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9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和县的书记是董国正,见到顾秋的时候,顾秋直接说明了来意,董国正说,“我想办法给你挤一点吧!兄弟县搞水利工程,应该资助的,但钱不会太多,你要有心理准备。”
  中午的时候,顾秋和董国正,王为杰一起吃饭。
  董国正说,“百来万左右,太多的钱,我就搞不出来了。
  顾秋表示很感谢,五和县能搞个百来万,自己就有将近二百万款子了。
  在五和县,顾秋还是有些面子的。王为杰是自己的死党,董国正呢,自己对他有恩,他肯定要帮忙。
  从政军听说顾秋去了五和县,就给他打电话,说照顾一下从彤的舅舅他们。
  言下之意,要顾秋在董国正面前,多推荐一下从彤的舅舅。对于从彤的舅舅这号人物,顾秋真的看不上眼,这并不是说看不起从彤的亲人,只是他舅舅真的不堪大用。
  倒是仇书亭这个人,顾秋还是比较器重的,觉得仇书亭不错,有潜力。于是他决定,晚上去见见仇书亭。

  可到了仇书亭家里,却不去拜访舅舅,又说不过去。顾秋想来想去,就打电话给从彤,说晚上跟仇书亭,舅舅一起吃饭。
  自黄柄山事件之后,仇书亭就低调多了,而且很多人,也因为这件事情,疏远了他。
  仇书亭呢,圈子越来越小,日子过得并不怎么顺畅。接到从彤的电话,仇书亭很意外。
  听说顾秋请他们一家人吃饭,仇书亭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从彤为了应酬,特意从安平县赶到五和。
  顾秋忙完了这一切,回到酒店做准备。
  下午四点五十,从彤才赶到酒店与顾秋会合。严淑芳在家里接到老公的电话,说表妹来了,晚上一起吃饭。
  严淑芳有些犹豫,不过她还是坐到梳妆台前,开始化妆,参加晚上的夜宴。

  严淑芳是一个饱受摧残的女子,这是她生命中,一辈子都无法摆脱的阴影。
  要不是顾秋当年,把这个姓黄的书记搞垮,她还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严淑芳坐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即将逝去的容颜,心里多少有些悲哀。
  一个女人,不能把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部分,与自己心爱的人分享,那是一种多么痛苦的煎熬。
  此刻她面对着镜子,有些发呆。
  其实严淑芳并没红颜老去,她还是那么美丽,只是她的心情,多了一道疤。
  这道疤里,埋怨着多少心事?这是外人永远都无法知晓的答案。
  不知什么时候,仇书亭回家了,看到镜子跟前的娇妻,心中涌起一阵无比的疼爱。
  从彤曾经,这是表哥最伟大的地方,能用自己宽广无边的心,包容妻子的过去。毕竟,这一切都不是她引起的,她的牺牲,只为仇书亭换来一段平坦的仕途。

  仇书亭很爱她,他对这个妻子非常的喜欢,甚至无法用爱来形容。两个人走到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
  仇书亭放下手里的包,轻轻走过去,抱着严淑芳的腰。
  腰间匀称无比,肌肤细嫩如水,柔柔的。
  仇书亭搂着她,严淑芬仰过脖子,柔声道:“你怎么就回来了?”
  仇书亭道:“晚上要去赴约,我早些回来。”
  严淑芳愣了下,“这个饭局很重要吗?”

  仇书亭说,“表妹特意从安平赶过来,应该是有很重要的意义。”
  严淑芳转过身,两人搂在一起。
  不穿高跟鞋的她,也与仇书亭的鼻尖平齐。
  仇书亭在她额头上吻了下,“从彤的男朋友顾秋从清平赶过来,听说是来筹。他约我和叔叔去吃饭,肯定有事要说。”
  这次他倒是猜错了,顾秋找他们吃饭,只是礼节性的往来。虽然顾秋有心,想让董国方重用一下仇书亭。
  他对他书亭有些了解,但重点不在这个饭局上。
  严淑芳在自己男人面前,流露出一丝娇气,“那我穿什么样的衣服?”
  仇书亭说,“我老婆不论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严淑芳道:“别敷衍我,你说我穿什么衣服比较好看?”
  仇书亭想了想,“那你穿裙子吧,我表妹也是个大美女,你可以跟他媲美一下。”

  严淑芳笑道:“哪有主人把客人比下去的,你还真不注意分寸。”
  仇书亭说,“那倒是真的,不过我表妹你见过,也就是你这样的人才有机会把她比下去,换了别人,就是再怎么化妆,恐怕也是白搭。”
  严淑芳道:“你就吹吧,我又哪里能跟她比。她这么年轻,漂亮,而且皮肤这么好,五官又这么精致,我都快老了,还想跟她比。”
  仇书亭说,“那就不比,反正你在五和县,也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不跟他们安平的人比就是了。”
  严淑芳笑了笑,“还是心痛你表妹吧!”
  她走近衣柜,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出来,这是一长无袖的长裙,下摆是那种不规则的边沿。她问仇书亭,“这条裙子好吗?”

  仇书亭说,“这条裙子是气质型,你穿上肯定不错。”
  严淑芳说放下裙子,解开衣服上的扣子,将上衣脱下来。丰满的身子,兀然耸立。
  一道仅有一指宽的沟壑,呈现在仇书亭的眼前。
  仇书亭看着妻子的饱满,有些硬了。
  严淑芳解开裤子,弯腰下去,被大红色三角丨内丨裤包裹的肥臀,象个心形一样展现了出来。
  仇书亭忍不住走过去,抱着她,。严淑芳皱起眉头,“你要干嘛?”
  仇书亭说,“我想了!”

  严淑芳叹了口气,“你怎么就象个淘气的孩子,每次我换衣服你就想做。”
  仇书亭说,“没办法,你脱了衣服后太美了,只要看到你这半裸的身子,我就会失控。”
  严淑芳看看时间,“那快一点吧,省得客人在等。”
  温柔的女人,从来都不拒绝男人的要求。
  仇书亭有些欣喜,顺势将妻子推倒在床上,趴上去。
  卧室里传来一阵亲嘴的声音,仇书亭此刻就团火一样,快要疯了似的,迫不得已。
  严淑芳接纳自己的男人。仇书亭把头埋下去,亲吻着妻子娇*嫩的*。

  下半身冲动的撞了进去,严淑芬咬着唇,喉咙里还是克制不住发出一阵**的声音。
  叮当——叮当——!
  偏偏在这个瞬间,门铃响起。
  仇书亭一阵郁闷,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怒火,自己这才刚刚进去,就有人敲门了。
  门口传来儿子的呼喊,“妈妈,妈妈,我回来了!”

  吐血!
  仇书甘咬着嘴唇,想发火了,严淑芳喊,“儿子回来了。”
  仇书亭很不心甘,“他怎么提前回来了?”
  严淑芳道:“快去开门吧!等下他又吓得哭了。”

  那一刻,仇书亭心里真的很恼火。不知什么时候,他对这个儿子,感到无比的憎恨。
  好几次,在自己和妻子亲热的时候,他总是出来打扰。你说可恨不可恨?
  今天自己特意早点赶回来,这才做到吗?他居然也提前回来了。仇书亭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快。
  严淑芳躺在那里,。
  “妈,妈妈——快开门啊!”
  仇书亭系上裤子,朝客厅走去。

  。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带着儿子回来了。对方笑了笑,“仇镇长,我是孩子新来的班主任,今天有空,过来做个家访。”
  仇书亭心里一阵恼火,原来是这个女人搞的鬼,他很不高兴地拉开门,“进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