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的真相》
第26节

作者: 玉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待张明远赶回张家别墅时,光头强的商用车已停在了庭院中,但纵使是张明远,也都无法察觉到他的气息,更无法确定他的位置,这让张明远忍不住浮上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有光头强潜伏在暗处,除非王家直接派狙击手发起远程狙击,否则的话,便没人能拿穆舞蝶怎样。
  王家当然不会直接杀了穆舞蝶,因为董事长之位悬而未决,穆舞蝶一死,在短时间内,宇峰便再无财务总监,而没有了财务总监,谁也休想从宇峰拿走一分钱。
  张明远很快调转了车头,可穆舞蝶却轻轻敲开了车窗,三分羞涩,七分紧张的叮嘱道,“路上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话语很简单,可表情却很复杂。
  看样子,因为他一时没有管好眼睛的缘故,穆舞蝶这个女人,是真的因为那坑底的名节观念,将她完全代入到了他的女人角色中去了。

  这种代入,与伊娃的叽叽喳喳完全不同,这是一种很认真,很投入的代入。
  晚八点五十,奔驰稳稳停在了高达四十六层的辉煌大厦。
  此刻,辉煌大厦楼前,俨然变成了一个豪车展示中心,奔驰、宝马、兰博基尼、玛莎拉蒂、劳斯莱斯,等等,其中,也不乏诸多天价的限量版豪车。
  将车钥匙扔给泊车员后,张明远便持着请柬,进入了专用电梯。
  燕京,华夏最古老的城池,很多古老的传统,一直都在世家这个层面代代相传,比如,建筑等级。
  清代时的燕京,除了宅院的大小有着森有的等级外,大门上的门钉,也有着严格等级制度,宫门九行九列、王府纵九横七、世子府纵七横五、公爵纵横各七,而侯爵则就只能是纵横各五。
  演变到现在,在古老的世家层面,则变成了用楼宇的层数来象征世家的地位。
  天道四九,人遁其一;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
  在风水学盛行的世家层面,五十为满,四九为峰,没人敢说自家已是巅峰,因此,就连实力最强的宋家和孔家,也只敢盖四十八层大楼。
  而再往下,便是以王家为首的第二纵队,均有着高达四十六层的庞大楼宇,但因为那场变故,宇峰大厦却依旧是十年拔地而起的二十六层老楼。

  当然,燕京有着许多远超四十八层的高楼,但因为他们不是世家之列,入不了世家老古董的法眼,因此,倒也没人跟他们计较。
  可在世家这个层面,若敢贸然违背这种潜在规则的话,便等于在打脸,会激怒各大家族的老古董们。
  这与有钱没钱无挂,关乎的是世家的地位。
  高速观光电梯,直通大厦顶楼。
  辉煌大厦的顶楼已被改造成了一个高规格的拍卖会现场。
  面积超过八百平方的主会议室正中央处,有着一个奢华的T形舞台,顶上闪耀着各色霓虹灯,T台周围是满满的座位,而在每个座位前的桌子上,都放着一块写着宾客名字水晶座位牌。
  由此可见,这并不仅仅只是一场慈善拍卖会,也是一次地位的展示,等级之森严,丝毫不亚于官场会议。

  随眼一扫,张明远的嘴角便悄然浮上了一抹冷笑。
  张家受到邀请者,合计只有七人,分别是张宇放一脉三人、张宇峰一脉两人,以及他张明远,而在这其中,则以张宇放一脉三人的位置最为靠前,并与王家在一起,都处在第二排到五排之间。
  张宇峰那一脉两人,则被安置在了第七排和第八排,而他张明远,则被指定在了最后排的位置。
  王家的挤兑之意,何其明显?
  第一排的位置,十分显眼,全是燕京超级家族的宋家和孔家年轻一代的座位。
  第二排到第五排,则全是燕京四大一流世家的坐席。

  因为张悠悠已与王致明订立婚约,因此,他们一系,都是王家之人,故而,张悠悠有资格坐在第二排,而张宇放和张青海,则风别为列第四排和第五排。
  第六排到第九排,则是二流世家的坐席,再往后,方才是一些有资格参与其中,但却没资格与世家相提并论的商界名流。
  就事论事,将早已跌出了一流世家之列的张家安排在第七排到第八排的位置上,倒也不算为过,可王家将张宇峰一脉安排在了代表着张家的坐席上,却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至于将手持宇峰集团百分之五十股份的张明远安排在最后一排,则就是赤果果的打脸。
  寓意极为明显,王家不承认张明远是张家的主事人。
  望着位于最后一排,且还处在角落处,雕刻着张明远大名的座位牌,张明远的嘴角处,悄然勾勒出了一抹冰寒的冷笑。
  在黯淡灯光下,带着荧光效应的座位牌上,张明远三个字显得尤为刺眼,惹得所有人侧目而视。
  赤果果的羞辱和贬低之意,何其明显?
  与其说这是一场慈善拍卖会,还不如说这是骨子里流淌着高人一等之感的燕京世家,在强调他们的地位,更是世家的年轻一辈在确立各自身份的机会。
  就在此时,张宇放的目光也已从T台上转了过来,与张明远四目相对,闪烁出浓浓的得意之色,不仅如此,张宇豪和张青河也随即纷纷转过了头来,眼中闪烁着浓烈的仇恨之色。
  脸不是别人给的,是靠自己的实力争取得来的,尤其是在实力至上的龙组,更是如此,因此,冲张宇豪等人冷冷一笑后,张明远便大步走向了王家“苦心”安排的坐席。

  此刻,坐席几乎已经坐满,人群都在窃窃私语,小声交流,但张明远却陷入了沉思。
  那四条太攀蛇,到底是谁安排的暗杀手段?
  是为了给张明松报仇的张青河和张宇豪呢?还是出自王致清之手,亦或是他张宇放一脉的手笔?
  虽然张明远暂时还确定不了到底是谁所为,但他却能百分之百肯定,这绝对是出自这三系人马的某一人之手。
  日期:2017-09-1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