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的真相》
第25节

作者: 玉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多多很快便拨通了电话,而让他欲哭无泪的是,他刚刚才报出张明远的大名,便招来了他老子劈头盖脸的一通怒骂,并严令他,务必要稳准张明远,等他抵达,否则的话,他就没这个只知道吃喝玩乐,时常坑爹的败家儿子。
  钱辜铭劈头盖脸的怒骂,让钱多多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但他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了张明远身前,低声哀求道,“张少,都是我的不对,还请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
  钱多多的哀求,也让那个风*女人终于明白,眼前这个“土包子”不是她能惹得起的,顿时也变得乖巧起来,孙女一般静立在了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小人物,张明远是真没什么兴趣跟他计较,可让他无奈的是,整个过程中,穆舞蝶却依旧没有表现出过任何一点不满之意,除了偶尔会莞尔一笑,恍如百花齐放。
  余下的时间里,她一直都在安静的吃着她的牛排,仿佛整件事都与她毫无瓜葛似的。
  以至于,张明远都很怀疑,以这个女人的恬静,难说给她一本《金刚葫芦娃》的连环画,她都能看上一整天。
  这种女人,绝对是居家过日子的贤妻良母,可奈何,眼下,张明远却没有成家的想法,而这种女人却又不适合作为练习纯阳神功的暧昧对象。
  为了把恶少的形象发挥到极致,试探出这个女人的容忍底线,张明远随即又扭头望向了钱多多,再次满脸冰寒道,“你刚刚不是说我是个土包子,连牛排都不会吃吗?”
  “不敢,不敢,那是因为我们这些俗人都没有见识过张少的风采……”
  能把马屁拍到这个份上,这钱多多也算是个人才了,但不等钱多多说完,张明却又远忍不住满脸玩味道,“这么说来,你也觉得像本少那样吃牛排才尽性了?”

  “当然,当然,我以后一定以张少为楷模,绝不再像这些俗人一样,用刀叉吃牛排,俗,忒俗,俗不可耐。”
  钱多多之言,引得所有正在用刀叉演绎着绅士和淑女风范的食客都放下了刀叉,对他怒目而视,也让穆舞蝶不由得为之莞尔,可微微一笑后,她却又再次低下了头,用刀叉优雅的吃起了牛排,不像那些食客一般,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
  用刀叉吧,会被钱多多说成俗不可耐;不用刀叉吧,他们又真心做不出来。
  钱多多的奇葩言论,让张明远也忍不住为之莞尔,而为了稳住张明远,钱多多则更是又让侍者送来了两份牛排,也如张明远一般,用叉子直接插住了牛排,大快朵颐了起来。
  不仅如此,在钱多多的命令下,那个风*的女人,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起了女汉子的风采。
  脸呢?
  一时间,不仅张明远为之哑然,所有食客,也都不由得感到了一阵无语,尽皆停止了用餐,纷纷拿起了手机,将这两个家伙彻头彻尾的不要脸,分享到了朋友圈。

  鉴于穆舞蝶的无动于衷,张明远不得不硬起头皮,将恶少伪装到底,随即又指着正在大口吞吃牛排的风*女人,冷声道,“你过来。”
  风*女子下意识的犹豫了一下,但钱多多却忍不住大声呵斥道,“张少叫你,那是你的荣幸,还不赶紧过去伺候张少。”
  风*女人顿时回过神来,似乎看到了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契机,随即浮上了满脸笑容,扭着水蛇腰,款款而来,用甜得发腻的声音道,“张少。”
  “本少问你,钱多多那小王八每月给你多少零花钱?”
  “五万。”

  “那好……”张明远本来想说“本少给你十万,从今天跟着本少。”,但却又猛然想起眼下,还不是真将穆舞蝶往日里得罪的时机,否则的话,若真让她对自己升起了强烈反感,甚至是厌恶的话,那也是一件麻烦事。
  为此,张明远随即改口,破口大骂起来,“草,你还能不能要点脸,为了五万块钱,就跑去当野鸡了,你爹娘知道你这么不要bi脸吗?……”
  张明远骂得很卖力,很多时候,更是脏话连篇,可让他无奈的是,穆舞蝶却始终都在优雅的喝着红酒。
  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你装B。

  望着完全就是这副模样的穆舞蝶,张明远也很快便也彻底失去了假装恶少的兴趣,继续大口吞吃起了牛排。
  这个女人是怎么了?
  貌美如花,恬静如仙,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粗鄙的男朋友呢?
  一时间,所有男食客都不由得一阵愤愤不平起来,为嘛好白菜总是被猪给拱了呢?
  而所有的女食客,却都不由得浮上了一抹鄙夷之色,都下意识的认为,穆舞蝶也好那个风*的野鸡一样,是个不要B脸的女人,部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女人,甚至还发出了阵阵鄙夷的低笑。
  可穆舞蝶却依旧不为所动。
  钱辜铭很快便也抵达了餐厅,但还没等他开口,张明远便将其带出了餐厅。
  张明远之所以让钱辜铭赶来,主要目的就是见见这个在与张宇放一脉有着密切联系的女干商。
  宇峰集团旗下,合计有着一千三百六十七家供应商,而在这众多的供应商中,钱辜铭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这个天下,没有真正纯净的沃土。

  只要有竞争的地方,就有猫腻,钱辜铭和张宇放有着莫大的关联,这一点,马云峰曾专门提及过。
  能被马云峰惦记之事,绝非小事。
  张明远根本就不给钱辜铭开口的机会,随即便用刀子般的目光,紧盯着钱辜铭,一字一句,“钱多多得罪我的事,只是个幌子,我喊你来此,只为一事,不日,我便会以商业贿赂罪对张宇放提起诉讼,而你钱辜铭,则是最主要的人证。”
  不等钱辜铭开口,冰寒如刀的杀意,便自张明远身上弥漫而出,“你可以选择不出庭,但你若敢如此的话,我保证,从此以后,你代理的所有产品,都将不会出现在了宇峰旗下的各大卖场内。”

  在张明远冰寒杀意的锁定下,钱辜铭彷如坠入了冰窟,但额头上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我……”
  “你没得选择。”张明远冷冷一笑道,“要么出庭,要么倾家荡产。”
  言罢,张明远便径直转身而去,留下了脸色变幻不定的钱辜铭,而待张明远带着穆舞蝶消失在了夜幕后,钱辜铭便急不可耐的拨通了张宇放的电话。
  张明远当然料到了这个结果,而他的目的,则也正是要借家伙的口,将整个消息传给张宇放。

  毫无疑问,扳倒一个人最快的办法,便是让他直接去见阎王,可在燕京,不到迫不得已,能不杀人,最好就不要杀人。
  张宇放这个老混蛋,已将孙女张悠悠许配给了王家王致明,也已算是王家之人了。
  当年,王家能因为张明远伤人的把柄,bi得张家牺牲大半产业,如今,张明远自然也能从张宇放身上下刀,让王家吐出点东西来。
  当然,指望王家为了保这老王八蛋而做出重大牺牲,自然是不可能之事,但为了面子,王家却也不可能任由这老王八蛋去蹲监狱。
  因此,只要坐视这个老王八蛋的罪名,王家必定会拿出一定的代价来营救这老王八蛋,至于提前放出风去,无非就是要让那老王八蛋动起来,只有动起来,才会露出更大的破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