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9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淑芳说,“她家里也不缺吃的,缺穿的,干嘛总是表现得这么小气,爱占便宜。我说点这么多菜吃不完,她却说从彤他们难得过来一次,客气点,等下我们来买单,结果呢,买单的时候,人不见了。”
  说起这个婶婶,严淑芳都不满意。

  仇书亭道:“她就是这种人,成不了大事的,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严淑芳道:“可这样,我总觉得对不起从彤他们两个。人家好不容易来一次,还要请我们吃饭,吃了饭不算,跟人家要红包。丢人不?”
  仇书亭道:“明天他们走的时候,你送点东西送送。”
  两口子商量这事,严淑芳应道:“应该的,我就这去准备。可你叔叔那边,说还是不说?如果从彤他们走了,不跟她说,她又要怪,跟她说,我实在又不想跟她打交道。”
  仇书亭看着老婆,“你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去说了。让她叨唠两句。”
  第二天一早,顾秋和从彤出发了。
  王为杰前来送行,仇书亭夫妇也赶到了酒店。
  王为杰说,“董书记发话了,让你再留一天。”
  顾秋说,“我要赶往长宁,多留一天,他能多补我一百万不?”
  王为杰哈哈大笑,“贪得无厌,五和县能答应你一百万,你就偷着乐吧!”
  他告诉顾秋,赞助的事情,将在这两天打到清平县专门的帐户上。
  严淑芳拉着从彤的手说了好久,两人上车离开了。
  在路上,顾秋说,“你这个表嫂好大方,送这么多东西,我都不好意思了。”
  从彤坐在副驾驶室,“表嫂这人挺好的,如果没有那件事,她应该过得很幸福。”
  顾秋说,“她现在也很幸福,你没看出来嘛,你表哥很爱她。”
  从彤说,“不管怎么大度,孩子的事,终归是一个结。希望他们能摆脱这种阴影,很阳光的生活。”
  顾秋开着车子,“你说得没错,这个孩子只怕会成为他们永远的痛。”
  从彤看着顾秋,“有没有办法,把他调离五和县?”
  顾秋道:“如果在东华省,一句话的事,在南阳,我又得去求别人。这件事情不好处理啊!”
  从彤倒是体贴,“你看看吧,有机会就动动,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
  顾秋说,“你很关心他们。”
  从彤应道:“那当然,难道你不同情他们吗?他们原本是一对最幸福的恋人,却因为这种万恶的变态,让他们心里背负着一个永恒的包袱。”

  从彤叹了口气,“有时我真替他们担心,我听表嫂说,表哥心里其实很在意,但他不得不压抑着自己。不让这种心思爆发出来。但是积郁之下,只怕终有一天,他会丧失自我,毁了自己。”
  顾秋劝道:“应该没这么严重,仇书亭这个人还是挺乐观的。”昨天晚上,顾秋和他的聊天中,也发现仇书亭有严重的抑郁症倾向,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现象,所以顾秋希望王为杰能转达自己的意思,让董国方关注一下仇书亭,用得上的话,扶他一把。或许这样一来,他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慢慢就淡忘了这些。
  赶到长宁县,顾秋直奔县委大院,找到何汉阳。
  何汉阳很忙,上次在省城,顾秋帮他打点关系,找熟人,解决长宁燃眉之急。
  他一直没有逮到机会感谢顾秋,听说顾秋来了,何汉阳就出来迎接。“顾大县长,你怎么有空来长宁?”

  顾秋也不客气,直接道:“我来化缘的。”
  何汉阳很奇怪,“化什么缘?说这么难听。”
  顾秋说,“我可没有骗人,在清平县这地方,实在是经济乏力,很多可情无法解决,今天跑到长宁老家来,看看能不能讨点经费?”
  何汉阳咦了一声,“你一个人来的?”
  顾秋说,“没错,我就一个人来的。”从彤在车上,没有下来。顾秋跟何汉阳说起拉赞助的事。

  何汉阳说,“我帮你想想办法,”
  顾秋道:“实在不好意思,跑到兄弟县来要钱,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厚着脸皮撑下去了。”
  何汉阳道:“没事,没事,只要能帮得上忙,我肯定帮你想办法的。”
  何汉阳就喊了句,叫秘书准备午餐。
  顾秋这才道,“我车上还有个人。”
  何汉阳也没在意,以为是司机,他就吩咐下去,同时通知一下刘长河。
  刘长河一听,顾秋来长宁了。
  他倒是不急,坐在那里琢磨,“他来长宁干嘛?”
  刚好酒县长也在,听到这个消息,酒县长道:“他来得正好,今天中午一定要跟他搞几杯。”
  刘长河还在琢磨着什么,酒县长喊他,“县长,那就这样吧,中午吃了饭再研究。”
  刘长河看着酒县长,“你知道他来干嘛吗?”
  酒县长说,“还能干嘛?应该是回娘家看看罢了。”对于长宁,顾秋也是有功之臣。
  但也有人说,他非但没有功劳,反而有过。贷款这么多,都是要教育系统那边挤钱出来还的。虽然全乡镇的教学楼改造已经完成,可留下这几千万的债务,成了教育系统那些人的心病。
  刘长河说,“恐怕没这么简单。”
  酒县长道:“不管怎么样,中午去吃饭的时候问他一下不就知道了?”

  中午的午宴,没有人通知政府葛秘书长,葛秘书长却听到消息,说顾秋来了。
  中午他回家吃饭,告诉齐妃,顾秋来了,晚上他想请顾秋在家里吃饭。
  齐妃说好啊,那你早点回来,我去买菜。
  夫妻两商量好,齐妃下午去买菜,葛秘书长去约顾秋。
  顾秋和从彤一起去了县委宾馆吃饭,看着长宁的县委宾馆,从彤说,“好久没过这样的日子了,现在想起来,清平的确是苦。”
  顾秋道:“你还没去甘肃,到了那边才知道什么叫苦。那里的孩子们,脸上一边一坨黑乎乎的,被风吹裂的痕迹。他们的皮肤干燥得象老树皮一样。”
  从彤说,“你要是去甘肃,我就回家带孩子。”

  顾秋笑,“那你加油,早点生个孩子。”
  从彤红着脸,“那是你的事,你不加油,我一个人生得出来?”
  顾秋很暧昧地朝她笑了,“晚上我就加班生孩子。”
  从彤红着脸白了他一眼,两人进了包厢。
  县委秘书长在喊,“顾县长,这边请,这边请。书记马上就到。”

  没一会,酒县长就哈哈大笑着进来了,“顾县长,好久不见。”
  顾秋和他握手,酒县长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朝顾秋笑,“这位就是左书记家的千金大小姐吧?”
  ing——顾秋恨不得拿起酒瓶子砸死他,这丫的还真是,一开口就说这件事。顾秋马上解释,“这是我未婚妻从彤。”
  酒县长张了张嘴,知道自己犯错了,傻丫啊,在女人面前怎么可以乱说话?不知道就别说嘛。
  刚好刘长河走进来,“顾秋同志,你又回娘家了。欢迎欢迎!”
  顾秋又跟他去握手,酒县长偷偷地打量着从彤,心道这个女的还蛮漂亮的,端庄大方,倒是一个做老婆的好料子,可不知为什么,她竟然不是左书记的女儿?
  不是听说顾秋和左书记女儿关系不错嘛,左书记都有意招他来婿,这究竟是怎么回来?
  酒县长马上明白了,“我知道了,肯定是他跟左书记女儿闹翻,左书记这才把他发配到清平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