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029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必,我走后,你一切要听陈姐安排,她接我的位置,你不能暴露身份,知道吗?”万浩鹏继续叮嘱着。
  “你走了,陈姐搞不定孟金山他们的,看着他们,我头疼了,想骂人,想好好和他们搞一架。”车必不满地说着,他内心还是舍不得万浩鹏走,他陈婉如有法子对付孟金山他们。
  “你们的选题,第一次时间发给我,我会继续给你们划定材料的收集,还有你们写完,全部送给刘老过目,有他作为你们的指导老师,不会出问题的。晚,我带你们去见他,顺便和他辞行。你要是不听话,谁也帮不了你。必,我没玩笑。”万浩鹏很严肃地看着车必说着,车必也清楚,他要是不能按照他三爷和万浩鹏给他规定的路去走,他只能混一生,而且还得放弃罗雨晴。
  “好吧,我听,你说什么我听什么。”车必象个小孩子一般地说着。
  万浩鹏哭笑不得,但是车必听话总不听为好,虽然没有创造性,但是至少不会犯大错误。
  本想再训斥车必几句,看到孟金山出来了,但是陈婉如还没有出来,万浩鹏一怔,毛领导单独留下了陈婉如,看来他还有特别的交待,一定还是与车必有关,车家老爷子,为了这个孙子,可是操碎了心。

  孟金山直奔万浩鹏而来,一到他面前,装好人地说:“小万,你别难过,毛领导都说了,材料的错误,人人都会犯的,回去也好,我们迟早都要回去的。”
  “谢谢孟哥,谢谢了。”万浩鹏抱了一下拳,他不想和孟金山说得太多,他虽然把余家的情况告诉自己,但是他和孟金山毕竟不是一路人。
  “晚,我请客,替你辞行吧。”孟金山嘴这么说,眼睛里的得意还是显现出来了。
  “孟哥,晚我有别的安排,改天我请大家吧。”万浩鹏风淡云轻地说了一句。
  孟金山一听,立马兴奋地说:“好啊,好啊,我去通知大家,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孟金山竟然如此说着,说得一旁的车必想吐,但是万浩鹏瞪他,他才没多话。
  等孟金山一走,车必说:“我三爷也是的,什么理由不好找,偏偏找这个破理由,看姓孟的得瑟的样子,真想吐了。明明是我们的材料写得丢他几条街的,小人!”
  “必,你不要这么想,我们的实力不如孟金山。因为我们有你三爷,有刘老帮我们,你想想,没有这些关系,你觉得我们会赢孟金山吗?”
  车必不服气,但是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不再说话,喃咕了一句:“陈姐怎么还没回来呢?”
  万浩鹏也在担心,孟金山出来这么半天,陈婉如却还不人影,他很怕陈婉如往自己身揽责任,这场戏不好演了。
  好不容易陈婉如出来了,万浩鹏急急地问她:“你没拒绝吧?”
  “怎么会这样呢?我们的材料明明没问题的,刘老把关过了,怎么可能有问题呢?现在让我接手你的位置,还要好好带着小车,我承担不起,组长,我真的害怕自己也犯错识,也被送回去,我的一切全完了。”陈婉如说着,说着,要哭了。
  毛领导可是一脸严厉地说万浩鹏的,说他犯了一个收集材料的错误,他们查到是万浩鹏犯的,她虽然有心要揽责任,可万浩鹏有言在先,她不敢,老实地听毛领导一个人说话,后来孟金山走了后,毛领导才对她露出笑脸,让她好好带着车必继续做项目,他也会关注他们的。
  越是被领导关注,陈婉如越怕犯错误,越觉得压力大。她可是岭南公认的才女,要是也如万浩鹏这般没满一年回去了,她在岭南还立得住吗?她还想调到省城里去,而且相关领导也同意,只要组部成绩合格,她能顺利去省城的。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虽然毛领导说是万浩鹏犯下的,与她没关系,让她不要有负担,可是没负担是假话。
  万浩鹏见陈婉如心思一下子这么重,如果不让她放下心思,字这个东西,还真没办法出彩了。
  万浩鹏纠结了,要不要把实情告诉陈婉如呢?还有车必的身份,他要是讲了,他又担心陈婉如更没办法放开手脚去干,她不会把车必严格了,甚至怕她有意讨好车必。这样的话,他算回去了,车必这个麻烦也是他的心事,这亲戚是不好攀啊。
  车必没想到陈婉如吓成这样,想也不想地说:“陈姐,我们的材料写得很好的,没有任何问题的,我哥不是因为这个回去的,你不要急,不要急,有我撑着,你不会被送回去的。”
  陈婉如一听,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地看看车必,又看看万浩鹏。
  第1195章 投缘之人

  第1195章 投缘之人
  万浩鹏没想到车必会这样说,而且陈婉如的表情让他觉得,车必的身份是不能暴露的。
  万浩鹏看着陈婉如说:“陈姐,材料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你不需要有压力。小车说得不错,材料问题不大,是我自己有事需要回去,毛领导找了一个理由,但是这件事只限于,你,我,小车知道。还有,我走后,你还是要带着小车好好写,一般情况下,你们两个人一组,尽量不要让小车参与别的组,今晚我请刘老吃饭,也是向他告别,你和小车都去,以后所有项目都要由刘老先审核再交,明白不?”

  陈婉如一听,顿时松口气,看着万浩鹏回应说:“太好了,太好了。你这么说,我终于心安,吓死我了,你把关都出问题,让我怎么敢挑担子呢?而且,组长,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完全靠材料起家的,在材料方面要是出问题了,我的前途没有了,所以我是真怕的。”
  万浩鹏能够理解陈婉如,她和孟金山都需要在材料取得优异成绩,才能让他们在所在的城市里具有被认可权。
  等安抚好陈婉如后,万浩鹏和刘老打了一个电话,请他晚吃饭,刘老没有拒绝,地点由万浩鹏定,万浩鹏便知道,刘老一定知道自己要回去了。
  万浩鹏让车必跟着自己去了平安里,开着胡丽的车去接刘老,在路,万浩鹏对车必说:“你对陈姐说的话,以后一定要小心,你不要暴露你的身份,除了材料的事情,其他事情你一律不能参与,我担心我走后,你会说露嘴,刚刚你那些话,如果让孟金山他们听到,会起疑心的。
  必,你想想,陈姐今天吓成这样的,如果知道你是三爷的孙子,你觉得她在你面前自在得起来吗?还有孟金山他们,一旦知道车部长的存在,你觉得他们在你面前还能正常吗?一切不正常后,你体会不到真正的社会是一种什么常态,明白不?”
  车必一听万浩鹏如此说,一下子明白了,他当陈婉如的靠山,他写什么,陈婉如都会说好的,象万浩鹏这种知道自己身份后,还能正常待他的人不多。他在自己县城的情况,不是一个明证吗?那些人表面待他恭敬如宾,其实他啥也学不会,啥也做不好。
  “哥,我明白了。如果要杀死一个人,吹捧是最好的方法。我真明白了你的一番苦心,我会小心的,如你在这里一样。”车必如此说着。
  日期:2018-01-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