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的真相》
第24节

作者: 玉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不信了,我堂堂一个龙组传奇,还治不了你一个小女人。
  张明远的奇葩举动,不仅让侍者无语,也引来了一阵阵低声的耻笑,附近的就餐者,更是纷纷转过了头来,紧盯着他这个土包子,一点都不掩饰她们的鄙视之意。
  可再看穆舞蝶,除了微微有些羞涩外,双眸中反倒升起了几许柔情。
  “这样很好。”穆舞蝶忍不住想道,“不装饰不掩饰,坦坦荡荡。”
  世人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可在穆舞蝶这里,却变成了潘安。
  坦坦荡荡的男人,远比极力伪装自己的男人要可爱得多,就如眼前的张明远一样,嫌麻烦,便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将牛排当成排骨,试问,在这数以百计的食客中,除了这个男人外,谁有这种胆量?
  谁又敢在满世界鄙夷的目光中,我行我素。
  穆舞蝶的神态变化,让观察能力惊人的张明远为之苦笑不已,可就在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却突然传来,“我说舞蝶,就算你急于嫁人,也不用找这种货色吧?”

  紧接着,一个身着一套整洁阿玛尼的男子,出现在了张明远的眼前,他右手中还搂着一名衣着极为节省布料,打扮也分外妖娆的女人。
  男子的出现,让穆舞蝶的表情不由得僵了一下,但片刻后,却又变得无比坦然起来,仿佛她从不认识这个男人一般。
  穆舞蝶的淡然,让男子的脸色顿时便挂不住了,而这次,不等男子开口,他身旁那风*妖娆的女人,却已抢先开口了,“亲爱的,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不解风情的石女穆舞蝶呀,也不过如此嘛。”
  说话间,这个风*的女人,还用她那露出了大半的胸前肥肉,在男子的手臂上蹭了蹭,活脱脱一副小--姐相。

  对此,穆舞蝶依旧满脸淡然,但张明远却忍不住了。
  不管以后能不能成为一家人,但至少,穆舞蝶是他的人,是宇峰集团的财务总监,又岂能容忍一个野--鸡的侮辱?
  龙组之人,尽皆护短,这是龙组的传统,因为创建龙组的龙王,就是一个超级护短的主,随龙王一起出生入死的政委,同样是个超级护短的主。
  不敢护短,就别在龙组混;龙组之人,丢不起那人。
  望着仍在卖骚的女人,再看看紧盯着穆舞蝶,满脸尽是贪婪之色的男人,张明远不疾不徐的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一口饮尽,方才头也不回的骂道,“这是哪来的野鸡和女票客?”
  “小子,你骂谁呢?”男子顿时勃然大怒。
  但张明远却依旧懒得回头,再次毫不留情的骂道,“谁是女票客,谁恼羞成怒。”
  “小子,你找死。”男子猛然推开了风*女人,径直冲到了张明远面前,满脸冰寒的威胁道,“小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没兴趣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不得男子开口,张明远便一把抓起了酒瓶,径直将红酒喝了个底朝天,方才再次满脸不屑道,“我好吃好喝好玩,就是不好女票,因此,我们不是同道中人,更不可能成为朋友,自然也就没必要知道你是哪根葱。”
  “你……”男子被气得浑身颤抖,而就在此时,风*女人也猛然扑了过来,在一声竭斯底里的尖叫中,猛然挥起了右手,扇向了张明远的脸颊。
  女人的举动,让张明远的骨子里涌动起了冰寒的杀意,但鉴于对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野鸡而已,他却也懒得动手。
  电光火石中,张明远猛然挥出了右手,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衣领。

  “啪。”
  刺耳的耳光声,震响了整个餐厅,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无比清晰的出现在了围观人群的眼前,让围观人群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也让男子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望着男子脸上的巴掌印,女人顿时便被吓傻了,而男子则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咆哮,“你个臭女表子,你敢打我?”
  男子之言,又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身边的女人是女表子?那他是什么?
  答案不言而喻。
  **和嫖客,天生绝配嘛,不是?
  人群的哄堂大笑,让男子也反应了过来,脸色更是变得无比难看起来,随即扭头望向了张明远,咬牙切齿道,“小子,你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的,老子保证。”
  望着都快气疯的男子,张明远忍不住浮上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虽然他已淡出燕京大少圈长达七年之久,但燕京成气候一点的大少,他却都认识,他能百分之百肯定,这个傻蛋绝对不是燕京顶级大少圈子里的人。
  若放在平时,这种渣子,张明远还真没兴趣搭理,但为了能让穆舞蝶尽快将他排除出婚姻候选人之列,张明远却也不介意用这白痴来装装纨绔恶少。
  张明远猛然发力,径直将这白痴拽到了身前,再次满脸不屑道,“还未请教,你老子又是那个王八蛋?”
  虽然张明远的粗暴之举,让男子有些慌乱,但短暂的慌乱过后,他却又忍不住满脸傲然道,“我爸爸是钱辜铭。”

  男子之言,又引来了一阵哄堂大笑。
  承认自己老子是王八蛋,居然能承认得如此傲然,恐怕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男子倒是很快反应了过来,可张明远却根本就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再次满脸戏谑道,“这么说来,你就是钱辜铭那老王八蛋生的小王八钱多多了?”
  “小子,你认识我?”男子终于找回了一丝自信,可却又引来了一阵哄堂大笑。

  奇葩,史上居然真有这种脑残的奇葩。
  张明远也终于明白,为何穆舞蝶从始至终都会保持着淡然了。
  这种脑残的奇葩,又岂能入得了穆舞蝶的法眼?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白痴曾向穆舞蝶发起国猛烈的追求,可却始终未能如愿,方才在这个野鸡般的风*女人面前,故意诋毁穆舞蝶。
  至于穆舞蝶之所以会脸色一僵,十之八九是因为她担心因为这脑残货的胡言乱语,影响到她在自己心中的印象。
  如此,一切都能解释得通。

  因为穆舞蝶是个极重名节的女人,而这脑残货却是个会往她身上泼脏水的混蛋。
  “钱多多、钱辜铭,呵呵。”张明远缓缓松开了钱多多的衣领,紧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道,“让钱辜铭那王八蛋滚过来见本少,否则的话,从今天开始,你们长泰商贸就从宇峰集团的供应商中除名。”
  “你,你是谁?”张明远目光冰寒的威胁,终于让这钱多多慌神了。
  “打个电话给你老子,告诉他,张家大少张明远在这里等他,限他半个小时内赶到,否则,后果自负。”
  说话间,张明远又拿起了叉子,将整块牛排送到了嘴边,至于钱多多,虽然恨不得将张明远给生吞活剥了,但奈何,张明远的威胁,却是他不敢忽视的威胁。

  钱多多能开奔驰、泡嫩模,满是装大爷,都是因为他老子是长泰商贸公司的老总,而长泰之所以能生存得不错,则全靠宇峰集团旗下的几大超级卖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