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分开我的腿,将我身上有些褶皱的裙衫剥落 , 我皮肤很凉,他肌肉滚烫,重合在一起天崩地裂。他吻着我脖子和胸口 , 察觉我很紧张 , 不断诱哄我放松,他小声说一会儿会很美好,他一定做得让我很舒服。
  我感觉到他大得要命的家伙,恍惚记起三年前麻爷刚把我送给他,就一个晚上我真怕我是不是要死了,我甚至怀疑他嗑药了,他猛得根本不是人,是兽。
  他脱衣服的霎那我就被魁梧津壮的身材震慑住了,不过很多男人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 有的运动员一身牛腱子肉,就是不中用,撑死二十分钟完事 , 周容深是特别中看更中用。
  我睁大迷茫的双眼 , 手指在他蓬勃的背部抓出一道血痕 , 他抵住我 , 一点点往里面挤 , 在他难以控制即将全部进入我身体的时候,病房门忽然毫无征兆被推开,逐渐逼近的脚步声使他所有动作停下来,而我也因为紧张和错愕情不自禁狠狠一夹,周容深被我夹得又舒服又痛苦 , 他闷吼一声,将走到库边的护士吓了一跳。
  “周局长?您该换药了。”

  她伸手捏住被子边角,试探着问您是很痛吗?
  周容深还没有从那一下缓过来,他没回答,咬着牙豆大汗珠子从额头淌下 , 他在我体内涨了涨,护士将被角拉开,她看到周容深伏在女人的身上,病号服解开赤裸胸膛 , 而底下那Ju身体同样肩膀裸露,好一副春光 , 护士顿时愣住。
  我埋在周容深胸口,不敢露出自己的脸 , 但她也猜到是我 , 张大嘴巴半响都说不出话,周容深一只手提好裤子 , 另一只手撑在库铺翻落下去,躺在我旁边 , 笑说怎么这么晚换药。
  护士这才反应过来,脸红耳赤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 , 结结巴巴说,“蛋白刚送来,十二小时一次,怕明早太晚,深夜耽搁您休息 , 见您这屋灯还亮着,就来打一针。”
  他嗯了声,“我晚上也要办公 , 以后可以晚一点。”
  护士说好 , 她切开一只小玻璃瓶,将里面浓稠的白浆吸入到针筒内,绕过我这边给周容深打了一针,打完后她支支吾吾叮嘱不要行房,以免崩裂刚刚愈合的伤口,如果。
  她抬头看了周容深一眼,脸色红得更厉害,“如果实在有需要,尽量让夫人主动。”
  他闷笑出来 , “确实我夫人有需要,我会尽量让她来。”
  我在被子底下掐他的腿,他笑声更大 , 护士很不好意思 , 飞快从病房离开。我听到关门声 , 怒气冲冲从被子里钻出 , 避开了周容深的伤口 , 用力捶打其他完好部位,“都怪你,谁让你不管时机上来就吃,身体都不顾了,还敢推到我身上,你是不是想当一辈子的老和尚?”
  他被我攻击得毫无招架之地 , 无奈握住我的手,“好了,怪我嘴太馋,周太太息怒 , 我不做和尚,因为不舍你当尼姑。”
  我被他嬉皮笑脸的样子逗笑,此时衣衫尽褪的身体在他眼中仿佛一匹艳丽绸缎,无暇而火热 , 娇俏饱满,通体红润莹白 , 他喘息着将我抱在怀里,手指在柔滑的脊背流连而过 , “这样的你很迷人。”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 , 周容深定力这么好,现在下面还鼓囔囔的 , 如果我此时不够诱惑他,他也不会经历刚才的打断还这样敏感。
  我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 他眸光一黯,声音沙哑说 , “有劳周太太。”
  我两条没骨头似的手腕缠住他脖子,将身体上浮,沿着他胸膛摩擦,摇摆,他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 我伸出一点舌尖勾勒描摹他耳朵,将耳垂含在牙齿间,他温度攀升到必须释放那一刻 , 我笑着对准他耳蜗说 , “不给。嘴唇破了,疼,周局长忍到出院再说。”

  他哭笑不得要抓我,我灵巧从他腋下挣脱,光着脚丫跳下库,戳了戳他鼻尖,“让你害我被捉在库上,看你长不长记性。”
  为防止他半夜不老实,我特意在旁边小库将就一晚 , 他央求我很久,让我上库去睡,还承诺绝对不碰我 , 连沾都不沾 , 我没有理会 , 他央求累了才睡下。
  第二天早晨秘书带着一摞文件赶来交给他批示 , 我洗了澡打算去超市买些无糖点心和水果 , 用作周容深晚上加班的宵夜,我临行叮嘱秘书照顾好他,等保姆来了再离开。
  我走出病房路过护士站,两个小护士坐在桌后没有看到我,正在说昨天深夜撞破的事。
  “周局长和太太感情真好 , 昨天在病房就…”她声音压得特别低,对方听到笑着瞪大眼,“你都看见了?身材好吗。”
  “周局长当然很好,可惜被子里灯光又暗 , 我也不能一直盯着,但比之前任何一个来这里住院的男人都要好。”
  “不会都被你看光了吧?”
  护士很害羞,伸手捂她的嘴,“别胡说 , 那个场合吓都吓死了,换做你还有心思看?”
  我放轻脚步沿着墙角溜出这一层,原本就没什么好名声 , 这下更是要被扣上**的头衔了,传出去周局长太太在病房都不老实 , 缠着大病初愈的丈夫** , 我忍不住喷笑出来。女人这辈子最好不要犯错,犯了一次就要用一辈子偿还 , 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不会被往好处想。
  我走出住院部大楼 , 穿过马路站在顺行街道,想给司机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 , 顺便送两份热菜留中午吃,我正在翻包找手机,眼前忽然出现一只粗糙宽大的手,手腕有一条狰狞刀疤,在阳光下格外凄厉扭曲 , 他按住我开包的动作,声音荫森森从头顶传来。

  “周太太,我们大哥请您过去喝一杯。”
  我眉头一皱 , 抬起头看他 , 他不只自己,身后不远处还站立着四名马仔,倒背手笔挺伫立,街边停泊两辆黑色商务车。
  这阵仗不用问,特区能给得起的也就那几位,我问你大哥姓什么,男人说姓赵。
  我冷笑,“我和你们大哥没有往来,这酒没必要喝。”
  我推开他要走 , 他从口袋摸出一张纸,在我眼前一抖,龙飞凤舞的两个字印在邀请人上 , 赵龙。
  男人朝我鞠躬 , “周太太 , 我们大哥给您拜帖子 , 您赏脸。”
  我深深吐出口气 , 脚下像被钉子钉住了一样。
  黑帮有黑帮的规矩,白道有白道的准则,白道一旦派出亲信秘书,对方官职不是压死他的都必须要见,而黑道只要老大出了帖子 , 这面子不给不行。
  人家把高帽戴上了,伸手不打笑脸人,真要是打了脸,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男人见我反应 , 咧开嘴笑,“没别的意思,我们大哥明白情势,周局长特区一手遮天 , 他的太太动不得,您放心跟我走 , 我再给您平安送回来。”
  他趁我不备将皮包从我手里夺走,我脸色大变伸手去抢 , 他举过头顶避开 , “周太太,大哥说了 , 您这人太狡猾,花招是防不胜防。我们大老爷们儿不好搜身 , 您也懂点规矩,真要是动您 , 您拿手榴弹都没用。”
  我像个光杆司令,被他们带进车里,我弯腰坐进去的同时目光本能扫向对面摄像头,我心里一惊,灯发生故障 , 是熄灭的,意味着摄像也没有录入。
  门在这一刻被狠狠关上,仅仅是我呼吸的功夫 , 便犹如离弦之箭蹿了出去 , 根本不给我反悔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