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1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双手背后,看着卸下来的料子,那边估算二十个亿,并不算多,如果都是一百万一公斤出手的,这批料子能卖四十多亿,但是我估算的,能五十万一公斤卖掉就不错了,我给商户们是要了一百万打底的价,但是最后能卖掉多少,就难说了。
  妈的,直接给我干掉了四亿的税,这真的是割肉啊。。。
  “飞哥,缅甸那边也告急了,你留下来的几千万,都用完了,太子自己垫付了一批资金,所以。。。”张奇看着我说。
  我听着就心烦,我说:“知道了,别废话了,赶紧的,让商户们过来认购料子。。。”
  马玲听了,没说话,就去打电话,我站在一边看着料子,张奇说:“飞哥,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开料子,你猜怎么着,开出来两块玻璃种的,你要看吗?”
  我听着,就说:“赶紧的。。。”
  张奇赶紧就上车,在驾驶室里面,让人抬下来两块料子,我看着,料子不是很大,只有三十多公斤一块。
  张奇让他们把料子放在我面前,说:“看,飞哥,这块料子,窗口是玻璃种,你看多透。”
  我蹲下来看着料子,皱起了眉头,料子不错,皮壳非常干净,没有豁口,裂痕之类的,但是有点癣,不过癣是赌色,有癣,就说明里面有色,但是我看着窗口里面的肉质发黑,这个色已经看不出来了,只有灯下才能看到。
  我摸着料子,玻璃种,没有棉,我打灯上去,看着料子晶体超细,水头绝佳,石性光偏玻璃光,偏绿色,这个绿色很浓,绿的发黑,所以我也说不出来是什么色,这个色,太暗,我只能算他是无色的,出飘色牌子,无裂 ,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好创意,单件市场价值千万元左右的空间有,种极老,老的都他妈发黑了,跟他妈黑宝石似的,我看着皮壳,感觉内部色渐变及藓的影响需要注意。
  张奇指着另外一块料子,说:“飞哥,一个坑里出来的,妈的,越往下面挖,料子越大,而且种越老,最后挖出来的一批料子,都是高冰的,但是也就挖了不到一吨,现在没钱了,太子只能先停一停了。”
  我听着就皱眉头,现在料子是有了,但是我没钱了,我看着这两块料子,我说:“张奇,现在给切开了,我要赌一赌,这两块料子,我要做个典型。”
  “飞哥,这块料子,放在那里,就是几千万,你看,这有癣,还有变种的危险,要是赌输了,多可惜,这风险有点大。”
  “赌石赌石,不切开赌个什么玩意?现在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老子都他妈破产了快,还不他妈的豪赌一次?”我不爽的说着。
  开矿真的是他妈的一个无底洞,买矿区花了三十个亿,买机器花了三个多亿,人工消耗每天要一百多万,这都是钱啊,跟他妈流水似的,弄的我现在一毛钱没有,所以,也只有赌一把大的了。

  我看着商户们来了,他们站在料子前,看着料子,一个个都稀罕的很,因为这批料子不差,而且几乎都开窗料,这一批料子,都是一个矿口出来的,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是没有切开之前,谁都不能保证。
  我看着那批商户也只是看,没有人来跟我确定要买,毕竟是一百万一公斤的料子,而且还是绝种的料子,这绝种的料子,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咱们这里是独家,坏处就是,人家认不认是一回事。
  我说:“张奇,切开。。。”
  张奇听了,就赶紧的去弄机器,我让人把料子给抬进去,张奇很快就操办好了机器,然后吧料子放在油锯上。

  我听着那开动的声音,心里有点着急,我赌过的料子多如牛毛,几十亿的,几亿的,几千块的,我都赌过,但是现在依旧惊心动魄,已经紧张期待。
  每一块料子在没有切开之前,谁都不能确定里面是什么情况,这块料子没有什么表现,就是有癣,我有要赌癣,要是癣给吃了,那就坏了一块玻璃种的料子。
  这块料子放在市场里,就是几千万的价钱,但是现在几千万对我来说,不解渴,在矿区,一天的机器,人工,电力消耗,都要几十万上百万,一天六十台挖掘机二十四小时开工,上万人的吃喝拉撒工钱,这钱就他妈的跟流水似的,所以,我就得咬咬牙,玩横的,赌个大头。
  当然了,赌就有风险,要是赌输了,我他妈就得着急上火了,所以现在赌这两块料子,不单单是紧张,更多的是急躁!
  我站在机器前,听着那嗡嗡的声音,就皱起了眉头,很紧张,过了二十多分钟,油锯停了,张奇把盖子给打开,里面都是雾气,张奇拿着水管冲了一下,把石头拿起来放在地上,这时候聚集来了一大波人,都是赌石基地的商户们,我们一起蹲在地上看着料子。
  “哎哟,嘿,这他妈的,你看这个切割面,跟他妈玻璃似的,这是玻璃种吧,但是,这个色系,怎么那么暗呢?不讨喜啊。”

  “就是,要是亮色系的,这料子,玻璃种,老阳绿,这一丁点杂质都没有,这得好几亿了把?光是一只镯子就要上千万了,这个色系,看中的挺怪的。”
  “邵老板,这种料子真的有市场吗?这暗色系的,不讨喜啊。”
  “就是啊,可惜了这玻璃种。。。”
  我听着他们的话,我就有点着急上火的,但是我也没办法解释,因为这他妈是绝种的料子,世面上没有,风靡也是在二十几年前风靡了,现在人们还认不认这种暗色系的料子,就很难说了。
  我看着这切割面,光洁如镜,玻璃种,我打灯上去,不带一丁点杂质,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各位,咱们不说这个料子好坏,色系如何,就是这个底子,这个种水,你们觉得一百万一公斤值吗?”
  “这倒是,这怎么说也是玻璃种的,反正一百万一公斤,我买,就是当黑宝石卖,我也觉得值这个价钱吧,邵老板,我先走五百公斤赌石回去,先看看市场。”
  我听着,就说:“行,到马姐那开单子,全部拍照存档,卖不出去,在退给我,卖出去了,你们在给我结算。”
  听了我的话,其他人也都纷纷起身到马玲那开单子,这批料子,好也好,坏也坏,能不能卖出去,还是两说,如果真的认可了,那我就翻身了,如果要是不得到认可,那我也就栽大跟头了,手里面一毛钱都没有,但是身上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如牛毛,每一件事都要用钱。
  赌啊,这就是赌石,以前赌石赚钱就行了,我他妈现在赌矿,更加刺激了,但是后悔,早知道就不买了,现在弄一堆破事,还把钱给搭进去了。
  “飞哥,你别愁啊,你看这块玻璃种的料子,怎么也得好几亿吧?另外一块要切嘛?”张奇问我。

  我看着料子,没有变种,大概这个坑里的料子想要变种有点难,都是一个色的货色,说他是宝贝,二十年前肯定是宝贝,但是现在是不是宝贝,就难说了。
  “开,都他妈给我开了,老子就是要玩大的!”
  一刀切,我现在赌石,跟翡翠大王坤西一样了,都他妈一刀切,什么表现,什么癣啊松啊的,都去他妈的,没意思,直接一刀切,也不用分析了,咱们有矿,料子多的是,所以就一刀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