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1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瑶说:“别跟我耍嘴皮子,走着瞧吧。”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跟赵奎下楼,来到了楼下,我看着不少人都在行政大楼前面呢,看到我来了,所有人都走过来,跟我说:“邵先生,对不住了,这就是生意。”
  我说:“好说,好说,没事,生意竞争嘛,我懂,不过,那等我出手,大家伙就不要怪我了啊。”
  所有人都皮笑肉不笑的,一副看我怎么出手的样子,我笑着离开人群,跟赵奎上了车,我拿着料子,左右端详,种嫩,肉粗,水头短,我去你妈的,一群王八蛋。。。

  我心里有火气,赵奎就说:“飞哥,咱们现在是真的没钱,所有的钱,都是广东那边垫付的,挖矿每天都得上百万的开销,她要是真的压我们一年半载的,咱们没等矿挖完,我们就得歇业了。”
  我能不知道吗?这个娘们,比我想的要蔫坏的多,跟他爷爷一样,当年她爷爷就是这么对付广东人的,利用地缘优势跟商会的名誉,把广东人给坑的不要不要的,现在他又有自身的优势来对付我,妈的,那群商户还他妈跟着起哄,王八蛋。
  我解开领口的扣子,这人脉就是财富的路子,如果我有东南亚那边的路子,我就不用怕他们,但是,我就是赌石的人,现在挖矿,没有路子。
  我看着手里的料子,现在是挖到一批宝贝,但是被人给封锁了,我卖不出去,这他妈可愁死我了。

  广东那边吃不了这么多,最多一半,但是还有源源不断的料子挖出来,这种料子很容易就饱和了,所以,我需要打开东南亚的市场,本来这个市场不用我担心的,但是现在周瑶给我唱这出,妈的,断了我的路。
  我电话响了,我看着是陈老板的电话,我就接了,我说:“爸,怎么了?”
  “盈江的牌子我已经给你注册了,注册资金五个亿,你实际交多少,看你的状况,现在,你要对外募股,你就让你的哪些商户入股,这是最可靠的,至于入股多少,你们看着商量,最近你们盈江的负面新闻挺多的,控制一下,要不然,等你的股票上市,跌垮你。”
  我听着陈老板的话,就说:“知道了爸,我现在在盈江呢,这件事,我来办。”
  “好,我也会赶到盈江,帮你走这个流程,我带律师去,这件事,你没有经验,负责把人给我聚齐了就行了。”陈老板说着。
  我点了点头,就挂了电话,妈的,这人吧,就是这么奇怪,以前我跟陈老板可以说是死对头,但是现在,还真就他能帮忙做事,要不然广东人那么看重家族成员呢,什么亲都没有家人亲。
  我皱起了眉头,现在这批货是我的心头大患,我没钱啊,人没有钱,志气就短,我还不能被赶出珠宝街,要不然陈发就不带我玩了,周瑶这个娘们,你他妈的倒成了我的拦路虎了。
  我咬着嘴唇,这批货,还真不叫他回到瑞丽,我记得王老板以前跟广东澳门的人来往频繁,有一些朋友,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帮我走走关系,如果王老板能帮我直接跟香港澳门那边的人联系上,这件事我就迎刃而解了。
  我眯起眼睛,心里有一套盘算,我笑了一下,成不成,现在还都看王老板的了,看来,王贵还真是我的贵人,每次到我山穷水尽的时候,还得靠他!
  离开珠宝街,我就回家了,很久没回家了,有点想念,这人活一辈子,在外面拼打,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这个家吗?不管在外面有什么危险,做什么事,回到家,一切都放下了。
  我回到了家,在山庄里,看到了抽烟的陈老板,我走过去,说:“爸,抽什么烟?我在老缅带回来一些有劲的,你要抽吗?”
  陈老板笑了笑,说:“抽一支过过瘾,不让抽,这不,我都出来抽的,我这辈子,算是自豪,无拘无束,到处都是管着别人,但是就被他管着,而且,还管的住,我这个闺女,嘿嘿!”

  我听着,就要抽出来一根烟,我看着陈玲抱着孩子站在门口,就把抽出来的烟放回去了,然后对着陈玲笑了笑,她把门帘给拉上了,眼不见为净。
  我看着她进去了,也没多说,就把烟给收起来了,我跟陈老板站在阳台上,看着山下面的风景,烟雾缭绕的,很美,很僻静,但是看着那山下的人,又不缺生气,这种环境确实是非常好的。
  “人都已经准备好了?”陈老板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说:“明天吧,明天,我们就去开会。”

  陈老板点点头,说:“最近资金怎么样样?感觉,你的资金有点困难。”
  我说:“没事,马上就有钱了,注册资金的事,北京不是给你打款了吗?”
  “邵飞,开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你得自己控股,要维持在一半以上,要不然,你的公司,就是给被人做嫁衣,一旦你失去了控制权,你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徒劳。”
  我看着陈老板,我点了点头,我说:“爸,你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是个贼精的人,只有我坑别人,没有别人坑我,所以,放心吧。”
  “你是个坏小子,我知道,在生意上,就数你他妈坏,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所以,做生意,还是要中规中矩的。”陈老板提醒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对于中规中矩的人,我当然跟他们中规中矩的做生意,但是对于那些想要挖坑害我的人,难道我还要自己往坑里跳啊,没这个道理,爸,你辛苦一趟,这边的事情,你帮我做着,回头,我还要去广东一趟。”
  陈老板点点头,我说:“进去吧。”
  陈老板抬抬手,手里还有点烟,我也就没说什么,直接开门,走了进去,我看着陈玲带着孩子,我就说:“乖吗?”

  “乖什么呀,都快给我闹死了,你看看他,嘴巴一直流水,扎牙呢,嘿,你说吧,人家小孩子都是一颗一颗扎的,怎么他就不一样,一下扎了三颗,这才几个月啊,就扎牙了。”陈玲抱怨着说。
  我看着咬着手指的啊召,我就说:“我儿子嘛,当然跟别人不一样了,要不然怎么是我儿子呢,小乖乖,多长几口牙,长大了,谁他妈要敢欺负你,就张嘴咬他。”
  “哎,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陈玲不高兴的说着。
  我听着就笑了, 我说:“那应该怎么教育啊?妈的,像你上学的时候欺负我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他妈不被欺负成孙子了吗?”
  “你不是啊?”陈玲瞪着我说。
  我听着就有点火了,我说:“嘿,你怎么说话呢你?我怎么就成孙子了?”
  “哼,是不是心里知道,孩子我不想带了,太烦了,我想给你妈带,我出去工作,我要把珠宝行管理好,我爸一个人照顾三头生意,忙不过来。”陈玲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行啊,可以,给我妈带去吧,你每天早上六点起来,晚上九点下班,谁坚持不下来,谁就是孙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