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2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邵飞,我们四联给你的价格,是双倍价格,你在犹豫什么?”黄槐冷冷的问我。
  我看着黄槐,笑了一下,他是不高兴了,或许,他是所有人中最中立,但是也是看的最明亮的人,他现在问我,就是给我一巴掌,让我该清醒,清醒了。
  我说:“黄先生,我有四吨料子,你们能全吃吗?给我两百万一公斤的价格,这是什么价格,你们自己计算过吗?如果你们全吃,得八十个亿,而且,我后续还有,源源不断,后面的更好,达到了玻璃种,你们吃的起吗?”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震惊了,我看着何川,他脸色最激动,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似的, 他说:“我们吃的起,哼,这种料子,市场在东南亚,别说你有四吨了,你有四十吨,我们也能吃的起。”
  我听着,心里惊骇,这个厉害了,无意间,就摸了他们的底,看来他们的势力确实雄厚,只不过,他能把四十吨给吃了,那就是吹牛,我不相信他们能吃掉四十吨的料子,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上次二十亿的赌石,没让陈发伤了元气。
  “好,四吨,你们全吃,明天我就把料子给拉过来。”我拍桌子说。
  听到我的话,何川高兴的站起来,但是陈发瞪了他一眼,何川看了,就坐下来,没说话,陈发也没说话, 这个时候黄槐站起来,说:“邵飞,何川说的不算数,我们之前做过前提设置,我们收你的料子,只收这种底子的料子,我们不收赌石,你回去之后,自己把料子给切了,只要是这种暗色系,冰种干净底子的料子,我们全收。”
  我听着,就笑了,这回可让我逮着话柄了,我说:“那不行,你们把好料子给挑,剩下的我卖给谁啊? 你们看上去给我双倍的价格,但是赌石有风险,谁知道我能不能全部都切出来这种品种的料子?雍曲种的料子,我也知道,赌性很大,以前第一批出的料子,基本上都是水头干,这一批水还行,基本都是满绿,但是,赌石嘛,谁知道赌出来是什么东西,所以啊,如果你不能全部都收,我宁愿找一个低价格一点的,把料子全收的人。”

  我说完,就准备站起来,我准备赶紧走,不给他们反应思考的时间,他们要全收,肯定是要考虑的,但是,我就要趁着这段时间,把交易给坐实了,这样,就算他们考虑好了,我他妈也不用着急了。
  我刚要走,陈发就说:“好,我们照单全收,但是,价格按照你给的价格走,一百万一公斤,我们全收。”
  我听到陈发话,心里咯噔一声,这个老狐狸,厉害,这么大的生意他一下子就决定了,但是如果是我,我肯定也会一口咬定的,因为这种雍曲的料子市面上已经绝迹了,所以只要上市,要么重新风靡起来,要么再也找不到市场,但是虽然时间在变,审美观也在变,但是人们对于翡翠绿色的喜爱永远不会变,这种雍曲种的料子基本上都是满料,而且绿的很浓,种老的很深,以现在广东翡翠造势的能力,重新流行起来很容易。

  我看着陈发,我咬着牙,额头上冒汗,他看着我,倒是很轻松,我们都在较劲,他心里清楚,是周瑶要搞我,如果我被周瑶搞下去,那么他肯定转身就把我给卖了,直接跟周瑶合作,然后把我杀个干干净净。
  盈江赌石基地已经上市了,他们两个联手,把盈江给吃了,到时候我连个窝都没有了,妈的,有时候不能小瞧了女人,真的。
  我看着陈发,我不能卖,就算我知道,可能被东南亚的市场封杀,我也不能卖。
  “陈先生,我已经约了香港的一位朋友谈这笔料子,如果我们谈判失败了,那么,到时候我再来找陈先生合作吧。”我说。

  陈发听着,就说:“哎,还没有谈,就没有交易,没有交易,你就可以取消,打个电话取消了就行了,跟我们合作,才是你最佳的选择。”
  我看着陈发得意的嘴脸,我就说:“那不行,做人要有诚信,我既然答应了要跟人家谈,那就必须要谈,我邵飞最看重的就是诚信,为了诚信,我在缅甸,把上千万的莫西沙的伴生料我都给砸了,所以,陈先生,见谅。”
  “噢,邵飞,诚信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要求你,把这笔生意给推了,我们是自家人,自家人跟自家人做生意没什么不好的,哼,邵飞,我陈发看重的料子,就算是你,也不能推了,你想卖,你也得卖,不想卖,你也得卖,我告诉你,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香港人的生意,你做不成的。”陈发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是吗陈先生,那我们就走着瞧好了。”
  我说完转身就走,王贵跟着我出去,李瑜他们也追出来了,我走出会议室,身上都是汗,我很久没这样了,现在是被逼上梁山了。

  “你给我站住。”李宏不高兴的说着。
  我回头看着李宏,我说:“什么事?”
  “什么事?你现在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啊瑜都给我说了,你根本就没钱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财主在这里,为什么你不卖?我们的钱都投入进去了,很容易就分崩离析了,如果你的资金链在一个月之内无法周转,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公司在第三十二天就会破产,就是这么残酷,没有钱,你什么都做不了。”李宏指着我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知道,但是,这笔生意,我不能跟四联做,你不知道这里面的水,我自己会有所安排的。”
  李宏还想说什么,但是李瑜说:“爸爸,别说了,我们要相信邵飞。”
  李宏气的拄着拐杖,说:“好,我看你怎么办,但是我希望你记住,不要玩砸了,你要知道,我们两家投入多少,我的所有身家都在里面呢。”
  他说完就气哄哄的走出去,上了车离开了现场,我看着李瑜,她也看着我,我想说什么,但是李瑜说:“你做主就好了,我跟着你,赢了,咱们站在高处看风景,输了,我们从底层在爬起来。”
  她说完,也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挺佩服这个女人的,我解开领结,我说:“王老板,让毕叔快一点,最好,今天晚上就能交易,如果我们再拖的话,要是陈发想好了对策,那我们就麻烦了。”
  日期:2017-08-30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