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1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望着顾秋,“这浑蛋,干嘛喝这么多酒?”
  顾秋在喊,“没喝多,我没醉好吧!”
  “还没醉!”从彤咬着牙,拧了他一把,“痛不?”
  “好痒!”

  “气死我了!”从彤松开他,冲着顾秋喊,“陈燕姐来了,你知道不?”
  顾秋说,“在哪?她在哪?”
  陈燕说,“我在这里,你喝这么多酒,还认得我啊?”
  顾秋说,“认得,当然认得,我们两个不是——”
  要命的,想报料啊?陈燕赶紧捂住他的嘴,“是不是想吐?”
  从彤道:“想吐你捂住他的嘴巴干嘛?”
  陈燕担心的是,酒后吐真言啊?
  陈燕说,“找个盆来吧,万一他想吐的话,也好有个准备。”
  从彤把洗衣服的盆放过来,又去给顾秋泡浓茶。
  陈燕看着顾秋,恨得牙根痒痒,他刚刚差点就说出来了。真要是两人的事,让从彤知道,她这个姐姐怎么有脸见人啊?

  顾秋躺在那里,“陈燕姐,你怎么来了?”
  陈燕说,“我过来看你们的,自来水工程搞怎么样了?没想到你倒是好,饭都不陪我们吃,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
  陈燕故意抱怨,就是不想让顾秋乱说。
  从彤泡了杯浓茶,喊顾秋坐起来喝茶。
  陈燕帮她把顾秋扶起来,顾秋喝了两口,推开杯子,“让我睡会。”

  从彤道:“澡都没洗,怎么睡啊?”
  顾秋倒下去,呼呼大睡。
  陈燕说,“那我先走了,明天再过来。”
  从彤说,“你要去哪呢?”

  陈燕回答,“找个旅馆对付一晚。”
  从彤想了下,“要不你还是留下来,让他睡沙发。”
  陈燕说,“不行,他喝高了,容易感冒的。”
  正要离去,顾秋突然叫了起来,按着脑袋大喊,啊哟,啊哟——!
  这下两人慌神了,“怎么回事?”
  “顾秋,顾秋!”
  两个人奔过来,抱住顾秋,喊着他的名字。
  顾秋只是捧着脑袋,一个劲地喊,“啊哟——啊哟——”

  两人慌神了,“快去医院吧!”
  陈燕喊了一句,顾秋伸手扯着她,陈燕提防不住,身子一倒,压在顾秋身上。
  啊——!
  她刚扑下去,就惨叫了一声。
  可把从彤吓坏了,“陈燕姐,你怎么啦?”

  陈燕咬着牙,“他咬我——”
  “啊——”
  顾秋此刻有点神质不清,逮什么咬什么。从彤听到陈燕喊这么凶,紧张地凑过来,“我来帮你!”
  陈燕咬着牙齿,挺难为情的,从彤这才发现,顾秋一口咬在她的手臂,到现在都没有松。
  陈燕现在弓着身子,嘴唇上的血都咬出来了。从彤双手端着顾秋的后脑,拍拍他的脸,“你疯了,干嘛咬人?”

  顾秋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陈燕痛苦地喊,“别叫他了,他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从彤捏着顾秋的嘴窝子,很用力的扳开了。陈燕这才被解救出来,只是她的脸色很苍白,显然是痛得厉害。
  可陈燕什么也顾不上,看着顾秋痛苦的样子,急急道,“马上送他去医院吧!”
  从彤也慌了,“那你快打电话。”

  陈燕还没有来得及拨号码,顾秋翻了个身,把从彤拦腰抱住。
  从彤惊叫了一声,就被顾秋咬住了手臂。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陈燕见状,扔了手机,赶紧过来帮忙。
  从彤摇摇头,“不要管我,叫他咬一会就好了。你快打电话。”
  陈燕说,“他会把你的皮都咬掉的。”
  陈燕的衣服上,衣袖已经出现一团殷红的血迹。
  从彤咬紧了牙齿,拳头捏紧。要命的,电话打半天没有人接,陈燕急疯了,气得把手机一扔,“医院搞什么鬼?电话都没有人接。”
  她就焦急地看着从彤,好在顾秋已经松口了,安静的躺在那里。从彤松开的手臂上,有一个很清晰的牙齿印,手臂都出血了,陈燕道:“你流血了。”
  从彤说,“别管我,你自己也出血了,快看看吧?”
  陈燕却担心地望着顾秋,“他究竟怎么啦?好象情况不妙。我们快将他送医院吧!”
  顾秋的桑塔纳停在外面,两个女子将他抬上车,从彤的手臂好痛,陈燕呢,被顾秋咬住的左手,也火辣辣的,血都渗出来了。
  两人顾不上身上的伤,将顾秋送到医院。
  狗屁的县医院,检查了半天,看不出什么毛病,说:“你们还是去市人民医院吧,我们这里看不出来什么症状。”

  脑电图上,看起来一切正常。
  陈燕对从彤道:“那就去市里。”
  从彤想叫救护车送,偏偏这个时候,顾秋醒过来了,看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自己浑身无力,虚脱了一样。
  他问两人,“我怎么又到医院来了?”
  从彤气死了,瞪了他一眼,“你还知道这是医院,看看我的手,还有陈燕姐——”
  说到这里,她突然打住,目光望了眼,陈燕胸前还在出血。
  从彤说,“陈燕姐,你快去扯一下血。别管他了。”
  顾秋现在知道了,自己在一天之间,病发二次,看来这问题不轻啊!医生说了,千万不要喝酒,可自己不听,这下又复发了吧?
  顾秋听说两人要送他去市医院,他才告诉两人,“不用去了,我中午刚从市人民医院出来。医生说是脑部神经受压迫,引发的这种症状。”
  从彤和陈燕都紧张了,“那你怎么不住院?马上接受治疗。”
  顾秋说,“别紧张,医生说问题不大,只要平时生活中多注意。”
  医生也这么说,“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也看不出什么来,既然市里的专家这么说,我劝你们有时间就去看看需不面要动手术。”

  顾秋道:“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从彤跺着脚,“你不住院怎么行?万一再发作呢?”
  顾秋说,“没事的,先回去吧,明天把工作安排一下,再去省城不迟。”
  从彤这才同意回家,陈燕下了车,说要去旅馆,从彤说你留下来吧,万一他疯狂病发作,我一个人怎么对付他?

  回到家中,从彤把陈燕拉到卧室,“你快换一下衣服吧,都出这么多血了。
  陈燕解了衣服,从彤这才发现陈燕左边的胸脯上,有一排半圆形的牙齿印。都已经破皮了,渗出了血迹。
  要不是有内衣保护,只怕连整块肉都要被他咬下来。
  现在陈燕雪白的*上,生生多了一排牙齿印。

  顾秋身体不好,陈燕就不好意思再去住旅馆了。
  再说,她也放心不下。
  可顾秋执意说没事,他已经在医院看过,暂时不会有大问题。
  从彤说,“没事没事,你一天都搞了二次,想吓死人啊?明天去医院。”
  顾秋说明天不行,改天吧,我们去省城看看。
  三人的心思都有点沉重,顾秋也觉得奇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就出现这种现象,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看着陈燕,“陈燕姐,我咬你哪了?给我看看?”
  陈燕不好意思了,从彤瞪了他一眼,“还想看啦?你是不是故意的?”
  顾秋说,“怎么是故意的?故意的我哪舍得咬你们啊。”他看着从彤的手,都出血了,咬了好深的印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