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他得出的结论,否则还真无法解释,顾秋在省纪委好好的,怎么就去清平这种地方了?
  何汉阳最后一个到,大家都站起来表示欢迎。
  在长宁这地方,顾秋的面子算是大了,一般人过来,哪有这种场面?一二把手都出来做陪。
  今天中午的饭菜,也非常丰富,顾秋看着桌子上这么多菜,叹息道:“看到这些,我又想起了在长宁的日子。唉!”

  何汉阳问,“怎么啦?”
  顾秋说。“你们是没去过清平,那地方什么时候能喝上一口自来水?清平县到现在,都没有一家象样的娱乐场所,也没有一家象样的酒店。满街上都是小铺子,连我们这些干部,住的都是平房,喝摇水井。”
  酒县长说。“那你就调回来,干嘛去那种地方?”
  顾秋道,“古人说,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我在清平县,就这样灰头土脸的回来?”
  刘长河点点头,“以你的个性,不应该如此。”
  何汉阳道:“好一个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来,我们为你在清平建功立业,干一杯!”
  大家都站起来喝酒,从彤也端着杯子抿了一小口。
  顾秋坐下来道:“刘县长,何书记,其实我这次过来,就是想向诸位长宁的父母官求援的。我想在清平搞一个项目,把清平县的自来水问题解决了,但这个项目需要数千万,所以需要两位老大给点支持。”

  这事刚才跟何汉阳说过,再跟刘长河提一下,这样显得刘长河有面子。
  刘长河说,“这样的事情,我们何书记做主就行了。”
  何汉阳说,“财政大权在你手里,还是你表个态吧!”
  刘长河道:“书记你说句话,多少就多少。既然顾秋同志来了长宁,总不能让他空手而回。”
  何汉阳暗暗苦叫,刘长河就是不开口,他咬咬牙,“既然刘县长都这么慷慨,那我们也资助个二百万吧!”
  在安平搞了一百来万,五和县又搞了百来万,现在到了长宁县,再搞个二百来万。顾秋算算,快有四五百万了。
  只是这点钱,差之甚远。
  当然,毕竟比没有强。
  如果每个县级领导,都能拉个几百万的赞助,这工程也就成了。顾秋端起杯子,“我代表清平县几十万群众,感谢各位领导支持与厚爱。”
  敬了这杯酒,大家开始聊其他的话题,有人也频频向从彤献殷勤。中午吃了饭,两人回了宾馆的酒店。
  顾秋喝得快要醉了,从彤说天气热,去洗个澡。顾秋就躺在床上睡了。
  三点半的时候,顾秋的手机响起,从彤看到他在睡觉,就准备去接电话,没想到顾秋醒来了,“把手机给我。”
  幸好没有让从彤接电话,电话是程暮雪打来的,“哥,你在哪?”
  顾秋睡得迷迷糊糊的,“在长宁呢!”
  程暮雪说,“听说你在为清平县搞自来水,四处拉赞助?要不要我帮你去想想办法?”

  顾秋翻了个身,“你能想什么办法?”
  程暮雪说,“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到时我肯定给你个惊喜。”
  顾秋说,“那好吧,我先睡会。”
  从彤走过来,“谁啊?”
  顾秋说,“一个朋友。”扔了手机,就坐起来,看到从彤洗了澡,裹着浴巾出来。

  顾秋伸手一扯,就把她的浴巾给扯了,“老婆,来,要一个!”
  从彤皱起眉头,扯起浴巾拦在胸前,“喝得烂醉如泥,要你个头。”
  顾秋笑了起来,“哪有啊?我这是装醒,骗他们的。”
  从彤说不行,真要生孩子,你必须戒酒,戒烟,医生说可以了才行。
  顾秋郁闷道:“有这个必要吗?”
  从彤正要说话,有人来按门铃,“叮当——叮当——”
  有人来了,从彤马上站起来去换衣服,顾秋朝门外喊了一句,“谁?”
  外边传来葛秘书长的声音,“是我,葛云飞,顾县长。”

  顾秋说,“稍等一下!”
  葛云飞听到这句话,就知道此时不便,不由有些尴尬,“那我要楼下大厅等你,不急,不急。”
  匆匆直楼后,从彤已经换好衣服,顾秋埋怨道:“为什么每次要搞点活动时,总有人打扰?”
  从彤道,“你还好意思说,也不看什么时候?谁象你一样,大白天的做这种事?”

  顾秋笑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做?”
  从彤道:“那都是不正经的人,除非跟情人,小三差不多,跟自己老婆,哪有大白天做的?”
  顾秋道:“错了,爱到深处时时做,哪怕时间对不对?”
  “去,去,去!就你无聊。”
  从彤换了件连衣裙,很长的白色裙子,荷叶边的下摆,风一吹,长裙飞舞,挺漂亮的。
  这段时间跟顾秋天天在一起,摸的时间长了,胸也大了。胸前那两团的高度,明显性的增涨。

  顾秋看得有些喜爱,从彤的胸,呈半圆形,不象电视里那种女郎,下垂得很厉害。
  顾秋看着她,忍不住抱着亲了口,“我去会会人家。”
  从彤换了衣服,在沙发上看电视。
  顾秋下楼后,看到葛秘书长在大厅里等着,顾秋喊了一句,葛秘书长马上站起来。两人握着手,顾秋问:“这么急着找我?是不是有事?”
  葛秘书长说,“我想请你和夫人去我家坐坐。”
  顾秋说。“行啊,你打个电话来就是了,干嘛要亲自来?”
  葛秘书长道:“真不好意思,没打扰你们吧?”
  顾秋看看表,“几点钟?”
  葛秘书长说,“你们七点左右过来就行了。要不我下了班来接你们。”

  顾秋摇头,“我知道地方的,那晚上见。”
  葛秘书长匆匆走了,顾秋回到楼上,从彤架着二郎腿坐在那里看电视,雪白的大腿根部,隐隐若现。
  从彤穿的是一条红色的小底裤,顾秋见了,“你怎么穿红色的丨内丨裤?这样不行吧?”
  从彤说,“没有白色的。等你去买。”
  本来她要穿白色丨内丨裤的,可翻来翻去,没有带白色的丨内丨裤,刚有一条都洗了。
  如果穿这条红色的在里面,外面套着白色的长裙,很容易现出来,这样太丢人了。
  顾秋听说要自己去买丨内丨裤,不由觉得有些尴尬,“你看看宾馆里有没有?”

  从彤说,看过了,根本就没有。
  顾秋站起来,“笨死了,拿吹风吹干不就得了?”
  从彤说,“吹风坏掉了,不能用。”
  顾秋给总台打电话,叫服务员上楼。
  一名三十来岁的服务员拿了吹风机过来,才解决了从彤尴尬的问题。从彤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顾秋看看时间,“估计明后天吧?”
  从彤说,“跟你出来,天天都是喝酒,对身体不好。”

  顾秋道:“出来求人办事,不喝酒行吗?为了清平这个自来水工程,我必须撑下去。”
  从彤担心的道:“你办实事,我倒是支持你,就怕你年纪轻轻,身体就不行了。偏偏又没有个人能帮得了你。”
  顾秋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人家奋斗了几十年,还照样活得好好的,你看到那个酒县长没有?他可是天天泡在酒里,一天吃喝四五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