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2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行,啊,你们都行,记住你们今天说的话,别他妈的等有一天来求我。”我说。
  我看着他们都不屑的笑了一下,我转身就走,出了门,我看着赵奎跟张奇,一脸的火气,张奇说:“飞哥,咱们什么时候受过着窝囊气?找人,烧了他的行政大楼,他妈的。”
  “烧了有什么用?烧了我的钱就能回来了?妈的,带着料子,咱们准备去广东,现在,也只有广东那边的路子能走了。”我说。

  说完我就上车,心里一肚子火,广东那边我不知道能不能行,如果不行,那我还真的就栽了,我拿着电话,想给周会长打电话,但是我刚拨出去号码,我就给挂了,我要是去求周会长, 我他妈不成孙子认怂了吗?不行,这件事不能告诉周会长。
  我就得去广东拼一波,赢了,我回来收拾他们,输了,输了在说输了的吧。
  我拿着电话,给马玲打电话,我说:“料子给我空运到广东去,那边商户,能卖就卖,不能卖就屯着,等着我回来。”
  “知道了邵飞,不过,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咱们现在已经陷入死胡同了?我感觉,浑身软绵绵的,怎么回事?一点激情,一点劲都没有。”马玲问我。
  我说:“你他妈欠草。”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很不爽,妈的,王老板,这次能不能活,就看你了,如果这批料子真的砸在手里,我还真的就要崩了。
  我的三十几亿投进去了,李瑜的钱也投进去了,料子砸在手里,缅甸不开工,我没钱,人要养,公司要办,跟陈发要斗,赌石基地要上市,妈的,这一连串的事,都是钱。
  所以这次去广东,就决定了我接下来的命运了。
  钱呢,是王八蛋,没有他的时候,你想着他,有他的时候,你又觉得他讨厌,等你把他花完了,你他妈又得求着他。
  这年头, 没有王八蛋,寸步难行。
  我坐飞机,直接飞广东,在珠海落脚,我给王老板打了电话,他派人到广东来接我,接我的人是啊贵,这个汉子是王老板的贴身保镖,王老板是看重我,每次才让他来接我。
  王老板这个人是好人吗?我觉得不是好人,他也是混道上的,连陈发都不敢收拾他,这说明他有两把刷子,而且,混的还是海外的,广东这边跟港澳台比较近,王贵就跟这三个地界的人有交往,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认识对面珠宝商。
  生意吧,这个东西,不好说,有时候,做生意并不是你有资金,就能做成的,有时候,也不是你有货,你就能卖的出去的,这个做生意,需要人,熟人最好,有熟人搭线,有时候比你有名气都还要重要。
  车子到了王老板的紫荆社区的豪宅里,这里还是一如既往,我到了豪宅里,看到了王老板在倒茶,他看到我来了,就说:“赶紧过来,茶会刚过,我从茶会上买的新茶,很香的,福建来的茶王的茶,有钱都买不到的。”
  我坐下来,陈老板给我倒了杯茶,你别看王老板这个人五大三粗的,没什么文化,但是对于享受,他还真是一流,居然还弄起了茶道,我喝了一口茶,只是觉得苦,一股茶叶味,你要说到底是什么味,我尝不出来。
  我把茶杯放下来,王老板说:“你那边的生意怎么样?”
  我说:“遇到了点难题,被一个女人给恶心到了,妈的,这娘们,把我弄的走投无路了,现在,我又得来找王老板你了。”
  听了我的话,王老板说:“那是当然啦,我们是朋友嘛,有困难找朋友,当然啦,我还要你帮我一起赚钱嘛,你有麻烦,我肯定给你解决的。”
  我招了招手,赵奎跟张奇,就把盒子拿出来了,放在桌子上,王老板自己把盒子给打开,看到里面是两块对切的料子,就稀罕起来了, 他看着我,说:“这个种厉害了,玻璃种啊,但是这个色,有点怪怪的,怎么那么黑,你说他是墨翠,但是却透着玻璃光,你说他是玻璃种的,这个翠性又黑的有点难以接受,这个。。。”
  “曲雍种。。。”我认真的说。

  听到我说曲雍种,王老板就惊讶的看着我,说:“曲雍种?这个,二十多年前就绝种啦,当年广东这边加工过很多,都是卖到东南亚那边的,现在市面上都没有了,你从哪里来的?”
  我说:“龙肯矿区里面挖出来的,有一大批,我知道,这种料子在东南亚有市场,所以我来找你了,王老板,你可是在香港澳门那边混过的,所以,我想问问你,在那边有没有路子,把这批料子给吃了。”
  “我有个表舅,以前偷渡到香港,在三合计做事,香港回归之后,我去那边做过生意,都是他照顾的,但是,那时候我做的并不是翡翠生意,是广东河粉啊,后来生意做失败了,又回来了,你要说珠宝商,我还真不认识。”王贵无奈的说。
  我听着,心里有点焦急,我说:“那你那位表哥,能不能帮忙找找路子?”
  “他是黑社会啊,正经做生意的谁会找他啊?看到他就躲拉,就算他是做正经生意的,人家也不跟他做啊,名声在外拉。”王贵无奈的说。
  我看着王贵,他手里拿着料子,没有撒手,还在看,我没有答话,心里很着急,但是现在着急也没用,那边没有朋友,料子就过不去,没有自己来给我周转,我很快就会断片,缅甸一停工,我就得有麻烦,珠宝街这边,周瑶还他妈的死死咬着我,真他妈恶心。

  “料子是不错的,是当年风靡东南亚的料子,这个种,老的发黑,都快达到墨翠的级别了,但是,又比墨翠翠性高,但是,都已经断了二十几年了,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流行起来啊。”王贵担心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王老板,要不然,你先去香港,联系一下你的表哥,让他帮忙试着联系一下。”
  王贵听了我的话,就说:“这个是没问题的,但是香港那边不一样啊,人家没有加工的地方,他们从广东拿货,都是加工好的,人家看货,都是看成品的了,人家不看赌石的,你得先加工才好,但是,这种料子,一拿到广东的加工行,陈发立马就知道了,这种料子,他一定会看中的,东南亚的市场,他最有手段了,只要他出手,肯定能给你联系到很多人,但是,你来找我,没有找陈发,肯定就是不想让他插一手拉。”

  我听到王贵的话,就点了点头,我确实不想陈发知道,料子要加工,肯定不会找便宜的师父,而广东玉石协会里的雕刻大师,基本上都是陈发的人,这种料子是绝种的料子,一旦出现,肯定会通知陈发的,到时候他知道了,哼,他肯定会横插一脚的,到时候,我跟珠宝街,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妈的,现在真的是里外都难做,我又不能回瑞丽加工,珠宝街肯定都打了招呼,妈的,人微言轻,对于权力,我没有怎么渴望过,但是我现在才知道,权力是多么的诱惑人,妈的,一个小娘们,抓着那丁点的权利,就能把我玩的团团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