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1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生有时就好比男人进入女人的身体,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道,要么进,要么退?她绝不允许你左右摇摆。

  吃了饭,在酒店里休息会。
  夏芳菲问,“你说她会不会同意?”
  顾秋道:“难说。她这人的心思,被洗脑了,对大陆有偏见。不过她们这家公司,可以考虑。”
  夏芳菲道:“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觉得她们公司可以给予我们一些帮助,能让我们迅速壮大。只是这笔钱,她恐怕不会出。”

  顾秋说,“外国人的钱,不要白不要。”
  两人说了会话,顾秋说,我休息下。
  夏芳菲正要离开,顾秋突然觉得头晕,只见他双手捂着脑袋,很难过的样子。
  夏芳菲本来都走到门口了,回头看了眼,就发现状态不对。

  “你怎么啦?”
  夏芳菲急了,跑过来抓住顾秋的手。
  顾秋没有说话,只是捧着脑袋,拼命的挤压。
  夏芳菲抓起电话,就要打120,顾秋喊了句,“别!我只是头晕。”

  夏芳菲说,“我看你有点不对头,去看看吧!”
  顾秋说不上话来了,夏芳菲急忙打了电话,叫救护车。
  把他送到医院做检查,顾秋已经没事了。躺在床上,感觉到自己做了场梦一样。
  夏芳菲守在身边,问你好点了吗?

  顾秋说,“没事了。你去看看结果,究竟是怎么回事?”
  夏芳菲这才起身,去拿了片子回来。医生说,“他这是脑部神经受到撞击,神经受压迫的结果,他是不是脑袋受过伤?”
  夏芳菲哪里知道,过来问顾秋,顾秋说以前的确受过伤。此刻他才记起,从苗寨回来后不久,在省城晕倒过一次。
  可医生说,暂时没什么大问题,需要留院进一步观察。观察的时间可能长一点,需要一个星期到半个月。
  顾秋说不行,自己必须赶回去的,医院见他执意不肯留下,就吩咐他定期做检查,另外要注意休息,少喝酒。
  从医院里出来,顾秋准备回清平,夏芳菲有些不放心,说我送你吧?
  顾秋说不用了,你也有很多事要忙。夏芳菲还要坚持,电话来了,她看了下号码,是白若兰打来了。
  “她打电话来了。”
  顾秋说,“八成是接受了这条件,你去跟她签约吧!”
  夏芳菲接了电话,匆匆离去。
  顾秋开着车子,赶回清平县。

  刚刚到,夏芳菲就打电话问,“你到了吗?”
  顾秋说,“我还没进办公室,签约结果怎么样了?”
  夏芳菲笑了,“恭喜,她同意了。”
  顾秋没太多表情,“那就把钱以公司的名义,打到清平县的账户上吧!”
  夏芳菲说,“这个没问题,我去照办,可你也要注意休息。听到没?”
  顾秋嗯了声,“先这样吧,芳菲姐,公司的事情,辛苦你了。”
  夏芳菲挂了电话,顾秋回到办公室打个转,来到曹书记那里,曹书记正和代县长在谈工作,顾秋走进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曹书记说,“是不是又捞到钱了?”
  顾秋哈哈大笑,“我们的曹书记现在也是见钱眼开啊!不错,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将有二千万入账。”
  听到这个消息,老曹拍着大腿叫好,“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顾秋同志,你干得不错。”

  代县长先是笑了起来,然后又黯淡下去,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的表情很隐秘,顾秋和曹书记都没有发现。
  代县长道:“的确应该庆祝一下,晚上我做东,就我们三个喝点酒。”
  曹书记说,“还是去我家吧,家里有个保姆,手艺不错。”
  顾秋说,“随便你们哪个做东都行,我只要有酒喝。”
  刚好这个时候,从彤打电话过来,问顾秋什么时候回家?
  顾秋说,晚上要去曹书记家里吃饭,就不回来陪她们了。
  这几天,蕾蕾回了苗寨,只有从彤一个人在家里,所以顾秋道:“要不你也过来?”
  从彤笑,“去哪都带老婆走,不怕人家笑话?算了,反正我也不寂寞,有人陪。”
  顾秋问,谁来了?
  从彤说,我找了一个帅哥,填空用的。

  两人开了几句玩笑,下班后,顾秋就和代县长,曹书记一起回家。
  有这样的喜讯,对于曹书记和清平县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二千万进账,基本上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至于工程后期的尾款,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曹书记家里,还是老模样。

  曹慧刚刚从苗寨回来,又换了药方,顾秋发现她脸上的气色,比以前好多了。
  看到顾秋的时候,曹慧还跟他打招呼。
  晚上由曹书记家的保姆炒菜,三人喝了二瓶五粮液。曹书记说,这可是我家里压箱底的活,全都拿出来了。
  代县长不信,“你就这么穷?”
  曹书记只是笑,他家里的确没太多的烟酒。
  三个人两瓶酒,平均分配也有六两多。
  今天这一高兴,又把医生的话给忘了,医生刚刚还说,要少喝酒的,顾秋哪管那么多?
  三个人平分,他可没有少喝一口。
  也不知道是身体原因,还是酒量下降,喝六七两酒,他居然有点醉昏昏的感觉。

  回到家门口,顾秋喊,“老婆开门。”
  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陈燕。他没站稳,身子扑进陈燕怀里。从彤在房间里洗澡,哪想到顾秋这个时候回来?
  陈燕急得大喊,“从彤,快点出来,他又喝醉了。”
  从彤刚刚从浴盆里出来,衣服还没来得及穿,听说顾秋喝醉了,她系了块浴巾,匆匆跑出来。

  “怎么回事?”
  跑过来和陈燕一道,拉着顾秋的手臂,就要往沙发上拖,没想到顾秋的手随便一捞,啊——!
  从彤一声尖叫,浴巾被他扯掉了。
  又喝高了,这家伙还乱来。
  从彤尖叫着,扔下顾秋,跑去把门关上。
  再来扶顾秋的时候,顾秋已经被陈燕带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顾秋身子沉,喝高了之后,站不稳,陈燕想把他放下,他身体的重量压下来,扑在陈燕身上。
  陈燕往后一退,脚跟绊在沙发边沿,重心失控,一屁股坐下去。顾秋就象一个庞然大物,扑在她身上。
  从彤管不了那么多了,捡起浴巾围在身上,对陈燕说,“我去换衣服。”
  顾秋趴在陈燕身上,陈燕好尴尬,偏偏顾秋的手还不老实,有些乱来。陈燕急了,把他的手扯出来,顾秋借机抓了几下。
  要死的,万一从彤看到,还要不要命啊?
  可顾秋喝高了,闻到女人香,一把换住陈燕,喊了句老婆。陈燕说,“我不是你老婆,快放开我。”
  顾秋哪里肯松手,抱着陈燕将她压在身下。陈燕急得大喊,“从彤你快来啊,我要被他压死了。”
  从彤正穿着衣服呢,听到陈燕叫喊,就在卧室里道:“你咬他啊!”
  陈燕说,“他喝醉了,咬他有什么用?”
  从彤道:“那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好。”
  陈燕感觉到顾秋那顶着自己。换了平时,你想怎么玩都行,今天这是要做死啊!
  陈燕一急,用好大的力气将他推开。

  此刻衣服全乱了,陈燕赶紧整理衣服。
  从彤从卧室里出来了,问陈燕,“他怎么啦?”
  “喝多了。神质不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