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0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开着车子,绕了几里路,才赶到工地上。后面一辆凌志车,摇摇晃晃着跟过来。
  车窗落下,戴墨镜的年轻女子看着外面的工地,皱起了眉头。工地上,一群光着膀子的农民,正在艰苦奋战。
  司机说,“他们怎么不用机械?这不是浪费人力吗?”
  年轻女子看着站在高处的顾秋,淡淡地说了句,“走吧!”
  刚下过雨,从彤和蕾蕾陪着老华侨来到南庄,老华侨指着前面,“对,就是这里了。”

  从彤说,“这里叫上马坡镇,南庄村。”
  老华侨说,“怎么叫南庄呢?以前不是叫驻马村吗?”
  从彤也不知道,她对清平的历史一点都不熟。
  把车子开到村子里,老华侨下了车,望着片被雨水冲洗过的山坡,半天没有说话。

  或许,他在寻找昔日的记忆。
  过了好一会,才听到老华侨说,“不对,以前这里很多树的,怎么都成了光秃秃的山了。”
  以前是什么模样,从彤根本就不知道。听老华侨这么说,她就怀疑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可老华侨指着对面山上一个石洞,以前我就在这洞里玩过,这个洞很深。
  在他的记忆中,这里漫山遍野的,都是树木。几十年过去了,怎么成了一片荒野?
  从彤说,“我带你去村干部家里吧!”
  老华侨跟着从彤来到村干部家里,上次她过来,村支书认识从彤。听从彤说,有一位老华侨回来探亲,村支书就打量了对方半天。
  这位老支书在村里生活了一辈子,看着老华侨后,呆了足足好几分钟,才爆发出一声话来,“猛子!是你吗?你是猛子?”
  村支书的头发也白了,老华侨呢,快十七岁啦,听到村支书叫他猛子,他就愣愣地望着村支书,有些不太相信的问,“你是扮桶?”
  扮桶,是地方的方言。一种农作物收割工具,因为村支书小时候长得胖,被一些小孩子取了个扮桶的外号。
  村支书冲过去,抱着老华侨哈哈大笑,“猛子,果然是你。”

  “扮桶,我的好兄弟!”
  两位老人家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从彤和蕾蕾看在眼里,也不禁有些动容。两人拥抱过后,又分开打量着对方。
  老华侨说,“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老支书呢,对他道:“我听说你当兵,后来去了岛上,怎么又去新加坡了呢?”
  老华侨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啊!”

  顾秋站在工地上,看着这些村民参与施工,沿途检查了一遍。开着车子准备回县城的时候,半路上又碰到那辆凌志车。
  正要开过去,司机在喊,“这位先生,能不能跟你打听一下,知道驻马村在哪里吗?”
  顾秋还真不知道这个地方,他摇摇头,车子开过去了。
  凌志车上的司机急了,喊了句,“喂,你怎么走啦?”
  车子撞到一块石头上,狠狠的顶了一下底盘,车子熄火了。司机连续发动了几次,车子都毫无反应。
  司机说:“完了,我们要被困在这里了。”
  后面的年轻女子很生气,“怎么回事?”
  司机道:“抛锚了。”
  “那还不下去看看!”
  司机很为难,“我不会修车!”
  年轻女子气死了,“难道叫我下去推?”
  司机下了车,打开引擎盖,这里摸摸,那里摸摸,一愁莫展。
  年轻女子拿出手机打电话,“真该死,没有信号!”
  从彤看到老华侨找到了自己的家乡,她就和蕾蕾返回县城,老华侨留在南庄过夜,从彤告诉村支书,有什么需要,联系自己就行了。
  村支书家里有电话,这倒也方便。
  老华侨一再谢谢从彤和蕾蕾,两人就原路返回。

  离城还有十几公里,蕾蕾说,“从彤姐,那边有个女的在招手。”从彤看过去,路边的石头上,果然站着一名女子在挥手。
  从彤把车靠过去,“需要帮忙吗?”
  对方跳下石头,用极为标准的普通话道:“可以载我到县城吗?”
  从彤示意她上车,对方拉开门跳上来,连连说谢谢。从彤呢,打量着对方。
  只见这名女孩子浑身上下,全部都是名牌。手里拿着墨镜,长着极漂亮的瓜子脸。从彤心道,要是再饱满一点,就更完美了。
  她上车的时候,车里顿时多了一股夏奈儿的香水味。这样一名女子,居然出现在荒山野岭中,要不是大白天,从彤还真怀疑她是哪来的狐狸精。
  透过后视镜,从彤问,“你是外地人吧?”
  对方居然说了句英语,“yes_”说完后,意识到不对,马上说,嗯!
  其实这个时候,这名女子也在打量着从彤。
  她心里暗暗奇怪,自己一路过来,看到的女子无不是残花败柳般的黄脸婆,连那些年轻的女孩子,皮肤也黑得出奇,从彤明显不是这里的人才对。
  清平女子的皮肤粗,肤色不好,这是公认的。

  她问从彤,“你也不是本地人吧?”
  从彤说,“嗯,我调这里来上班的。”
  对方问,“我有麻烦了,你能帮帮我吗?”
  或许都是女人,她比较放心。
  从彤说,“什么事,你说吧!”
  对方回答,“我的司机开车在路上抛锚了,找不到修理工。”
  从彤哦了一声,“那叫交警帮你们拖一下车子不就行了。”
  她想给交警队打个电话,叫人去拖车。
  这才发现没有信号,车子开到县城,这才有机会给交警队打电话。
  进城了,从彤问她,“你要去哪?”
  对方说,“我不知道,我是来追我爷爷的。可人生地不熟,我找不到他去哪了。”
  从彤觉得好奇怪,“你爷爷?”
  对方拿出一张名片,“我叫白若兰,新加坡人!”
  从彤接过名片,“你也是新加坡的?”
  看到这张名片,从彤心里一惊。白若兰很惊讶,“怎么?你见过其他的新加坡人?”
  从彤道:“有一位老人家自称是新加坡华人,刚刚被我送到南庄去了。”
  “啊?”白若兰欣喜道:“你见过我爷爷?”
  从彤看着白若兰,见她的手指很长,皮肤隐隐泛着光泽。果然如兰花指一般。
  从彤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你爷爷,但他有心脏病,需要经常服药。”
  “对,对,对!就是他!”白若兰很激动,拉着从彤的手,“这位姐姐,你快带我去见他吧!”
  从彤说,“天要黑了,又下了场大雨,今天恐怕不行了,明天吧!”
  白若兰有些急,但她知道这路不好走,而且很滑,万一不小心滑到沟里,岂不麻烦?再说,从彤告诉她,老华侨在村支书家里,很安全的。
  她又把村支书的电话告诉白若兰,白若兰立刻打电话过去。终于和爷爷通上电话了,白若兰欣喜地喊,“爷爷!我是若兰,我来找你了。”
  老华侨万万没想到这个孙女,居然从新加坡跑过来,他也有些意外,跟孙女说了十几分钟,他说,“我现在很好,你不要急着过来。”
  白若兰一个劲地说,“好的,我知道了。”
  老华侨道:“人家对我们很好,你要感谢她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