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0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资金上,差很大一个缺口,大家都抱着观望的心思,想看看顾秋究竟能不能把这些钱都搞回来。
  县里成立了一个项目指挥部,代县长任总指挥。
  看到项目已经规划完毕,进入招标阶段,顾秋就开始琢磨,这么大一笔资金,到哪里去挪?

  不过县委曹书记也在电视里发表了讲话,就是勒紧裤带过三年,也要解决全县人民的饮水问题。
  可全县可挪用的资金有限,曹书记开始有些担忧,每天就资金问题头痛。
  顾秋在县里呆了两天,又要出去了。
  这天是周末,从彤带着蕾蕾去市里玩。
  准备给蕾蕾买衣服,回来的时候,正是下午三点多。太阳很大。车子开到途中,就看到一辆中巴车停在那里,车上下来很多人。
  从彤取下墨镜,把车靠边,还没下车呢,中巴车旁边那些人又上了车,车子开走了。

  路边扔下一个老头子,剩在地上,面色苍白。
  从彤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来?”
  她朝中巴车喊,中巴车司机开着车子,飞快的溜走了。蕾蕾走过来,“从彤姐,他中暑了。”
  从彤急了,“那怎么办?”
  蕾蕾把手搭在他的手腕上,“不对,这人还有心脏病。得马上送医院。”
  从彤说,“那快点抬上车。”

  两个女子手七八脚的,把昏迷的老人家抬上车。
  从彤说,“你有没有办法?”
  蕾蕾道:“手上没有药,也没有银,我也无计可施。”
  从彤只得开着车子,飞快地朝医院赶。蕾蕾说,“这些人也太坏了,怎么将人家扔半路上就跑了呢?”
  从彤没说什么,只是把车开得很快。
  蕾蕾摸着老人家的脉相,脉相很弱,她就有些担心起来。要是她的包包在,拿银针给他扎几针,情况会好转。
  更要命的是,眼前什么药也没有,她去摸老人家的身上,找不到药瓶子。“他的包肯定在中巴车上。”

  蕾蕾说。
  从彤一边开车,一边给顾秋打电话,“有一辆牌照为南G*****的中巴车,中途扔下生命垂危的老人家跑了,他的包可能在中巴车上。”
  顾秋正在外面有事,接到这个消息,说你跟梁局长打个电话,截住这辆中巴车,把他扣下来。
  从彤只得再次跟梁局长打电话,梁局长听说有中巴车中途扔下病人跑了,立刻叫交警队去拦截这辆车。
  下午四点多,从彤赶到医院,将病人送进急救室。

  在医院的抢救下,老人家终于缓过气来。
  从彤和蕾蕾过来看他,这才知道人家是远道而来的华侨。听老人家说,他是新加坡华人,回来探亲的。
  从彤问他,“亲人在哪里?”
  老人家说,自己已经记不起来了,也忘了村庄的名字。但是他依稀记得村庄的模样。
  得知是从彤和蕾蕾救了自己,老人家很感激。
  握着从彤和蕾蕾的手,“闺女,谢谢你们了。”

  蕾蕾说,“你现在身体弱,不宜多动。而且你有心脏病,一不小心就发了,你必须躺下来静养。”
  老人家说,“我就是因为发现自己有心脏病,这才赶回来看看家乡。”
  从彤说,“没关系,等你好一点,我们带你去看家乡。”
  老人家非常感谢从彤和蕾蕾,下午六点多,梁局叫人把老人家的包送过来了。
  包里有进口的药物,老人家吃了几片,病情就稳定多了。

  从彤和蕾蕾劝他,让他在医院多呆几天,到时自己帮他一起寻找家乡的亲人。
  可老人家执意不肯,第二天就要出院,医院里劝不住,只得由他离去。
  三天后,顾秋才从外地回来。
  从彤跟他说起这位新加坡老人的事,顾秋问,他人呢?
  “早就离开了,只在医院呆了一个晚上。”
  从彤问顾秋筹资的情况,顾秋说没有一点进展,能筹集到的地方都去过了。实在不行,只好向舅舅求援。
  从彤说,“向舅舅求援就有点过了,他的公司又不在南阳境内,再说,你们家里早有规定,不许向家族求援,要求你们自立。你这样算不算违反规定?”
  顾秋说,“到时候管不了那么多。”
  从彤道,“那也差太多了,只能另想办法?要不要把这个工程项目转包出去?由工程队垫资再说?”
  这是政府的一惯手法,很多工程,都是由承包商垫资完成。
  顾秋想了想,“这方面是县长考虑的事,我不能去发表什么意见。”

  第二天从彤去上班的时候,无意中又碰到了那个新加坡华侨,从彤问他,有没有找到自己当年的家乡?
  老华侨摇头,“不服老不行了?转了几天,一点眉目都没有。”从彤说,你可以求助政府。
  老华侨不答应,“我不能给政府添麻烦。还是自己慢慢找吧!”
  从彤想了想,“要不你先到招待所里住着,我想办法帮你打听打听,这也好过你一个人没有头绪的瞎找。”
  老华侨同意了,说着一些感谢从彤的话,“闺女,你真热情,太感谢你了!”
  从彤是一个尊老爱幼的人,跟老人家谈得来,就请他到自己家里吃饭。
  这几天,她和蕾蕾把家里用的东西买齐了,昨天第一次在家里开火。
  老华侨走进院子里,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是你们的政府家属区?”

  从彤笑笑,“对啊,清平县是个穷地方,很多投资都没有做起来,地方资源贫乏。”
  看到从彤去提水回来,老华侨就摇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肯定不会相信,大陆一些地方还生活在这种环境下。之前我也去过很多地方,那里的政府大楼很气派,很豪华的,象皇宫一样。”
  从彤道:“那只是沿海吧,在内地还是很少的。”
  老华侨说在新加坡,绝对看不到这种场面。
  蕾蕾道:“老爷爷,新加坡是什么样子?在哪里啊?”
  老华侨看着蕾蕾,“在一直很远很远的地方。想不想去?爷爷带你过去看看?”

  蕾蕾笑了起来,“从彤姐姐去么?她去的话我就去。”
  从彤说,“以后有机会的。哎,对了,老人家,你的家人呢?怎么一个人就跑出来了?”
  老华侨道:“他们都很忙,哪有时间陪我。不过我孙女也跟你差不多大小。”
  从彤说,“你孙子这么大了啊?”
  老华侨说,“两个孙女,大的二十四岁了,小的也有十九岁。”
  从彤说,“你太有福了。”
  老华侨叹了口气,“大的在他父母公司里帮忙,小的还在读大学,我啊,每天都是一个人在海边看着日出日落。”
  蕾蕾说了句,“老爷爷,你这药是哪里来的?好象特有效。”
  老华侨道:“这是我儿子公司自己生产的,目前还没上市,是治疗心脏病的特效药。”
  蕾蕾哦了一声,从彤却想到了另一件事,“蕾蕾的爷爷可是一位神医,他能治癌症病人。”
  老华侨眼前一亮,这事听报纸上说了,难道是真的?

  从彤笑,“当然是真的,这还有假。”
  老华侨道:“大陆很多报纸上的消息,都不能轻信,太假了。很多人都是沽名钓誉之辈。”
  蕾蕾说,“我爷爷的医术很高明的,已经有十几位癌症病人在他手里痊愈了。”
  老华侨点点头,好象没怎么在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