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2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料子,这两块料子厉害了,玻璃种的,暗色系,打灯阳绿,没有杂质,这种料子,市场上最少要五百万一公斤以上,一只镯子都上千万,找师傅,一定要高手,否则,我不放心。
  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我笑了笑,我说:“王先生,你尽快去联系你表哥,货,我找人去做。”
  “这个简单,我一个电话,就能把人给叫道广东来,现在交通方便,他坐飞机就来了,我表哥这个人,很仗义的,只要我开口,肯定会帮我的,但是,到时候,你多少要意思意思啦。”
  我点了点头,我说:“肯定,到时候在说吧,我现在去找雕刻的师父。”
  “好啦,明天我们见面在说吧,阿贵,开车送邵老板。”王贵说着。
  阿贵走出去了,很快就把车开到门口,我跟王贵寒暄了一会,就上车离开了,我说:“阿贵,去佛山李老板的度假村。”
  我坐在车上闭目养神,事情比我想的要难办的多,王老板在香港那边混,是因为有亲戚,但是这并不是说他在那边就有翡翠销售的路线,这件事很难办,对于香港黑社会,我小时候也是看古惑仔长大的,名声不好的,正派的人,是不会跟他们做生意的,这批料子,小的珠宝商还吃不下,只有那种大的珠宝商才能吃下来。
  周会长上次也给我铺过路,介绍三个最大的东南亚的翡翠珠宝商给我认识,但是他介绍的,只是经理,并不是老板,周会长是跟我藏私呢,这种人脉,他不可能给我的,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一定把最好的人脉都留给了周瑶,要不然,周瑶为什么会这么嚣张呢?
  我也没有要打电话尝试联系他们,因为没必须要,周瑶既然已经吃定我了,那么一定跟那些人都打好了招呼,所以,我不用联系,如果联系了,反而不好,会让他们盯着我的,所以,我就不联系,偷偷的找人开了一个市场。

  当然了,这个市场很难打开,我捏着鼻梁,我不会做生意,也从来没有接触过生意场上的事情,现在接触了,我才知道,这里面的水那么深,一只脚进来,你就别想出去,要么淹死,要么在水上王国沉浮。
  车子到了佛山李宏的度假村,我下了车,走进度假村里,直接去找王翠,到了王翠住的地方,我看着王翠在小院里雕刻翡翠,我就咳嗽了一声。
  王翠抬起头看着我,很惊喜,站起来过来拥抱着我,说:“你怎么那么快又回来了?我以为要等你很长时间呢。”
  我笑了笑,我说:“想你了。”
  王翠很开心的笑起来,说:“我相信你。”
  王翠说完就在我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她还是那么单纯,那么愿意相信我,我坐下来,我说:“之前看你雕刻的翡翠,都是低档货,所以,我从瑞丽,给你带了一点高档货来。”
  张奇听了,就有点懵逼的把箱子放在桌子上,看着我,用眼神跟我交流,那意思是质问我,是不是要把料子交给王翠雕刻。
  我没有搭理张奇,而是把箱子给打开,我说:“翠,看这块料子怎么样?”
  王翠把料子拿出来,看了一下,说:“好黑啊,不是很好看,值钱吗?”
  “嗯,挺值钱的,二十多万吧,给你雕刻,你看雕刻 什么好?”我笑着说。
  王翠撇撇嘴,说:“太小瞧我了,二十几万,就是高档货呀?”
  我笑了笑,没说话,啊翠看着料子,过了一会,说:“来自好黑啊,我雕刻一件风花雪月吧,黑色的料子,打灯肯定好看,好不好?”
  我笑了一下,我说:“好,三天能完成吗?”
  “这么急?”王翠有点惊讶的问。

  我点了点头,我说:“关乎到,你我以后能不能风花雪月。”
  王翠看着我,刚想说什么,但是突然又沉默了,然后认真的凝视这块料子,我看着她突然变了的脸色,我觉得,她是真聪明!
  王翠是聪明的,她能理解我话里面的意思,但是我没有讲明,我不想给他压力,所以,我没有告诉她这块料子价值几千万,我害怕她紧张,她不是一个能够面对大风大浪的女人。
  严格的来说,王翠只是一个坚强的小女孩,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农村女孩。
  王翠的雕工怎么样,我已经看到了,虽然没有大师的手,但是却不比大师差,我现在不能把这两块料子拿到市面上去,因为我害怕陈发知道。
  陈发是个老狐狸,他是赌石高手,对于翡翠,他有着相当敏锐的感觉,在生意场上,又是一头老狐狸,如果让他知道,我有这么一批料子,那么他肯定会来咬我一口。
  现在我已经很艰难了,如果他在过来咬我一口,那我还真的两面受敌,所有的计划,坑,都可能挖到一半就挖不下去了。
  晚上,我就在度假村里陪着王翠,她连夜赶工,雕刻是一件非常枯燥而又消磨时间的事情,打磨,切割,抛光,都是王翠自己来的。
  她在那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不动,我看着,都觉得佩服,我不行,我坐时间久了,我都会觉得屁股疼,我也没有去打扰王翠,因为我知道,王翠一旦去认真做什么事的时候,别人都没有办法干涉她,别看着她娇柔,懦弱,但是这股气里面,就透着那么一股坚强与向上。
  我在度假村里睡了一晚上,早上起来的时候,王翠还在雕刻,我不知道她休息了没有,只是看着她全神贯注,没有任何懈怠的神情,我就觉得感动,我就那么一句话,她就一晚上不合眼,那事情给我办好,办到极致。
  我没有打扰王翠,三天的时间是有点赶,一件好的作品,三天的时间是不够的,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要打磨,要抛光,要雕刻,现在,我也只能让他先把工给我干出来,至于抛光,急算了,我就带着没有抛光的作品去给香港人看。
  因为我自信,这种料子,就算不抛光,也是上等的料子。
  我出门之后,王贵的电话就来了,我接了电话,他说:“邵飞,人来了,我们珠海鼎盛茶馆见面吧。”
  我说:“好。。。”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赵奎把租借来的车子也开了过来,张奇给我打开门,我坐进去,赵奎开车前往珠海,佛山到珠海,距离不短,我来回奔波很累,但是没办法,这浑身上下都是事,我要是不奔波,哼,估计就得躺在棺材里了。
  “飞哥,这周瑶什么来头,你怎么让一个娘们给你怼了?”张奇不解的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周瑶是周会长的女儿,你别看她只是个秘书,但是挂着监督委员会会长的位置,这个位置厉害了,别看没有任何职权,但是任何生意来往,都得经受她监督,她觉得生意不合适,货物不合格,她一句话,这笔交易,就得垮了。”
  “我草,那要是咱们符合规矩,她还敢这么胡来?”张奇不爽的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如果一个人诚心想要搞你,她能想一万个方法,让你的货不符合规矩,他说这批料子不符合现代审美观,人家不要,你怎么样?咬人家啊?”
  张奇呸了一口,说:“这种人,真他妈恶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