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9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说,“你们去,我就不去了。”
  谭经山道:“陈县长这个面子都不给。我和顾县长都不是那种乱来的人,你就放心吧!”
  陈燕说,不行,我还有事。
  陈燕就先走一步,顾秋和谭经山洗了桑拿,谭经山说叫小姐过来服务,顾秋说我就不要了,我还有事,以后再聚吧。
  谭经山见他执意不肯,也只好算了。
  顾秋出了洗浴城,直奔陈燕的家里。
  陈燕刚刚洗了澡,头发都没干,顾秋就过来了。
  打开门,他一把抱住陈燕,啵——!

  陈燕说,“干嘛,干嘛?你可是有妇之夫,怎么能调戏良家妇女?”
  顾秋说,“我不调戏,我就摸摸。”
  顾秋说,“好久不见她们了,怪想念的。”
  陈燕格格地笑,“谁叫你没本事,不能把从彤搞定。”
  顾秋伸手下去,,“从彤说,你这里毛很多。”
  陈燕打了他一下,“这个从彤怎么连这种话也跟你说?”
  顾秋道:“她还很羡慕你呢,说那么美丽。”
  陈燕就问,“那她毛多吗?”
  顾秋道:“你哪天去看看。我没意见的。”
  陈燕说,“她倒是有味,什么话都跟你说。”
  顾秋抱着陈燕就要进房间,陈燕说,“不行,头发还没干。”

  顾秋将她扔在床上,二话不说,直接闯进去了。
  陈燕哦了一声,躺在床上,紧紧抓住被单不放。
  第555章商人本色第二天,顾秋去找叶树铭。
  是秘书苏卿接待,一年多不见,苏卿还是那样妖娆。
  顾秋的目光落在苏卿被黑色短裙紧紧包裹的臀部上,这是一条充满弹力的短裙,连臀部的形状,都完美的展现出来。
  腿上穿着肉色丝袜,她的皮肤本来就白,丝袜上透着诱人的光茫。上身一件白衬衣,名牌的女衬衣,给人一种很有质地的感觉。苏卿是那种集气质与妩媚于一身的女子,虽然年过三十,但在品档化妆品的掩饰下,她依然那么妩媚。
  上了年纪的女人,也有魅力。
  顾秋看她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胸前的扣子崩了一颗。衬衣的间隙里,露出她最贴身的内衣。

  内衣上方,大半个雪球呼之欲出。
  顾秋本来没怎么在意,谁知道这无意中的一瞟,雪球上居然有两排鲜红的齿痕。
  这样的齿痕,顾秋很熟悉,因为前不久,他也在从彤的这个部位,留下了这样的印记。
  而且他敢断定,这是刚刚添上去不久。
  类似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在两个人最疯狂的时候,激情之下咬出来的。看来这位苏卿小姐,刚刚跟人爱爱过。
  顾秋的观察力,非常敏锐,苏卿的头发,虽然经过处理,还是有些乱的痕迹。

  脸上潮红未褪,完全可以想象出来,她刚才在床上的疯狂。
  顾秋问,“苏小姐,叶总在吗?”
  苏卿道:“真是不好意思,他这几天都不在安平,我也是刚刚过来没几天呢,您找他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转告么?”
  顾秋道:“哦,那真是不巧。”他又留意了苏卿一眼,苏卿还真是那种会撒娇,有几分妩媚的女人,嘴唇边残留着被强吻的痕迹。口红也是刚补上去的。
  谁都知道她与叶总的关系,她却说叶总不在,那刚才她跟谁在做了?

  苏卿一脸笑容,全然没有注意到,胸前那颗崩掉了的扣子。胸前那缕雪白,时不时映入顾秋的眼里。
  苏卿道:“顾县长,你说吧,叶总回来后,我马上替你转达。”
  顾秋这才把自己在清平县搞自来水工程的事情,告诉了苏卿。苏卿睫毛闪闪,似乎听得很仔细。
  等顾秋说完,苏卿道:“好的,这个没问题,我会第一时间跟叶总请示。”

  顾秋站起来,“那我就先走一步,等他回来了,你跟他说一声。”
  苏卿站起来跟顾秋握手,“这么急着走啊,再坐一会嘛,吃了中饭再走不迟。”
  顾秋笑笑,握着苏卿的手,“吃饭有的是机会。”
  苏卿说,“我听说顾县长可是海量,有机会我可要跟你讨教几杯。”
  顾秋说,“不敢,不敢。”
  两人握握手,顾秋就告辞了。
  苏卿站在门口,挥了挥手,看到顾秋上了车,车子开出了公司门口,她就准备关门。

  里面房间出来一个男人,抱着她的腰,把头缠过来,来吻她的嘴唇。
  苏卿把门带上,侧过头来,嗯了一声,两个人就缠在一起。这名男子,正是叶树铭。
  他把苏卿挤在门边上,又吻又摸的,搞得苏卿喘不过气来。
  纠缠了一会,叶树铭才松开她,“他说什么?”

  苏卿扯了扯乱了的衣服,又把手伸进内衣里调整了一下,“他是来化缘的。”
  苏卿把顾秋的来意告诉他,叶树铭皱起眉头,“他还真会想,拿我们的钱去添自己的政绩。”他就摇了摇头,“这事要考虑考虑。”
  苏卿问,“怎么?你不想捐助?”
  叶树铭说,“我得分析一下他的潜力,钱不能乱花,得花在点子上。我是一个商人,不是慈善家,我的钱投出去,必须有回报的。”
  苏卿点点头,“能理解。不过我听人家说,他跟杜省长,左书记家关系都不错。而且他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县长,照这样发展,前景应该不错。”
  叶树铭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这小子也潜在着一种巨大的危险。他年轻不错,之前他的确有这个资本,深受杜省长器重。但他又投靠了左书记。据我的了解,左书记接受他,那是因为左书记女儿对他有意思,可现在情况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

  “你知道他是为什么去清平的吗?”
  苏卿说,“这个我就不知情了,他不在我们的考察名单中。”
  叶树铭说,“左书记的女儿去美国了,而他又跟另外一个叫从彤的女子订了婚,还玩起了同丨居丨。这个从彤就是从政军的女儿,你说左书记对他还会有什么想法吗?”
  苏卿皱起了眉头,“好象这中间蛮复杂的。”
  叶树铭说,“也不复杂,据我的了解,他是被左书记贬到清平的。一个被贬的年轻人,又与左书记女儿情断一绝,你觉得他还有希望么?”

  苏卿点点头,“那我回了他。”
  叶树铭说,“也不要回,就这样拖着吧!反正不要答应他任何要求。”
  苏卿说,我知道了。
  叶树铭道:“去把我的领带拿来,我该出发了。”
  苏卿进了房间,拿出一条领带。

  亲自给叶树铭系上,苏卿道:“你还是这么俊朗不凡。就象你现在这样子出去,只怕有不少女孩子要被你迷死。”
  叶树铭笑了下,“我是去看儿子,又不是去泡那些小姑娘,再说,我也没那个爱好。”
  苏卿微微一笑,送他到门口。
  都说秘书是老板的地下情人,苏卿也不例外,她来到桌子旁边,打开抽屉,拿了几颗药吞下去。
  顾秋没有约到叶树铭,却收到了谭经山的五十万捐助。

  他在安平县,又陆续搞到了几笔小款子,五万,十万的。
  在安平呆了二天,苏卿都说叶总没有回来,顾秋只好动身朝五和县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