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2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钱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不是钱了,也不需要讲究什么精打细算,怎么花,这个那的,石头也是一样,现在石头多了,我也不分析了,就去他妈的,一刀切,管他什么表现呢。
  “嘿,飞哥,看,又他妈是一个玻璃种的,一个坑里的,果然一样啊,这六十多公斤,现在什么价?”张奇问我。
  我看着料子,这料子很好,但是什么价,我还真不知道,有没有过气,在市场上,没人知道。
  我说:“把料子给我打包,我准备去广东,拿给王贵老板,让他带着料子,找他的香港跟澳门的朋友,看看能不能给我走走路子,这东西,说不定,就只有在东南亚市场能打开门路。”
  张奇点了点头,说:“可是飞哥,咱们现在可是资金告急啊,太子那边等于都是停工了,那怪手就是油耗子,一个小时能吃不少油呢,那帮捡石头的还他妈干的那么带劲,捡的石头咱们还得收,要是不收,就亏死了是不是?”

  我听了,就点了点头,咱们场区里捡的石头,要是拿给别人卖,那我不是吃亏了吗?所以,必须得收,但是现在没资金啊。
  “我问你,太子跟那帮捡石头的人怎么样?我走了之后,没在发生冲突了吧?”
  我问。
  张奇摇了摇头,说:“没有飞哥,太子也没在捞钱。”
  “没钱可捞,他捞个屁啊。”我说。
  我说完,就摸着料子,这是好料子,但是没有市场,可是急死我了,珠宝街是最大的市场,周瑶那个贱人,现在肯定在珠宝街发出来话了,肯定不会有人收我的料子,妈的,我又不能拿到广东卖给陈发去。
  现在珠宝街跟广东那边打擂台,我要是把料子卖过去,我不就成了吃里扒外的人了吗?以前我可以不在乎,但是现在不行,因为我要做珠宝街的代理人,所以,我就必须要稳住了。

  “邵老板,邵老板。。。”
  我听着有人喊我,就回头看了一眼,是商铺里的商户,我看着他跑过来,我就说:“怎么了?”
  “邵老板,之前有人开了咱们的料子,他开了个冰种的,料子非常好,但是这个人联系了珠宝街的人,让他们收料子,但是对方问了,是不是暗色系的料子,那个赌客说是,对方就说了,不收,而且不仅他收,整个瑞丽没人收,你之前不是说,咱们开出来的料子,珠宝街都收吗?这怎么又变卦了。”
  我听着商户的话,就咬着嘴唇了,这个周瑶,妈的,真的是要咬死啊,我还没说话呢,他就说:“邵老板,这种料子本来就是绝种的料子,你懂,人家赌客不懂,他们也是冒着风险来的,你听我说,要是珠宝街不收,这批料子,我保准了,肯定烂锅里,你得想个办法。”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这他妈做生意,跟他妈吃屎一样难,我说:“你等我一会,我去一趟珠宝街,回来一定给你准信,生意照做,人家问你,你就说珠宝街那边在开会,料子都收,让他们别急。”
  商户听了,有点难受,但是还是说:“知道了邵老板,我等你消息。”
  我看着他说完就走,咬着牙,我说:“赵奎开车,咱们去珠宝街。”
  “干什么?去珠宝街干什么?飞哥,他们铁了心了要弄你,就不可能买你的账。”赵奎说。
  我说:“妈的,那也得讲理,我跟周会长签过合同,咱们盈江赌石基地出来的料子,他们珠宝街得照单全收,他们得讲这个理。”
  我说着,就走出去,心里一肚子火,这料是好料子,但是周瑶因为一己之私就要断我的资金,断我的市场,这不能够。
  车子朝着瑞丽边贸街开,在中午的时候到了边贸街,我下了车直奔行政大楼去,我没去会长办公室,我知道吴彬就是一傀儡,现在没有说话的份,这事是周瑶搞的鬼,所以,我就得找周瑶。
  我在门口刚要敲门,就听到里面有人哄堂大笑的,我就贴着耳朵在那听。
  “周小姐,他的料子就是卖不掉,最后还得低价给我们。”
  “就是,这小子,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说好的先变卦,自己吃独食,想从我们手里捞油水,门都没有。”

  “对,就得让他免费把料子给我们。。。”
  我听着,心里一肚子火,但是我得憋,我敲了敲门,很快,门就开了,他们看到我站在门口,脸色都愣住了,我看着他们,我笑了笑,我说:“大伙商量事呢。”
  “是啊,邵老板,有事啊?来,进来说。”
  我听着就进去了,屋子里都是商户,周瑶坐在办公桌前,跟会长似的,耀武扬威的,我看着她,我说:“周大小姐。。。”
  “叫我周秘书就行了。”周瑶冷冰冰的说。
  我听着,就拉下来脸,我说:“你是周会长的孙女,将来肯定是要做会长的,叫你周秘书不行,但是叫你别的也不合适,所以,就叫你周大小姐,我觉得挺合适的。”
  “说,有事就说,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周瑶说。
  我笑了笑,我说:“我听说,咱们珠宝街发出去话了,盈江的料子都不收?这是什么情况?这不能吧?”
  周瑶看着我,说:“有这么回事,你的料子,我就是不收,怎么?你有问题吗?这做生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难道你还想强迫我们啊?”
  我看着所有人,都笑着点头,一副吃定我的样子,我看着周瑶,我心里有火气,妈的,我邵飞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今天居然被这个小娘们给制住了,不过我虽然有火气,但是我也不能发火,我现在没钱,一分钱都没有,缅甸那边都停工了,我必须得让这帮人给我周转资金,所以,我就得低着个头。

  我说:“那之前,我跟周会长说过合约,我们盈江的料子,珠宝街都得照单全收。。。”
  “那是你跟周会长的约定,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有文书吗?我做事,只相信合约,没有合约的事情,我一概不认。”周瑶一口咬定说。
  我看着她的样子,要不是她是女人,我早他妈一巴掌上去了,我看着她,我说:“赌石行的买卖,就是嘴上说的。。。”
  “对不起,你找我爷爷去,不过,可惜了,我爷爷现在退休了,就算你找他,也不一定管用。”周瑶冷冷的说着。
  我看着周瑶,我说:“周瑶,过分了啊,你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啊,我他妈邵飞还没怕过谁。。。”
  “你不用怕我,我也不敢当,我就是不收你料子,你怎么样啊?这也不是我决定的,是整个商会决定的,理我有,活我做,我亏欠谁,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知道你邵飞是黑社会,你有本事来啊。”周瑶冷冷的说着。
  我走过去,想抽他一嘴巴子,但是有几个人站起来,说:“邵老板,不合适,你如果要是打人的话,咱们都看着呢,要是报警,你进去三五天肯定是有的,你要是进去三五天,你那么大的生意,只怕损失的要大咯,我看你还是赶紧回去想想办法咯。”
  我看着说话的人,五十多岁,城府很深的样子,我把抬起来的手,又放下来了,妈的,我想办法,我想什么办法啊?我看着周瑶,这种女人,真的他妈的,打又打不得,骂又没有用,她就把你恶心的不要不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