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3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差不多两点的时间,前面路边竖着块招牌写着“发达饭点”,有一台厢式货车停在那里,饭店外面的露天棚坐了三名男子在翘着脚吃饭,看样子是货车的司机们。
  经常会有运输海鲜的冷冻车经过这里,碰饭点近吃个饭,这种路边的小饭馆赚不了大钱,每个月能有几千利润算是出了迹,这种家庭式的小饭馆是留守的年纪的人图有个事情做。
  2030D越野车已经挂了地方牌照,李牧等人也换了早准备好的便装。在突击检查这方面,李牧是一点情面都不讲的。一般来说,领导的所谓的突击检查,绝不是真的突击检查。基层是肯定会得到消息的。算领导强调不能事先打招呼,身边的参谋干事们也会提前打招呼。
  没有哪位领导希望看到自己的部队糟糕的一面,因此通常也是默许状态。抓问题似乎不是目的,让基层的干部骨干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是目的。
  坐下来之后,李牧道,“发工资了,这顿我私人掏腰包请你们吃。”
  王国庆把老板招呼过来,然后说道,“头儿,我来吧。”
  宋小江说,“不行不行,这顿饭得我请。挺长时间了还没请老师和班长你吃过饭。”

  李牧呵呵笑,“行,那我们专拣好的点,狠狠的宰小宋一顿。”
  “必须得。”王国庆扭头去问老板,“老板,有什么好吃的?”
  老板是个五十岁出头的庄稼汉,一双手粗糙得很,肤色黝黑黝黑的,可见也许开饭店只是个兼职,他用围裙擦着手,如数家珍道,“白切鸡白切鸭猪头肉扣肉,还有海鲜,新鲜的大虾和螃蟹,还有鱼,都是刚岸的。”
  他有眼力,看到这几位客人气度非凡说的又是标准的普通话,开的车又那么的霸气,一看是有钱人,因此专挑贵的报。

  李牧摆了摆手说,“两斤白切鸡半斤猪头肉搞个鱼仔汤,简单吃点。”
  “海鲜很好吃的,很新鲜,老板,来点海鲜?”老板说。
  对外地人来说,海鲜的水深得很。
  可惜李牧是本地人。

  他笑了笑说,“不了,晚到了岗亭有海鲜大餐。”
  “好的好的,几位稍等片刻。”老板去忙活开了,因为刚才李牧说的那句话用的是方言,既然是本地人,老板懒得浪费力气了……
  李牧点的几个菜都很快,白切鸡切了端完事,鱼仔汤也很快,水煮开扔点盐巴搞掂。三人不多说话,端起饭碗开吃。
  边的三名司机边吃边说着话,一会儿你一句我一句,一会儿其一个人情绪激动地说了好大一串,随即三人一起摇头叹气,最后以粗口结束话题。沉默了一阵子又说起同一天话题,最后又是一阵子痛骂,然后继续以摇头叹气告终。
  王国庆和宋小江听不懂方言,但是李牧听得懂。很快,王国庆和宋小江发现李牧的脸色变得很冷了。

  李牧把碗里最后一点米饭吃完,拿了桌面的大华转过身去和那桌司机打招呼,“师傅,抽烟抽烟。”
  面对疑惑的师傅客气着接过烟,李牧说道,“怎么现在跑运输还要收路费吗?除了高速费,其他公路的养路费早取消了吧,再说你们这是海鲜冷冻车,听说高速费都是免的。”
  一只脚踩在椅子的司机点了烟抽,说,“哎你有所不知啊。我们有绿色农产品通行证,高速是不收钱的,但是跑这条路要交钱。你不交可以,查你这样那样的问题,抓到是两三百一次。我们跑一趟才赚几个钱,罚两次一趟白跑咯!”
  另一名年轻点的司机说,“那帮土匪啊,没钱喝酒了路弄,我们老百姓有什么办法。”
  怨气冲天。
  李牧问,“不可能吧,岗亭没有交警,谁罚款。”
  岗亭的特殊之处还在于它的位置非常的偏僻,距离最近的县城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关键是路况非常的差。岗亭的渔港岸的海鲜是较多的,那边的渔船也非常多,但是唯一一条与外界交流的公路却烂得不成样。
  年轻司机说,“一看大哥你没来过这里。罚款的不是交警,是派出所那帮混蛋。货车有哪个没点问题的,都是小问题,我们拉海鲜的车,偶尔的撒点水出来,也会被罚款。你没办法啊,你也得跑,老老实实买月票呗。”

  “月票?”李牧诧异。
  脚踩在凳子的司机说,“按月交钱,每个月一千,这样怎么样都不会罚款了。******这帮叼人!”
  “派出所没有权利罚你们的款啊,算造成了路面的污染。”李牧说。
  年轻司机说,“人家是派出所啊,有这个的,你不交钱抓你进去蹲几天,损失更大。”
  说着还划了一个手枪的手势。
  李牧恍然,笑道,“原来如此……”
  王国庆和宋小江注意到了,李牧的笑声带着杀气。
  招呼两人买单走人,了车,李牧的脸色变了,沉声道,“去,我倒要看看什么叫做月票。”
  王国庆一踩油门,2030D轰鸣着飙了出去,宋小江更是把肋下快枪套里的配枪拿起来检查了一番。尽管夸张,但作为警卫参谋,宋小江这么做无可厚非。

  关于李牧的动向,师部机关一直在打听一直在查,但是知道李牧动向的王国庆和宋小江没有得到李牧的批准,显然是不会说的。
  训练基地的事情一出,师部值班室乱成了一团糟。
  师部值班领导是政委,他寒着脸守在了值班室那里,参谋干事们忙得脚跟不着急,不断的有电话来不断的有电话打出去。
  “喂!师部值班室!什么?没有到你们那里?好好好我知道了。”这边的参谋刚放下电话。

  那边干事打出去了电话:“后勤仓库吗?我是师部值班室!我告诉你们,李政委下基层突击检查了,午查了训练基地出了一堆问题,你们后勤仓库是重点难点!马组织人员搞好内务卫生做好准备工作!说不定什么时候到你们那里!什么?这个点不会到你们那里?我告诉你们!一定要引起重视!李政委今天是凌晨四点出发去的训练基地!你以为下午了他不会去你们后勤仓库了?一定要重视起来!出了问题主官到师部向师长政委做检讨!”

  这边参谋又打出去一个电话,“修理厂吗?师部值班室!把工作都停了!马整理内务搞卫生!召集人员把车辆工具什么的都检查一遍!三室一库全部要检查一遍!李政委在基层搞突击检查了!”
  政委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训练基地的事情让他觉得脸无光。师长出去开会了,这会儿得到消息也在往回赶路。
  对于海警第一师来说,李牧终究是短暂路过的过客。在政委这里,李牧的身份等于级领导,而不是海警第一师的领导。说白了,海警第一师的工作搞得怎么样,是好是坏,那都是他和师长的事情。搞得再差,对李牧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对他们来说是沉重的打击了。
  日期:2017-08-30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