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0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在这地方吃了几次,每次都是和从彤一起来的。从彤知道老地方,顾秋还没吃饭,挑了个位置,叫菜先点上。
  九点二十了,从彤还没到,顾秋又打了一通电话,从彤说。“就到了,就到了!”
  外面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顾秋顺着声音望过去,一辆黑色的凌志在夜宵店门前的玻璃窗前停下,马上就看到从彤和蕾蕾下了车。
  顾秋有些疑惑,这车怎么有些眼熟?
  没错,这车正是顾秋今天下午遇见的那辆凌志,刚刚从修理厂提出来。问题不大,很快就修好了。
  白若兰叫司机开车去接从彤和蕾蕾一起吃宵夜,她也没想到顾秋会在这里等他们。

  就在顾秋发愣的时候,另一侧的车门打开。从车内探出一只黑色的高跟鞋,跟鞋,足有十来公分左右。精致漂亮的款式,鞋面纵横交错着几条钻石条纹,晶光闪闪,令人眼前一亮。
  顾秋倒吸了口凉气,他们顾家的妹子都是爱美之人,舅舅的女儿更是一个烧包的娇娇女,以前她曾经缠着顾秋送过一双这样的鞋子给她,据说是世界顶尖级意大利著名设计师今年限量推行的新款,全球仅有五十双。
  这款鞋子刚一面世,很快就风靡一时,引起了疯狂抢购。
  只可惜,有钱也卖不到东西。刚刚发行不到十分钟,就被抢购一空。

  顾秋之所以注意这款鞋,主要是前不久表妹给他电话说,说这鞋了出新款了,她还想要一双。没想到这种限量版的鞋子,竟然穿在眼前这名神秘女子脚上。
  顾秋顺着那截小腿望过去,顿时让人为之呼吸一滞。没有穿丝袜,一种浑然天成的自然白,还有那种渐渐露出来的圆韵,都让人无由的心神一紧。
  一名戴着墨镜,剪着短发的年轻女孩子从车里出来。
  女孩身上穿的是一件无袖的连衣短裙,腰间系着一根蓝色的腰带。宽而松散,看似随意,实是严谨。
  短裙的下摆,刚好盖过大腿的中部,松紧适宜地将她的身材,若隐若现的展示。细嫩的手腕处,戴着一个宽大的手镯。
  明晃晃的,应该是铂金打造。

  手里拿着一个LV的精致小包,很随意地挡在腰间。最是那头短发,微风吹来,她无意间甩了一下。那一刻,闪亮了多少人的眼球。
  一对带着很长吊坠的耳环,配着那头短发,还有那张精致的瓜子脸,无不让人心动。只是眉宇间,似乎多了一种冷漠,高傲。
  清平县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样的人物?顾秋今天在车上,并没有见到白若兰的真容,再说她白天戴着墨镜,不以真相目示人,此刻以这种装扮出现,自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惊艳。
  顾秋很奇怪,从彤怎么会跟这种女人在一起?她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就在顾秋发愣的时候,从彤和白若兰,蕾蕾三人已经走了进来。
  白若兰手里拿着LV的手包,随着从彤走近顾秋坐的那张台子,目光落在顾秋身上,她惊讶的咦了一声,“怎么是你?”
  顾秋猛一抬头,鼻子里立刻就闻到白若兰身上那股香水味。

  “怎么不能是我?”
  这是顾秋第一次正面打量白若兰,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白若兰的名字。
  白若兰自然也没有想到,今天在路上碰到的那个怪人,居然是从彤的未婚夫。睫毛颤颤,白若兰哑然失笑。
  往日里在别人面前,冰若冰霜的白若兰,今天晚上偶尔一笑,却也是芳华绝代。
  从彤惊讶的道:“你们认识?”
  “嗯!”
  “不认识!”

  两人同时接过从彤的话。前者是白若兰说的,后者是顾秋说的,顾秋生气的是,对方用那种付钱的方式,来买自己的热情。
  当时自己出手相助,只是因为心存善意,并不是图她那几块钱。钱这玩艺,顾秋还真不缺。
  从彤觉得很奇怪,却不好声张,只是喊着两人,“坐吧坐吧,今天晚上的饭菜不合胃口,再吃点宵夜填填肚子。”
  蕾蕾在顾秋旁边坐下,从彤也在顾秋的旁边坐下,如此一来,白若兰就坐到了顾秋对面。
  白若兰看着顾秋,“你还在生气?”
  换了平时,她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一个男人心里是什么想法,今天只是因为从彤的缘故,从彤的热情,让她对顾秋另眼相看。
  顾秋看着从彤,从彤道:“她叫白若兰,新加坡人。”
  顾秋听到新加坡这几个字,马上就联想到那位老人家,“新加坡人?”
  从彤笑了,“说来也巧,她就是老华侨的孙女。”
  顾秋明白了,敢情是老华侨过来后,白若兰不放心,又跟过来了。或者说,老华侨是悄悄回国的,家人发现,于是跑到大陆来寻人。
  顾秋问从彤,“老华侨现在到哪里去了?”

  顾秋把情况说了一遍,顾秋就笑了起来,“还真巧!”
  白若兰虽然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大小姐脾气大,但在熟人面前,最起码的礼节还是懂的,她端起一杯冰啤酒,对三人道:“今天我很高兴,非常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和热情相助,让我和我的爷爷在这异国他乡,得到你们的帮助。”
  顾秋看着她那嫩如兰花指般的纤纤玉指,“不是异国他乡,这里曾经是你的家乡,也是你爷爷故乡。如果追朔根源,你也算是中国人。”
  从彤踢了他一脚,这家伙怎么啦?
  象吃了火药似的,好象针对人家白若兰。
  白若兰却是嫣然一笑,“谢谢教育,但我现在是新加坡国籍,只能说,我的祖先曾经是中国人。”

  顾秋喝了口酒,“好吧,高傲的新加坡人。你到我们这个贫穷的大陆来干嘛了?”
  白若兰说,“我是来寻找我爷爷的。”
  “那你爷爷又是来大陆干嘛了?”
  “他来看看自己的故乡。”
  “那你爷爷算是中国人还是新加坡人?”

  白若兰道:“他现在是新加坡国籍,应该是新国坡人吧!”顾秋道:“你得跟你爷爷好好学习一下,还有,看看历史吧!这些对你有好处。”
  白若兰笑了起来,“我很了解历史,从华夏五千年历史开始,秦皇汉武,五代十国,宋元明清,我都知道,我还看过史记,我知道司马迁这个人物。”
  顾秋道:“既然你是新加坡人,为什么不学新加坡的历史,难道你们新加坡没有历史吗?”
  白若兰皱起了眉头,用英语说了句,“你们东方男人真小气!”
  顾秋听到了,也用英语说,“落,不是东方男人小气,而是做人不能忘本。不管你是新加坡国籍,还是美国国籍,英国国籍,你的根始终在这里。”

  顾秋的英语水平,让白若兰为之一滞,她还真看不出来,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居然能说得一口浑正的美式英语。
  此刻,她居然好奇心起,又用英语说道:“你的思想太固执了,不能接受新鲜事物。”
  顾秋说,“这不是固执,只是一种执着。对祖国的执着与热爱。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祖国都不爱了,那么他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白若兰道:“我不觉得这是一回事,国籍和爱国,根本就没什么联系。我知道你的思想里,存在着根深蒂固的东方人思想,但是你想想,当年在殖民地上建立起来的米利坚,他们的强大你看到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