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4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危急关头,陆战十一团的炮兵该出手时就出手,用一阵弹雨在阵地前沿构筑了一道火墙,将日军后续部队死死拦住。突入阵地的零星日军也被迅速剿灭。第二十九联队曾经参加过诺门坎战斗,一些幸存老兵回忆说,只有当年老毛子的炮火可以和美军的炮火“媲美”。陆战一师的战斗报告中仅有75毫米、105毫米两种炮弹的消耗量。之前在对一木支队的战斗中消耗量分别是375、300发;在对川口支队时为878、1992发;这次打到第二师团头上的总数为6164、2719发。等于丸山挨的炮弹几乎是一木的13倍、川口的3倍之多。挨了如此多炮弹的日军无疑伤亡惨重,一大队和二大队和头天的三大队一样被彻底打残,渡边少佐和二中队长庄司宫中尉被炸死。两天激战下来,第二十九联队阵亡552人、伤479人,彻底失去了进攻能力。

  第二十九联队左翼的第十六联队境况同样糟糕。带队冲锋的联队长广安寿郎大佐、副官秋山次郎大尉、二大队长小野口知少佐、三大队长诸角善一少佐悉数阵亡。佐级军官只剩一大队长源紫郎少佐血渍呼啦地被抬了下来,官兵死伤无数。
  黎明时分,美军已击退了日军六次进攻。担架上的那须少将仍不认输,重新集结残兵发起了第七次攻势。对阵中的双方士兵开始骂阵。
  “为天皇讨还血债!”一个日本兵用英语大声喊道。
  “为罗斯福讨还血债!让日本天皇见鬼去吧!”美军陆战队员毫不示弱。
  “东条吃屎!”叫喊声逐渐发展为谩骂。
  “贝比鲁思吃屎!”鲁思被誉为美国的“棒球之神”,曾在2005年举办的《最伟大的美国人》票选活动中排名第14位—看来这日本兵会得比老酒还多呀。
  日军第七次进攻再次被美军顽强击退。战至上午,死尸枕籍的阵地上只剩下零星的枪声,日军已经被全线粉碎。奄奄一息的那须被抬回了师团司令部。他从担架上颤巍巍地向丸山伸出了一只手,还没说话便咽气了。
  但是那须战死事小,未能找到之前失踪的古宫比天都大。列位师兄师妹,难道这古宫大佐竟然比那须少将还金贵,莫非他也出身皇族?非也!关键在于与古宫在一起的联队军旗同样下落不明。军旗一旦落入敌手,王牌第二十九联队的编制将被撤销,百武、丸山这人可就丢大了。当年在浏阳湖畔,国军炮弹击中了第十八步兵联队的军旗手。正在指挥作战的第三师团师团长丰岛房太郎中将立即冲过去大喊,“我来保护军旗!”可见在日本人眼中,中将师团长也远不如一面天皇“御赐”的破布金贵。26、27日夜晚,丸山多次派特遣队潜入丛林,试图寻找古宫和军旗的下落,最终连跟旗毛都没发现。

  事实上在整个战争过程中,盟军从未从日军手中缴获过哪怕是一面联队军旗。身陷重围的古宫大佐把军旗缠在腰间,试图寻找逃回的道路,最终未果自杀身亡。由于暴雨如注无法点燃,古宫用军刀将军旗切成碎片埋进了土里。战后整理战场时,美军在一具尸体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署名“古宫大佐”的纸片,上边写道:“这么多士兵无辜战死,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我真是惭愧之极。我不该轻视火力,有了猛烈的火力定会提高战士的士气。而火力不足只能把我们引向死亡。灵魂永存,连续作战已令我非常疲惫。我累了,我想睡觉了。今天在此终结生命,我不后悔。”临死之前的古宫终于明白仅有精神是远远不够的。可惜当时美军对日军联队军旗缺乏足够的认识,错失了一个找回军旗碎片拼接起来的绝佳机会。但古宫像一木那样没有丢失联队军旗是毫无疑问的。

  与日军的重大伤亡相比,美军第一六四步兵团仅亡26人、失踪4人、伤52人,陆战七团一营亡20人伤45人。与日军相比战损简直不成比例。
  在机场西侧,住吉在26日3时发动了最后一次攻势。冈部队将进攻方向对准了河口与隆加主防线之间东西走向的马鞍形山岭。赫尔曼汉纳根中校陆战七团二营的阵地被日军突破。F连副排长米切尔佩奇身边战友伤亡殆尽,他孤身一人交换使用四挺机枪向日军射击—后来他和巴斯隆一样获得了国会荣誉勋章。周五那张照片上除范德、埃德森和巴斯隆之外排右二的那个人就是佩奇。凌晨5时,补给线被日军切断的F连被赶下山岭,3挺机枪被日军缴获。

  紧要关头,副营长奥德尔科洛尼少校率营部文书、炊事兵、通信兵等17人在G连、C连各一部支援下向立足未稳的日军发起了反冲锋,连续端掉日军两个机枪火力点。猝不及防的日军再次败退下去,美军成功收复阵地,但也付出了阵亡14人、伤32人的巨大代价。
  两个方向均铩羽而归,已经用完所有预备队的百武只好低头认输。26日上午8时,他以军司令官名义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阵地上日军留下的尸体超过了1500具。27日,左翼队残部与美军脱离接触,带着伤兵向马坦尼考河西岸库库姆博纳仓皇撤退。大量重伤员在撤退途中自杀,“丸山道”随处可见倒毙日军的尸体。辻看到了倒卧在路边的老同学源中佐,他的下半身鲜血淋漓。
  “坚持住,”辻说,“我会很快叫人来抬你。”
  “我从前天开始就什么也没吃过。”源用微弱的声音说。
  辻从自己的饭盒里夹了两筷子米饭送到他口中,源有气无力地指了指躺在附近的十几个伤兵。当辻给这些人喂饭时,他们一个个象刚出生的麻雀那样大张着嘴。
  11月4日,第二师团残部回到库库姆博纳向百武报到。很多人、特别是大部分军官都不见了,失去攻击力的日军只能暂时组织被动防御。期间,美国人已越过马坦尼考河发起了猛烈攻势,后文详叙。
  根据辻的建议,右翼东海林支队奉命向机场以东的科利角转移。理由是占据附近平原地带修建机场,等待第三十八师团登陆后对隆加机场实施东西夹击。11月4日东海林率队抵达科利角,缺少工具和粮秣的支队别说修建机场,连人都快饿死完了。再说在美军仙人掌航空队眼皮底下修建机场,这可能吗?难道美国人就只会傻乎乎地打网球?即使机场建成了,飞机和燃料如何送来?11月2日,5艘日军驱逐舰给东海林送来了一个步兵中队、一个炮兵中队的增援和部分粮秣。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范德随后出动5个步兵营展开围攻,还派军舰海上轰、飞机天上炸,凶悍的东海林支队渐渐陷入绝境。

  11月9日,第十七军司令部令该部从泰纳鲁河以东向机场以南的隆加河上游转移,然后沿“丸山道”向马坦尼考河上游集结。东海林支队最终兜了个大圈子回到机场西侧与主力汇合。途中遭到美军卡尔森第二突击营的猛烈追击,且战且退的支队阵亡逾500人,但因饥饿和伤病损失高达1200人。在香港所向披靡、在爪哇岛以区区4000兵力就敢向数万盟军发起进攻的东海林支队历尽千辛万苦辗转回到库库姆博纳时,只剩1300名瘦骨嶙峋的残兵了。不过丸山倒彻底放心了,这支饿殍部队再也没机会抢他的风头了。

  11月4日,被战场免职的川口被遣返回国。“自觉肝肠寸断,”川口说,他知道自己的前程全完了,这一切都拜阴险狡诈的辻所赐。他对同胞辻的仇恨比对美国人要强很多倍。
  回到司令部的辻给参谋本部发出了一封电报:“第二师团英勇奋战多日,官兵在猛攻中损伤过半,对此失败本人应负完全责任。第二师团之所以失败,实因本人过低估计敌军战斗力、坚持执行本人的错误作战计划所致。”辻说自己“罪该万死”,并请求加入第十七军协助百武与美国人战斗到底。他很快收到了东京的复电:“请调第十七军之申请不能批准,速回东京汇报战况。”
  被大本营寄予厚望的第三次攻击就这样以完败告终,之前已销声匿迹的“瓜岛放弃论”再次悄然出现。正当东京为下一步决策颇费踌躇之时,海上传来了联合舰队大破美军特混舰队的捷报。
  就在第二师团发起陆上攻势的同时,在瓜岛东北方向爆发了太平洋战场第四次航母大决战。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小节—“圣克鲁斯海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