰拿出来的古玉,被拍出了一千九百八十五万的天价,力压之前的所有卖品。
  而狂徒之后,则是今晚的压轴大戏宋青藤捐出的拍卖品,一件保存的极为完整的清代格格服。

  这玩意,本不值几个钱,但因为这是宋青藤捐赠的物品,片刻而已,新一轮的竞价狂潮便再次拉开了序幕。
  因为宋青藤的缘故,区区一件格格服,居然也被拍到了一千九百八十五万的惊人天价,与孔杰的古玉持平。
  张明远一点都不怀疑,若非众人不敢落了孔杰的面子,以现场的狂热气氛来看,这件格格服的价格,至少还得继续飙升五六百万。
  本来,张明远要特地跑了一趟京津地区,从他存放在京津地区的小金库中,挑选出了一件不错的小玩意儿,准备好好扇扇王致清的脸,但随着前面的冲突,这却已经没有必要了。

  众人热烈的掌声中,慈善拍卖会终于落下了帷幕。
  接下来是舞会的时间,终于让接连丢脸的王致清和周倾城得以解脱。
  灯红酒绿的舞会上,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搔首弄姿,唯有四人端坐不动。
  宋青藤,气场太强,让所有人自惭形愧;第五舒月,一脸冷漠,拒所有人于千里之外;狂徒孔杰,视所有女人如无物,眼里只有杯中美酒。
  而张明远,他则是因为得罪了太多人,因而无人敢约。

  透过密集的人群,张明远清晰的看到了聚拢在一起的王致清、周倾城、张宇豪、张青河,以及张宇放和张青海六人,眼中悄然闪过了一丝冷意。
  人要当狗,无药可救。
  好吧,我就在这等着,看你们还能玩出什么幺蛾子来。
  一曲舞罢,张宇豪父子穿过了密集的人群,来到了张明远的身前,而张宇放则大步走向了DJ,没多久,DJ极富磁性的声音便震响了整个舞池。

  “各位敬爱的来宾,张宇豪老先生愿意携爱子一起,与张明远先生一笑泯恩仇,希望能与张明远先生做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请诸位共同见证。”
  DJ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张明远,而就在此时,张宇豪则适时举起了酒杯,满脸诚挚道,“明远大孙子,二爷爷确实做过一些糊涂事,但二爷爷保证,从此以后,必将全力辅助你,一心重振张家,若再做对不起张家之事,我猪狗不如,求大孙子你给二爷爷一个机会,好吗?”
  演戏谁不会?呵呵。
  望着声情并茂的张宇豪,张明远真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丢脸丢到家的老狗,但他却又浮上了满脸和蔼的笑容,大声道,“一笔写不出两个张字,我当然希望能与二爷爷一起携手共进,重振张家,但二爷爷是否该拿出点诚意来呢?”

  “不知大孙子需要什么诚意?”
  “陪我痛快一醉,一醉泯恩仇,可好?”
  张宇豪猛然抬起了酒杯,无比豪爽道,“好,二爷爷先干为敬。”
  “慢。”张明远指着张宇豪手中的红酒,略显冷意道,“这种酒,能痛快一醉吗?若这就是二爷爷的诚意,还是算了吧。”
  “大孙儿有命,二爷爷又岂敢不从?不管什么酒,我父子俩都舍命相陪,陪大孙儿喝个痛快。”
  “二爷爷爽快,当真不愧“酒王张”的美名。”
  “那是朋友们的抬爱罢了,再说了,二爷爷也上了年纪,不比当年了,呵呵。”

  “二爷爷谦虚了。”
  张明远的选择,让所有人都不由得浮上了满脸怪异之色,因为在张家鼎盛时期,很多人都领教过张宇豪的酒量,真可谓是千杯不醉,万杯不倒,而为了迎合张宇豪,众人更是送给他一个“酒王张”的马屁封号。
  虎父无犬子,因为遗传因素,张青河同样也是一个酒量惊人的主,甚至,比起张宇豪来,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明远居然会主动选择跟这对父子斗酒,他脑袋被驴给踢了不成?领教过张宇豪和张青河酒量之人,都忍不住暗暗想道。
  张明远的脑袋自然没被驴踢,他之所以要如此,是因为他有着比鹰隼还要锐利的目光,在张宇豪提着的酒瓶边缘,看到了一丝尚未完全溶解的粉末。
  张宇豪父子的下作之举,彻底激怒了张明远,也让他决定动一动这对父子了。
  似笑非笑的扫视了眼满脸“真诚”的张宇豪父子后,张明远方才扭头望向了王致清,面无表情道,“可否麻烦王董提供五件七十五度的烧刀子?”
  烧刀子!
  一时间,所有人都为之绝倒。
  这是什么场所?这里聚集的都是些什么人?
  如此之地,如此之人,何来这种山野劣酒?这里的酒,随便拿一瓶出来,都够买十几吨烧刀子。

  “请张董谅解,本少真不知道哪有还有这等好酒。”
  王致清之言,引起了一番低声的哄笑,但张明远却丝毫不以为意,随即扭过头去,盯着张青河道,“二叔,我车上有,要是二叔不担心侄子下毒害人的话,我这就去搬几件上来,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