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1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来火了,你可以说不买,但是你不能这么说我的料子吧,我说:“刘先生,你可是行家,你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他妈到底什么料子,你自己门清。”
  “对不起邵先生,我就看到了种嫩,肉粗水头短,其他的还真没看出来。”刘德说着。
  我听着,就来火,心里憋着一口气,但是我又不能打他,我说:“那行吧,请吧刘先生。”
  他说着就站起来,走了出去,这会又进来一个人,吴彬也没跟我介绍,就说:“看看料子。”
  这个人,不是很胖,也不是很瘦,中等的身材,他看了看料子,说:“邵先生,种嫩,肉粗,水头短,什么价?”
  我听着就看着他,我又看了看料子,妈的,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我心里有火气,我说:“不卖,看不懂,谈价钱也没什么意思。”

  “噢,那就在等等。”
  他说完,就起身离开了,走的真叫她妈的一个干脆,我看着吴彬,我说:“这他妈眼瞎啊?这他妈叫肉粗种嫩?什么东西。”
  吴彬脸色很严肃,也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又进来两个人,我没说话,吴彬让他们直接看料子。
  他们看完了,就说:“肉粗,种嫩,水头短,什么价?”
  我听着他们几个人的话,我刚想发火,但是突然我意识到了什么,妈的,这几个人,说的话,全部都是一样的,一个样的,妈的,商量好的?

  我看着这几个人,我知道了,妈的,这里面有人搞事!
  来的一拨人,说的同样的话,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不是有人搞事这是什么呀?
  我又不傻,看的出来。
  我看着那人一副正儿八经的看着我,好像他说的是对的,我他妈是错的,我就纳闷了,他们怎么敢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我说:“嘿,朋友,这货可真不差。”
  “那里不差啊?就是肉粗,水短,种嫩,那跟我说哪里不差?”
  我听着他的话,我就笑了,我说:“你那里来的勇气说我的货是这个样子的?”
  他笑了笑,说:“邵老板哎,这货,别说是我,就是你拿到正个瑞丽,所有人都这么说,不信,你拿出去试试,要是有一个人说二话,我给你全买了。”
  我看着他,脸色变得很难,我说:“你,行,你有种,滚。”
  “哎,你怎么骂人啊你?”

  我看着他站起来,一副指着我的样子,我也站起来,我说:“我他妈的不仅骂人,我还他妈的要打人呢,赵奎,给我打。”
  赵奎撸起来袖子,要打人,那个人看着,就赶紧跑,但是赵奎也没追,我看着,气的心里特别难受,这帮人是给我找麻烦来了,看样子整个商会都说好了的。
  吴彬说:“看吧,我不当家,他们也没有一个人听我的,人无信而不立,现在我已经威信全无了,在这里,也就是个傀儡而已,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位大小姐弄的鬼。”
  吴彬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周瑶干的,要不然,谁能有这个本事,能让整个瑞丽珠宝协会的人统一口径?吴彬不能,我也不能,只有那个周会长的千金大小姐有这个本事。
  这娘们,行啊,嘿嘿,我不搞她,她倒是先来搞我了,我添了一下嘴唇,我看着吴彬,我说:“我得想办法收拾她。”

  “你有什么办法啊?她一不贪财,二不贪权,人家只是搞一个监督,制咱们的,你有什么办法对付他?”吴彬笑着问我。
  我站着原地,想了起来,我说:“如果我的料子,只有瑞丽能收,那我还真没有办法来治他,但是,你别忘了,我他妈是想给大家赚钱,我才他妈的把料子拿到瑞丽来卖的,王八蛋,不领情?还他妈说老子的料子肉粗,种嫩,睁着眼说瞎话,哼,我让他们说,我让他们一个月都吃不到一块料子,我让他们没米下锅。”
  “瑞丽可不缺料子,真不缺。”吴彬说。
  我看着吴彬,我有点生气,我说:“你他妈到底那头的?”
  吴彬哈哈大笑起来,说:“我那头都不是,我看热闹的。”
  吴彬的话,让我很不爽,但是我能怎么办,我说:“你看好吧,小丫头片子,拿着鸡毛当令箭,给我玩这一套,行啊,哼,我让你玩,玩死你。”

  我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赵奎拿着料子,我手里没钱,本来指望着拿着这批料子来到瑞丽卖给珠宝街的人,奔着大家赚钱互惠惠利,但是没想到,被这个臭丫头给我弄这么一出,行,你厉害,但是要比坏,我比谁都坏。
  我刚出门,就看到了周瑶,我没说话,准备走,周瑶拦着我面前,说:“邵先生,怎么,料子卖的不顺心啊?”
  我笑了笑,我说:“没事,不识货,没关系,有识货的人。”
  “噢,那你就继续找吧,我们不急,我们就等着,你把料子当做种嫩肉粗的料子来卖,我跟你说,就是你这么卖了,我们还得考虑考虑要不要买呢,因为,矿区是咱们本来投资要买的,所有的料子,都得咱们自己免费拿,你一个人拿钱给垄断了,你就是等于吧我们全瑞丽的翡翠商人都给卖了,我告诉你,你的料子,在瑞丽,就卖不出去,就算是卖给赌石的人,我们珠宝街也不收。”周瑶狠狠的说。

  我看着周瑶,她还挺狠的,我说:“你真的能做的了珠宝街这一百多商户的主?让他们不买我的料子?”
  “是啊,这不是明摆着呢吗?这种料子,也就香港那边要,东南亚的市场,但是,那边的市场,也是我们珠宝街控制的,没有我们的通道,人家就不会要你的货,因为人家不加工,只要成品,你可以拿到泰国去加工了再卖,但是一来二去的关税,就把你弄的憔悴了,我就不相信,你能卖给陈发,卖给广东人。”周瑶得意的说着。
  我看着周瑶,这娘们可以啊,厉害,我说:“你这是逼着我烂在手里啊。”
  “是啊,就是逼你烂在手里,也逼着你,吃里扒外,等你把料子卖给广东人的时候,到时候,你在珠宝街,就没得玩了,那时候,我就能名正言顺的,把你开除会员。”周瑶平淡的说。
  我看着周瑶,手上捏着戒指,我说:“你怎么这么狠?我也没怎么得罪你啊?”
  “没有吗?我觉得有,但是,做事,不分得罪不得罪,我跟你说过,要用我自己的本事,坐上会长的位置,这就是斗争,对了,在问你一句,你现在好像没什么钱了把?广东那边要开店,缅甸那边要挖矿,一天的消耗,怎么也得几百万吧,我压你个一年两年的,我不知道到时候,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耀武扬威的。”周瑶冷冰冰的说着。

  我看着周瑶,她很得意的看着我,我说:“你啊,厉害,比你爷爷不差,手段高啊,不用一兵一卒,也不用坏名声,就把我给压的喘不过气来,逼着我走差棋,嘿,我要么烂价卖给你,要么就背上骂名,你啊,真够绝的,我要是不在乎这个名,我就得离开珠宝街玉石协会,嘿,也被你给得逞了,反正,我是左右都得被你收拾,你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